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624) 妖娆毒妃 [622]第六百二十二章 锥心之痛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22]第六百二十二章 锥心之痛

[622]第六百二十二章 锥心之痛

白羽好像真的喝了不少。醉得不轻。他的手在怀中一直也沒有摸出什么东西來。直到到了徐明的书桌前。徐明的眼睛盯着。身子微微向前倾。他的脖子也不由自主的伸长。

白羽突然古怪的一笑。醉意迷蒙的眼睛也瞬间清亮如水。他的声音轻轻却是异常的清晰。“徐将军。你看。这是什么。”

他的手终于从怀里掏了出來。一块黑玉一样的令牌躺在他的掌心。掌心雪白。黑玉晶莹透亮。黑玉精心雕刻。是一个兽的形状。如狮如虎。脚下是一团升腾的云。爪子锋利。似乎一踏便踏出玉來。

徐明的心头一跳。眼睛里闪过一分惊恐之色。他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白羽。头脑中有些空白。这东西他自然认得。那是宁王冷亦修的令牌。

他还沒有回过神來。眼前的乌光一闪。随即便觉得喉咙处一凉并一痛。有什么东西从那一处喷了出來。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捂住那一处。木然的看着鲜血迅速的染红了满手。他的眼睛转向白羽。“你……你……”

“徐将军。”白羽冷冷的一笑。声音低沉。冷冷如冰。“本王妃的这个礼物你还满意吗。”

徐明的眼睛骤然一亮。像是最后要燃尽灯油的灯。随即又慢慢灭了下去。在灭去之去。他的目光落在慢慢走过來的吴朗身上。突然觉得……今日的吴朗似乎和往日的不同。那双眼睛里似乎蕴含了无限的杀机。有点像……宁王。

只是。这个问題他永远也无法弄明白了。他慢慢的倒了下去。最终闭上了眼睛。

白羽冷冷的一笑。匕首在布上抹了抹。拭干净了血迹。他微微一笑。侧首对吴朗说道:“怎么样。宁王殿下。本王妃沒有猜错吧。”

“王妃聪慧。本王佩服。”吴朗版冷亦修淡淡一笑。眼睛里却闪过冷意。若不是因为自己和容溪有先见之明。若不是一向习惯小心行事。若不是今日夜探营地。制服了白羽和吴朗。若不是……

这所有的所有。如果一旦成真。也许到了最后。自己和容溪真的会陷入无限的困难境地。

“咱们得赶快准备一下。”容溪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帐门边看了看。“这家伙的体形和你我的差太多。我那点易容之术可不行。还是把他安放在这里。能拖一时是一时吧。”

“好。”冷亦修点了点头。把徐明的尸首扶到椅子上。做成他伏案而睡的样子。然后和容溪慢步出了大帐。一边走一边嘀咕道:“徐将军还真是累坏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咱们俩。还是快去办吧。否则的话一定会被罚的。”

“正是。正是。”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侧首守着大帐的士兵说道:“徐将军太累了。吩咐下來沒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去烦他了。”

“是。属下明白。”

两人看了看天色。大部队应该已经到了。只等自己这边发出信号便可以闯过关卡。只是在发出信号之前。要先找到孩子和郝连紫泽。

在冷亦维的军队那边。容溪和冷亦修已经断定。他不会在那里。而是会跑到这个重要的关卡來。这才符合冷亦维的性格。果然。从徐明的反应上來看。他早已经见过了冷亦维。也准备投降于他了。第一时间更新

那么。依冷亦维的性子來看。他肯定是会把孩子和郝连紫泽这么重要的筹码放在身边的。不会把他们放在军队之中。让自己有机会去营救。

两个人耐心的寻找着。一顶帐篷一顶帐篷的找过。但是依旧沒有郝连紫泽的影子。容溪的眸子越來越深。心中的怒意翻涌。难道说……冷亦维把孩子和郝连紫泽都拴在腰带上了不成。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若是这样耽误下去。时间一到。冷亦维会很快发现徐明已经死了。也会飞快的想到有人闯了营。到时候反而更加不利。

索性。两个人把牙关一咬。从怀中掏出信号箭向着天空一放。

“哧。”一声尖利的啸声随着信号箭的升腾而划破人的耳膜。大营里顿时喊杀声四起。火光跳动。人影乱晃。乱成了一锅粥。

容溪和冷亦修闯营时带进來一个小队。这些人就潜伏在关卡口附近。一听到容溪和冷亦修所放出的信号。立即挥刀向着那些官兵而去。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关卡。而在外面等候的军队也一涌而上。如潮水一般的涌來。

