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5871) 心的回归 [20019]第七十六章 营救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0019]第七十六章 营救

[20019]第七十六章 营救

好!

你带走吧!

张狂一挥手,陆北狂与陆显的丹田直接被废,失去了武者独有的优势,然后那无形的大手消失于无形。

此刻陆北狂与陆显心中那个恨啊!为什么会招惹上这样的恐怖?为什么不能再忍忍?人家都说了,没有想找陆家的麻烦,而自己却是千里迢迢过来送死,还真是讽刺啊!

陆家的人,如果有什么异动你可以联系天地二老,两位叔叔帮你解决,我想他们不会拒绝的。

没问题,这属于份内之事,放心吧!

高宏与龙傅看着孙圣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了几句,然后对着张狂一笑表示会尽心尽力。

孙圣高兴的押着陆家二人离去,此番可算是收获颇丰,他也要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张狂要去钰颖家,这可不能怠慢了,一定提前做好准备,也让家里人高兴高兴,虽然张狂有别的女人,但对于这样一个人物,他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多少都是理所应当。

怎么?你们还等着阿妍加入你们宗门吗?

张狂有点不悦的看着剩下的众人,当然天地二老除外了,今天没少麻烦人家,张狂还是知道的。

呃!

不敢!

不敢!

我等就是想看看,张先生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力的,如果有机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既然你们有这样的意愿,那我就给你们个机会,有时间寻找一个叫做刘科的普通年轻人,多帮帮他即可。

好好!

前辈放心,我们不辱使命一定竭尽全力的帮助他。那我们就此告辞。

南石邪、无邪、须眉、剑无双四人虽然都比张狂大,但却不得补称呼其为前辈,毕竟武者世界没有长幼,只有修为高低之分,称呼张狂为前辈理所应当。

白千山见无法挽留,却也带着三子恭送这些人离开。

就在高宏与龙傅也欲离去之时,张狂挽留了一句。

希望留下来共进午餐。

虽然白千山曾挽留无果,人家张狂一句话便让二老喜笑颜开的留下,让白千山有点尴尬。

但对于张狂的做法也是认同的,这也是白千山多年养成的善良性格,让他在张狂的评价里有了好感。

其实张狂真不想过多的干预,怕老爷子面子上过不去,但又不得不说,毕竟他若是不开口,人家天地二老不会留下。

剩下白家一大家子与天地二老以后,他们坐在宽敞的客厅里闲聊起来,等待着望月轩的送餐,这是他们白家的特权,外人那是享受不到的。

少顷!饭菜陆续被望月轩随来的服务人员,经过现场二次加工,热气腾腾的呈现在了白家的餐桌上。

一场不算盛大的午餐经过两个小时的沉淀,让天道二老与张狂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最后张狂接受了二老为他拟订的身份:“战龙总教官”,美其名曰的让张狂在世俗中有个身份,以防遇到什么小事都要解释或者受到不公,只要有时间路过战龙能够进去休息一下就好。

张狂虽然不想要,但为了能够少一些麻烦,还是人家盛情邀请,所以同意了,以后就算把别人变成猪或者杀了都可以有个神秘神秘身份照着,倒也方便不少。

为了感谢二人,张狂顺手为龙傅诊治了一下他异能带来的后遗症,高宏也受益不少,算得上是双赢了。

至于白家老爷子,早已在张狂那神鬼莫测的能力下,忘记了他之前的大舅哥“孙圣”,也就是还有别的女人之事,默默的同意了。

姐夫?你可答应教我功夫的!什么时候教我呀?我都迫不及待了呢,

白松在午餐结束时,好不容易从父母那里拉走张狂,并露出一付急迫的表情看着张狂问道。

小屁孩?记性还挺好,放心吧!今晚我便教你,好不好?

不好!哼!人家可不是小破孩了?我是大屁孩!嘿嘿,姐夫最好了,赶紧教我吧!

唉!好吧!你稍等,我们先出去把外面那些人搞定!好不好?

啊?外面那些人?都教吗?

白松很意外的看着张狂。

嗯!既然你叫我姐夫了,那外面那些人不也是我的亲人吗?所以不能让你自己偷偷学不是?要学也要一起对吧!

好!好!好!

我这就去叫他们,哈哈哈。

白松兴高采烈的跑出卧室,来到大厅。

大家都停一停,现在我有好事宣布!我姐夫要教大家练功,赶紧准备好!过时不候啊!

啊!

啥?

小松你说的是真的?

