int(14624) 妖娆毒妃 [621]第六百二十一章 平叛旨意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21]第六百二十一章 平叛旨意

[621]第六百二十一章 平叛旨意

姜明听到冷亦修的话。脸上紧绷的神情慢慢恢复了一些。他从地上爬了起來。抹了一把脸说道:“王爷。奴才得到消息。齐王的军队已经逼近皇城。现已不到五百里。还请您速速起程才是啊。”

“本王知道了。”冷亦修点了点头。脸色严肃。

姜明急忙转身上马。回去复命。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冷亦修也上了马。回头看了看容溪。“你怎么看。”

容溪的眸子深深。看着帝都的方向。此时此刻。变得沉默无言。

冷亦维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另一只手托着腮。微笑浅浅。看着站在营帐中央的人。那人身着一身普通的士兵的衣服。正是一名细作。

他把自己查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冷亦维。冷亦维摆了摆手。细作急忙退了出去。

营帐里坐在椅子上一位微胖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灿然的笑意。他拱了拱手。“王爷。下官实在是佩服。佩服。沒有想到。一切果然如您所料。”

“皇上的性子本王自然了解。他的手里有多少张牌。本王更是一清二楚。他得知本王即将围城的消息。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冷亦修了。”冷亦维轻笑了一声。眼神中是淡淡的轻蔑。

“王爷说的极是。”微胖男人点了点头。立即附和道:“这天下如果不让王爷來坐。试问谁还有这个资格。”

冷亦维的桃花眼光芒闪动。“徐将军。本王成就大业。少不了你的帮助。将來很快。本王对您的称谓也要改上一改了。”

那微胖男人喜上眉梢。努力压制着胖脸上的笑意。哈着腰。点了点头说道:“为王爷效力。自当皆尽全力。万死不辞。”

冷亦维笑着点头。他的目光转到自己面前的书桌上。微胖男人识相的站起來说道:“王爷您先忙。下官先行告退了。您放心。沒有下官的命令。这营帐沒有人能够进得來。”

“如此甚好。辛苦你了。退下吧。”冷亦维点头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微胖男人退了出去。脸上的笑意愈发绽放如花。腮边的肥肉也微微颤了颤。他搓着手。慢慢抬手闻了闻手指上的香气。

这可是雨娟姑娘身上的香气儿。今天早上都沒有舍得洗手。想想昨夜的缠绵。真是让人……

他看了看四周。來往巡视的士兵都不敢松懈。他这才收敛了笑意。慢慢向着自己的营帐而去。

雨娟姑娘是昨天晚上齐王带來的。据说是养在齐王府里的侍妾。但是因为容貌甚美。齐王一直沒有舍得动。只是在府中养着。日日金贵着。昨夜便带了來。送予了自己。那雨娟姑娘果然不愧是在齐王府里呆过的。养得肌肤细腻如脂。身上的香气闻所未闻。总之……让人着迷。

他还有一个最小的女儿尚未出嫁。齐王当场求娶。只要自己能够助他一臂之力。那么事成之后。自己可就是国丈了……

而且。这齐王的要求也简单的很。不需要自己上阵杀敌。只需要守在这里暗兵不动。这里是进入帝都的要塞。只要自己不下令打开关卡。只要不出兵杀敌。那么齐王的精兵便可以长驱直入。一路杀进帝都。让帝都沒有援兵。

他心中甚是满意。虽然冷亦修对他也算不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相较之下。还是冷亦维给的筹码更大一些。更值得冒险一些。一次成功。后半生可就无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他抬头看了看天。天色已经暗了下來。皇帝那边已经下了圣旨给冷亦修。按照时间计算。最快他们也要半夜才能够到。

他清了清嗓子。喝道:“來人啊。”

立即便是有士兵跑了过來。“将军有何吩咐。”

“传令。让白将军和吴将军到本将军的帐中听令。”

“是。”

徐明是这个营地中最高将领。白羽和吴朗虽然说是也是将军。但是职位要比他低上不少。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所以。他向來都对两个人呼來喝去。两个人对他也是言听计从。从來不敢违抗。

徐明吩咐下去。自己进入了帐中。让士兵把帐内的灯拨亮。他看着眼前的议室桌。心中思索着。应该如何对他们两个人说起关于自己的决定。很显然。这个时候让他们知道冷亦维在军中并不是合适的时机。

他思來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先把两个人的态度试探一下再说。若是他们肯听自己的。那便不必再多说。日后多给一些好处便是。若是不肯……他眸子里的阴冷光芒一闪。到时候该下杀手就不能手软了。哼哼。

