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223) 傻王的代嫁萌妻 [4]第三章 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吧!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第三章 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吧!

[4]第三章 无以为报?那就以身相许吧!

monjan0518:48:48cst2015

“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一个弱女子?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的企图。就算有企图,那也是你沾光,本小姐好歹也是美女一枚,你干嘛摆出这样一副我要强你的表情来!”

说罢,夏雪一副很不满的表情看着那人,亮晶晶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一片,似乎那泪水要呼之欲出一般。

看到这样的夏雪,黑衣人心中一颤,怎么感觉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啊!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夏雪见黑衣人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就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样子,推开黑衣人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拉着他的衣袖来到桌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金疮药来。

“你可忍着点,我不怎么会给人包扎伤口的!不过,我会尽量轻一些的!”夏雪来到黑衣人的身边,看着黑衣人依旧冷漠的眼神,小心的说道。

黑衣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夏雪拉开黑衣人的衣领,看到了正在汩汩流血的伤口。

伤口虽小,但是却很深!

夏雪轻轻地清理着伤口,慢慢的往伤口上撒金疮药……

其实,夏雪救这个黑衣人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黑衣人要报答自己的话,那自己就……

黑衣人扭头看着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夏雪。

她容貌倾城,一身淡粉色的衣裙,因为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头发上的水顺着发梢慢慢的浸湿了她的衣服。湿了的衣服,包裹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形,婀娜极了。

此刻的夏雪,正全神贯注的给黑衣人包扎着伤口,突然感到了一股火辣辣的目光直射过来,于是,她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原来是那个黑衣人正看着自己发呆呢!

夏雪心中很是不爽,姐正在给你包扎伤口,你竟然对着姐想入非非,实在是小人行径,可恶,更可恨!

想到这里,夏雪的手就故意的用了一点劲,我让你想,让你想......

“嘶——”黑衣人疼的呲牙咧嘴。

这是黑衣人打进到这个屋里后的第一句话,剧烈的疼痛瞬间拉回了他的心神,有些尴尬的低了低头。

正在这时

“快,快到这个院子里看看,说不定那人就躲在这里。”外面一阵嘈杂声传来。

夏雪扭头看了看屋门,又扭头看向黑衣人,一副‘他们是来抓你的’表情,看着黑衣人,眼神中流露出的则是‘活该’的色彩。

黑衣人不理会夏雪的幸灾乐祸,警惕的站起身,盯着屋门。

夏雪一看黑衣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黑衣人的身边,再次拉着他的衣袖,来到自己的床边,小声的说道,“上床!”

黑衣人听了夏雪的话,忍不住眯了眯眼,一丝杀气泄露了出来。

“喂,你想什么呢?本姑娘为了救你,自己的清誉都不顾了,你居然想要杀我!太可恶了!”那一丝的杀气,夏雪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瞪着一双美眸,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挥舞着粉嫩的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混蛋!真tmd混蛋!

夏雪气的只想爆粗口!

这人可真是可气可恨又可笑,居然会认为自己要对他图谋不轨!他也不看看,自己要什么没什么,还被人追杀,活不活的过明天还说不定呢,自己就是要找也不会找他这样的呀!

看着夏雪气愤的样子,黑衣人知道自己误会了她,不由得脸红了红,当然这些夏雪是看不到的,因为他的脸被面纱蒙着。

夏雪还在那里生着气,黑衣人却十分敏捷的爬上了床,躺在了最里面,还用被子蒙住了头。

夏雪虽然心中有气,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和他计较的时候,于是也爬上了床,放下帐子。

夏雪刚躺下,就听到了门外青儿焦急的声音传来,“你们不能进去,那是我们小姐的闺房!”