此时大厅里,老爷子白千山,大儿子白景辉夫妻,孙子白明,孙女儿白娟;二儿子白跃进夫妻、孙女儿白妍;三儿子白仲秋夫妻、孙子白宁,都在探讨询问着张狂的信息。

突然听见白松的话语,都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白松,生怕他调戏大家,期中最为沉稳的白千山都发出不可置信的反问。

白千山能不能修炼,他无所谓,但如果能够让白家的孙男娣女都拥有不凡的身手,他还是很激动的,这代表什么他很清楚。

堂弟?堂哥?你快说啊?是真的吗?白明虽然平时表现的很沉稳,但听到白松的话也不镇定了,特别是在知道了张狂的事迹以后,最小的白宁都做不住了,与白明一高一矮两个人都站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姐夫都过来了。

铛!!铛!铛!有请我姐夫,闪亮登场!嘿嘿

你个小鬼头?就知道搞怪,过去到你姐姐那里坐下。

看着亲昵的二人,白妍并没有说话,而是一拍身边的位置,微微一笑,示意弟弟赶紧过来坐下。

爷爷?叔叔婶婶,兄弟姐妹们?既然我与阿妍成就一段姻缘,我也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今天我想传授大家一些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方法,不知有没有抗拒的?

没有!没有!姐夫万岁,谢谢妹夫。

小狂啊?我已经老了,估计没有机会了,感谢你为白家所做的一切,我白千山能够得到你这样的孙女婿,真是我白家之幸,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白家将会铭记于心,世代相传。

白千山看见子孙门那激动的表情,便心生感激,站起来对着张狂虽然喊小狂,但态度极为尊敬与感激。

爷爷?你不必客气,我张狂万事随性而为,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不用分的太清楚,相互担待即可,我也不是完人。

至于修炼一事是不分长幼,只要想修炼,坚持修炼,都能够有所成就,只是大小不一,这要看个人的努力。

嗯!爷爷别客气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分的那么清?是不是?

好!

好!

爷爷很欣慰有你这样的孙女。

好了!大家坐好,静气凝神,我要开始了。

张狂说完,看着众人示意了一下。

一个小时后,白家众人都被张狂传授了,纳元经、并帮助众人感受灵气的流动与吸收,最终,白家白妍一代的兄弟姐妹,全部成功进入炼气阶段,剩下的人虽然没有进入炼气,但也有不少收获,对于以后进入炼气,打下良好基础,那也只是早晚先后的事而已了。

轩辕玉书的纳元经虽然不如张狂的:“道玄紫玉决”,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不错了,等以后看他们的修炼资质与速度再逐一修改,也还不晚,所以张狂觉得纳元经可以广泛的流传,作为基础功法。

晚上,白跃进与夫人带着白松找了个卧室开始练习纳元经,并给给张狂与白妍创造了一个二人世界。

次日

张狂在白妍的一夜奖赏下,意犹未尽,看着神态有些疲惫的白研,刚想独自起床,便见白妍已经睁开了朦胧的眼睛。

狂哥!今天你还要去钰颖家,不能太晚,等我一下吧!我们一起下去,吃过早点我送你过去。

好!

半个小时后,张狂与白妍风光无限的来到楼下,此刻秦愫已经准备好了早点,一脸幸福微笑的与白跃进、白松坐在桌前,等待着二人。

这一天,张狂又拜访了孙家,在孙圣事先安排下,可以说张狂受到了隆重的接待。

张狂曾经为孙德海治病,破除孙正丰阴谋,拯救孙钰颖,抓陆家父子,他这样的神奇人物,不提孙钰颖与张狂的关系,也会被孙家礼遇,现在有了这层关系,那就更加的让孙家对张狂热情了。

张狂也不吝啬,经过大半天的熟络,把纳元经功法也传进了孙家,可以说他快成了轩辕玉书的普法者了,如果轩辕玉书知道,估计都要找张狂拼命了,自己留下的传承,竟然让张狂当做:“大白菜”到处乱种,可以想象他的面部表情。

同时孙钰颖也在张狂的影响下,在孙家的地位节节攀升。

刘科自从在张狂的帮助下救下盂芈,并把虎帮领导者刀哥以及属下送给他后,刘科一直不解。

张狂所说的送给自己一世繁华为何意?让这些黑帮人员跟着自己是为什么?自己需要怎么选择?要选择什么?等等这些,都让刘科不解,虽然张狂的本事可以说是逆天,但刘科真的猜不透他的用意了。

送回盂芈后,刘科回到酒吧继续完成了最后一晚的工作后,第二天便蹲在自己租赁的小黑屋中,思考张狂的话与自己要走的方向,即使梁千刃联系过他,他也只是交代对方等自己的消息,并未进行什么动作,而是一直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

次日!初一的早晨,刘科把一颗抽剩下的烟头,按在了一个满是烟头的易拉罐瓶子里,旁边还摆放着另一个满是烟头的易拉罐,可见他一天一夜抽了多少烟。

黑暗的室内一颗乱糟糟的头,抬了起来,伴随着一张坚毅的面孔与有神的眼睛,刘科抬头挺胸的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