他胡思乱想了半天。总觉得这次的时间太长了些。正要派人前去催促。只听外面响起了脚步之声。还有士兵打招呼的声音。

徐明把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坐直了身子。沉下了脸。等着两个人进屋。

时间不大。帐门外响起了说话声:“白羽、吴朗求见大将军。”

“进來。”徐明的声音从里面沉沉的传來。

两个人挑帘进了屋。徐明抬眼一望。两个人的脸上都微微红润。眼光也不太清明。步子些微有点不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提鼻子一闻。有淡淡的酒气。想必这二人刚才定然是在喝酒。

他把桌子一拍。冷声说道:“在军中饮酒。成什么样子。”

白羽和吴朗似乎被吓了一跳。两个人的脚步站住。急忙垂下头。低声说道:“回……大将军的话……属下等……不过是小饮两杯。小饮……沒有耽误军中大事。还请将军宽恕。”

看到他们这副德性。想着一会儿还有要事要与他们商量。也不好再严厉追究。于是。缓和了口气说道:“行了。下不为例。都坐吧。本将军有事要与你们商定。”

“谢将军。”白羽拱了拱手说道。

徐明眯着眼睛看了看两个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听说了沒有。最近好像要打仗了。”

“噢。”白羽疑惑道:“属下并沒有听说啊。不知……是和哪国打。”

“什么哪国……”徐明轻轻一笑。烛火照过去。他的目光幽深。“是内乱。”

“有人造反。”白羽惊讶道。

“大惊小怪什么。”徐明眉头一皱。“轻声些。”

“噢。是。是。”白羽急忙压低了声音。垂下了头。一张脸隐在烛火的暗影里。

徐明看了看帐角的沙漏。不禁有些心急了。第一时间更新时辰已经不早。估计沒有错误的话。半夜时分宁王会到达。趁着这段时间。要好好的雨娟姑娘温存一下才是。否则的话。这战事一起。不知道有沒有那份心情和时间呢。

他想着雨娟。心里便有如同百爪在挠。也不想再和这两个人啰嗦。反正他们不同意。结果了他们便是。

于是。他看了一眼帐门。声音再低了几分说道:“现在。本将军有一个好机会要给你们。如果你们同意了。自然有一份好前程铺在你们脚下。本将军不敢说鲤鱼跳龙门。但是也差不多了。后半生不愁吃穿是肯定的。还有高官厚禄。如何。”

“噢。”白羽的一双眼睛发亮。兴奋的问道:“不知道……将军所指的是什么机会。若是果然如将军所说。属下定当好好的回报将军。”

“回报就不必了。”徐明摆了摆手。看着白羽那谄媚的笑意。心中不禁有几分轻视。调开目光说道:“只你按照本将军的命令去执行。不要问太多的事。事成之后。自然会有好处给你们。”

“是。是。多谢将军提拔。”白羽连连拱手。点头表示同意。

徐明的目光转到吴朗的身上。吴朗的头似乎有些晕晕沉沉的。一直用手支着额头。白羽推搡了他两下。他才勉强的拱了拱手。打了一个酒嗝。含糊的说道:“呃……多谢将军。”

徐明也不与他们计较。反正过了今晚。大局已定。他们两个同意与否都不重要了。就算是反悔也无济于事了。成不成的也由不得他们了。

想到这里。他摆了摆手。“既然如此。看你二人也喝了不少。就回去休息吧。若是有沒有什么要紧的事。本将军今天晚上就不派人通知你们了。”

“多谢将军……”白羽手支着桌子站了起來。一只手在怀里摸了摸。“属下今日得了一个小玩意儿。正好献与将军。也算是对将军的提拔表示的一点谢意。等到……呃……属下发达之后。一定还会重谢。”

一听到白羽说有礼物相赠。徐明又來了兴趣。他平时便是一个贪财的。如今有好东西自动送上门來。哪里有不收的道理。

他微微抬起來的屁股又坐了下來。微笑道:“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白将军真是太客气了。”

白羽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他的方向走來。手一直在里面摸着。笑道:“哪里算是什么客气。属下有了好东西。自然是要献给……将军的。这本是理所应当之事……”

烛影摇摇。白羽的影子投在地上。浅浅的。随着他的影子慢慢拖到徐明的桌前來。

徐明的一双眼睛只盯在白羽伸入怀中的手里。从他的姿势上琢磨着他所说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妖娆毒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