冷亦维正在帐中想着全盘的计划。突然声音一起。他敲着桌子的手指蓦然一停。第一时间更新他立即起身走到帐外。看了看火把乱晃。喊杀声震天的营地。眼神陡然一变。

他冷喝道:“來人。”

几个他带來的贴身侍卫立即上前。“人质怎么样。”冷亦维问道。

“回王爷。一切安好。”

“很好。”冷亦维点了点头。嘴角浮现一丝冰冷的笑意。“把他们都带到这里來。另外……”他的语调一沉。似在冰中浸过的刀。“给本王架起一口油锅來。”

“是。”

乱成一团的营地上。冷亦维镇定自若。他淡淡笑着。看着那些晃动的火把。光影下他的脸俊美异常。目光却是冰冷如蛇。

等到容溪和冷亦修发现冷亦维的时候。他正坐在帐前。悠然自得的剪着指甲。而他身边的不远处。大火腾腾的架着一口油锅。热浪翻滚。大锅里的油花翻涌。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容溪和冷亦修手中提着长剑。隔着热浪。看着他。

冷亦维看到两个人來。微微侧首笑了笑。吹了吹剪好的指甲。“嗯。來了。你们两个还挺准时的嘛。”

冷亦修手中的剑一指冷亦维。“本王已经得到了父皇的旨意。本王也已经回了父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定要擒下你。”

“是吗。”冷亦维并不恼怒。只是轻轻一笑。“三皇兄。你看。父皇还是比较疼你的。有什么事情。总是先想到你。”

“这可不一定。”容溪淡淡接口道:“比如现在。如果想让谁死的话。他肯定先想到你。”

“这一点我还是信的。”冷亦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他从來沒有过什么父爱。那种东西。我估计他也沒有见到过。”

容溪微眯了眼睛。虽然不认同冷亦维的种种做法。但是对于这句话。她是赞同的。

不过。今天到这里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不是讨论什么父子之情的。

容溪冷声说道:“废话少说。我的儿子和郝连紫泽呢。”

“唔……你说他们啊。”冷亦维拍了拍手。从他身后的大帐后面转出几个人來。正押着郝连紫泽。

郝连紫泽的身上还是穿着那套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样子。头发也散开。脸上的伤痕和血迹映着苍白的肌肤。愈发让觉得触目惊心。

他的眉头微皱。目光频频看向后面。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他的身后。容溪的心不由得一紧。果然。在郝连紫泽的身后。便是被人抱在怀中的孩子。

郝连紫泽心中懊悔。本來想着可以找到机会救出孩子的。却不成想。冷亦维给他简单治伤的同时。还让他吃了软骨散。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施展出内力。根本就沒有能力逃脱。

他转过头。眼光一转之间。于人群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他的心头一热。以为自己是花了眼。把眼睛睁了睁。又仔细的一看。果然是容溪。

郝连紫泽的咽喉处一哽。像是堵了一团棉花。那句呼唤最终还是哽在了咽喉里。他只是远远的看着。沉默无言。

容溪与他对视一眼。快速的打量着他。虽然身上衣服很脏。脸上也有伤。但是看起來精神还不错。她悬着的心总算微微松了松。

冷亦修对着郝连紫泽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冷亦维说道:“你把安王放了。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特殊。若是有个闪失。你也担当不起。”

“安王。”冷亦维微微一诧。看了看四周。目光在郝连紫泽的身上滑过。“这里哪有什么安王。安王不是明宵国的七皇子吗。天纵英才。正在明宵安稳的当他的王爷。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我大昭的营地上來。三皇兄还是不要说笑了。”

冷亦修的眸子微微一眯。“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冷亦维摇了摇头。“不想怎么样。只是刚才抓到一个刺客。意图行刺本王。不知道三皇兄对刺客一向是怎么处置的。”

他说罢。也不等冷亦修回答。把手一挥。那几个侍卫便把郝连紫泽推搡了出來。绑着双手把他吊到了一旁的木架子上。

他微微点头。几个侍卫便上前对着郝连紫泽拳打脚踢起來。撞上**的声音不断的传來。却听不到郝连紫泽的任何声音。连一声闷哼都不曾听到。

冷亦修的眸子瞬间一缩。锐利如针。容溪的脸色也变了变。目光紧紧盯着那几个打人的侍卫。只想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穿过。看看里面的郝连紫泽到底怎么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冷亦维淡淡道:“行了。先这样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妖娆毒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