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的思考,刘科终于确定了他的目标,在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之外已经笼罩了一层黄色光芒。

这种光芒其实不是肉眼可以见到的,是一种类似气场的东西,飘渺无踪,只有张狂或者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修士,才能够看得见。

接下来的初一初二两天时间里,刘科入住了虎帮总部“虎啸KTV”,并改名为“神琞居”,然后又对虎帮成员已经名称进行了整改,自此“神朢盟”建立,虎帮消失。

与此同时,程亮在初二也赶到了京都,他没办法寻找儿子的踪迹,死活不知,那个张狂又让他感到无力,所以他要找赵振远,把张狂的事和他讲讲,看看有没有什么对策。

京都一间豪华的客厅内,程亮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张狂的照片,送到一位面容刚毅,身材健硕的男子面前,恭敬的说了一句:“赵公子?这就是那个叫做张狂的男子!有什么不对吗?”

啊?

真的是他?怎么可能?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我可是亲眼看见他的尸体?这!这!

程亮不解!当他在赵振远面前提起张狂时,他为什么惊讶,也不知道赵公子为什么要问自己有没有照片,但看着他那吃惊的表情,程亮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难道自己偷偷拍下的张狂照片还会惹祸?他有些忐忑了。

大年初三

张狂已经回到了御水湾,经过两天的走访,白妍与孙钰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女人,只是他们现在的这样关系,在龙国是不被认可的,也办理不了相关手续,

龙国法律是一组一挂,不允许一拖三,所以张狂暂时不打算与任何一人办理手续,毕竟哪个都是自己最爱,只有等到合适的时间与机会再给三女一场盛大的婚礼,三女也都没有任何异议。

今天是与刘科约定的日子,张狂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在客厅里等待起来,他要看看刘科会有什么样的决定。

9点左右,御水湾别墅区,刘科准时出现在这里,按照张狂给的地址,他独自赴约而来。

这次约定刘科很是重视,他在家沐浴更衣,并虔诚的穿上自己认为能够配得上今天会面的着装,显得正式无比。

刘科一大早便开始步行前往张狂的住处他认为这就是自己表达诚意的方式,所以没有借助任何交通方式,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来。

越靠近目的地,刘科的心便越是紧张,虽然早已下定决心,但终究对张狂还是抱有一丝恐惧,虽然敬畏占据百分之九十九,但那仅余的一点恐惧,也让他忐忑不安。

叮咚!

门铃被按响,刘科规规矩矩的站在监视器下,等待里面的回应。

进来吧!是刘科吧?小狂在客厅等你呢!

是的!多谢阿姨指示。

柳惠没有多言,他知道张狂等这个年轻人,有正事,所以带到地方以后,自觉的便消失了,把时间留给二人,因为三女都没下来。

普通!

刘科没等张狂说话,便直接跪在了客厅的正中间,开口道:“张先生?请您收我为徒!”

张狂看着身体被黄光包裹的刘科,暗自点头,心想,还不错,竟然拥有一丝皇者之气了,看来假以时日必能称霸一方,只要心性良善为人谦和,这凡界交给他也无不可。

哦!你说说?为什么要拜我为师?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收你?

张狂看着虔诚跪地的刘科,直接问出缘由。

回先生!这几天我考虑的很多,我知道先生并非凡人,既然许我一世荣华,便不是信口开河。

我之所以要拜先生为师,其实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对你的诚心与敬意,也不想让先生付出而无回报,所以拜师是我对您表态。

我记得先生曾经让我选择以后的路!我现在选好了,那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变强,然后推!翻当前人吃人的社会秩-序,从新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真正社会,到那时,只要师父一声令下,全民皆动举国同心,我想这就是我想得到的人生。

好!

你很聪明,也知道审时度势,看来情感的挫折让你提前明白了一些道理,我今天收下你,磕头敬茶吧!

刘科见状心中的忐忑尽消,咚咚咚的给张狂来了个三拜九叩首,然后开始敬拜师茶。

说实话刘科为了这个拜师礼仪特地上网查询过,所以还算略知一二。

张狂不在乎拜师是否隆重,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有缘人,帮助他成就洪荒伟业,重聚远古盛世,消灭宇宙之劫。

想要让宇宙之心从新回归本源天地,那就要只有统一各界,聚拢众生,所以张狂收徒,不但能够整合一界,而且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岂不更好?只是这有缘成为徒弟的人选,张狂还是需要亲自挑选与考核的。

人品、忠诚度、能力、天赋、运气、等等都决定了能担当此任的不多,所以张狂还需努力寻找。

刘科的人品,能力,天赋,忠诚度与运气,都符合张狂的要求,所以张狂决定收他为徒,统领凡界,毕竟自己又不能万事亲力亲为。

好了!