“我们奉了丞相之命前来搜查刺客,快让开!”有个男子嚣张的声音冷冷的传来。

“不行,不行,你们......”青儿急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了。

“青儿,发生了什么事?”夏雪慵懒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丝丝不悦,似乎被打扰了清梦。

“小姐,我们奉了丞相之命,前来搜查刺客!还请小姐让我等进去看一看。”还是那男子的声音,可这次却恭敬多了。

“刺客?!我这里没有刺客,你们去禀告爹爹吧。”夏雪微怒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那些人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依旧站在门外,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将头转向门口,有些为难的说道:“小姐,您还是让属下进去看看吧!要不然,属下没办法向相爷交代!还请小姐不要为难属下!”

夏雪一听这话,心中冷然,看来,今天不让这厮进来看,他是不会走了!

“既然如此,那你进来吧,但就准你一个人进来,另外让青儿和你一起进来吧!”夏雪有些犹豫又为难的声音传来。

“谢谢小姐!”男子恭敬的答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感激,然后抬脚向着房门走去。

想想也是,人家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是晚上,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进人家姑娘的房间,确实是有诸多不便。

现在人家愿意让自己进,那是多大的面子呀!男子想到这里,心中更加感激,否则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和相爷交代。

屋门打开了,男子在青儿的跟随下,抬步进到屋内。

男子来到屋内,在屋中环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到桌上的金疮药上,“小姐,你这里可有人受伤了?”语气中满是怀疑。

听到男子的话,夏雪心中一惊,坏了,刚才一着急,忘了把金疮药放回去了。

夏雪心中暗自思量着该怎么回答,手也不由得在被子底下攥了起来。

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个凉冰冰的东西,好像是黑衣人的匕首,夏雪嘴角微微勾起,眼波流动,计上心来。

她扛了扛黑衣人,指了指他的匕首,示意他递给自己。

黑衣人虽不知道夏雪要干什么,但还是将匕首交给了她。

夏雪拿着匕首,拔出来,照着自己的手,就割了一刀。

夏雪忍着疼,将缠了手帕的手伸到帐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今日不小心,打破了杯子,划伤了手,看,现在还在流血!”

男子听了夏雪的话,看向床边,自然也看到了被鲜血染红了的小手,就没在说什么,转身出了房门,带着那些人离开了。

男子走了,青儿却慌了。

“小姐,你受伤了,怎么不叫青儿,看看,都流了那么多的血了!呜呜......”青儿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金疮药,就向着床边走去,想要给自家小姐上药。

“青儿,你别过来!哦,我是说,我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伤口我自己会包扎的!”看见青儿一步步的朝着床边走来,夏雪赶紧出声阻止她,可又怕这丫头多想,又赶紧解释道。

“可是,小姐......是!”青儿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夏雪对着自己摆了摆手,只得转身关上门离开了。

“呼——!”夏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险啊!

“嘶,啊!”这时,夏雪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伤口,疼的她呲牙咧嘴的。

“你刚才不是挺勇敢的么,怎么这会儿知道疼了?!”黑衣人突然出声,带着一丝不明的味道在里面,似是嘲笑,又似是关心。

夏雪这会儿可注意不到这些,只顾着疼了,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看着夏雪红红的眼眶,黑衣人的心里又是一颤,他迅速的起身,跳下床,来到桌边,拿起金疮药,又来到夏雪的床边,开始给她上药,包扎,“忍着点!”

同样的话,夏雪刚刚跟黑衣人说过,这才过了一会功夫,就颠倒过来了。

夏雪不禁心中苦笑!这难道就是风水轮流转?!

“嘶,你轻点!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难道你就这样报答我么?”夏雪翻了个白眼,抱怨道。

“大恩不言谢!在下无以为报!”黑衣人上完了药,站起身,对着夏雪拱手,恭敬的说道。

“下面呢?”夏雪头也没抬,淡淡的问道。

“在下无以为报!”黑衣人抬头看了夏雪一眼,又低下头,恭敬的重复着。

“我问你下面的一句话是什么?”夏雪提高声音,很不爽的问道。

“呃……在下——无以——为报!”黑衣人明显的有些迷茫,底气也明显有些不足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上路呢?夏雪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勉为其难的说道:“哎,那你就以身相许吧!”

傻王的代嫁萌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