现在为师传你:“神龙决”,这部功法可以有效的发挥皇者之气,最终达到黄气化龙的境界,在凡间可以无敌,但却不能飞升或者跨界,你明白吗?

徒儿明白,多谢师父大恩徒儿一定勤加苦练,早日完成大业,希望尽早能够发挥作用,对师父有所帮助。

嗯!不错。

这里还有几部功法,有攻击类型的,辅助类型的与合作类型的,以后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你可以随意传授,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你要培养更多,更强大的团队,知道吗?……………………

一上午,张狂给刘科传授了不少的修炼知识与修炼要领先,然后帮助他顺利炼气,这才打发他离去,至于以后怎么发展,张狂可以辅助但却不会主导,这就是放任式培养,一切看刘科自己的机缘,如果他真的不适合此任务,那么张狂会提前考虑换人,所以他不担心。

京都!

还是那间豪华的客厅内,赵振远对着一位身材偏矮,脸大,梳着两个朝天辫,手执一柄乌金枪的男人毕恭毕敬的倒着茶水,态度显得真诚无比。

那大师?此次前往荣城,想必有什么重要任务吧!不知可否带上王我赵振远?虽说我没有什么实力,但一路上也好为您打点一些小事,让您少些烦恼,

那旋!太乙真人后裔,是十四隐宗,乾元山金光阁的长老,刚与赵家家主会完面,收下资源便打算前往青峰山。

据说那里出现遗迹,有几个阁都已派出弟子与长老前去查看,他也是领命而来,需尽快赶往,如果去晚了,估计什么都得不到,这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执意恳求自己的赵振远。

赵家虽然是金光阁的所属势力,负责供给阁内物质,但在人家那旋眼中,还真的什么都不是。

赵振远听程亮讲述过关于张狂的信息后,便找机会与他开始亲近想要借他的势,去荣城确定一下张狂,这样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虽然程亮把张狂说的,神鬼莫测,但他认为,有着那旋的庇护,什么都是浮云,所以力求有机会跟在身边效命。

好吧!你倒是有些用处,毕竟我对世俗还是不太了解,你就负责带路吧!抓紧安排行程,我还有两个徒弟金一金二稍候即到,然后我们出发。

稍微考虑一下后,那旋喝下茶水后,直接同意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多谢那大师。

赵振远虽然身为纨绔,但还是知道怎么服侍人的,听见那旋的话,立即着手开始准备行程。

与此同时北城陆家得到陆北狂与陆显被抓后,陆晨,陆北狂的二儿子,直接召集陆家所有武者,浩浩荡荡的向荣城开进,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敢对他陆家家主如此,得罪了陆家虽远必诛。

时间悄然流逝,就在张狂享受了一天的安静之后,陆家先锋武者已经到达荣城,并在陆丰豪的安排下寻找了一个闲置厂区,租赁下来,等待大军陆续到来的同时,对张狂进行详细的调查,并计划怎么营救陆北狂父子。

与此同时赵振远也带着那旋进入了青峰山。

赵振远与程亮走在前面带路,那旋身后跟着金一金二两为皮肤泛着金色的光头。

程亮毕竟对荣城熟悉,所以赵振远与那旋解释过后,便带着等在京都的程亮一切赶过来,虽然不能第一时间找张狂,但他们夜不急,能够与这样的强者一起,那是莫大的荣幸。

大师?前面不远了,这边请?

程亮剥开挡在身边的枯草,对着那旋近乎讨好的礼让。

虽然山里枯草还没有尽除,但地上却已经绿油油的了,毕竟已经到了打春的季节,再加上荣城气温比较高,所以有些树已经冒出了嫩芽,昭示着美好的春天已经到了。

那旋一副理所当然的带着金一金二阔步走过,他并没有客气,认为真是对方的荣幸。

事实也是如此,程亮没有一丝不悦,嬉皮笑脸的与赵振远一路上找着各种话题,想要拉进与那旋的距离,那旋也时不时的回答一二。

青峰山偏北,山体的三分之二高度处,一颗茂密的松树,泛着翠绿的景象。

这颗松树常年翠绿,不曾凋谢过,有着上千年之久的生,树干直径足有几米,可以让十人合抱而不得可见这棵树有多么的茂盛。

这颗巨松在除夕之夜,新年钟声敲响之时,便在树干上出现了一个光点,并且不断的慢慢扩大着。

树下站着一群几十人,各个穿着怪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每个人的服饰都很古朴,犹如穿越到了古代,并且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兵器或者配饰之类的东西,让人眼球大亮

其中便有明湖出现的隐宗之人,金陵,枭臣,清灵,帝无法、锋芒五人,不过每人身边都有两三位同门而已。

金陵更是被张狂修理过,如果他在一定会认识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些人自从明湖一战后,便来到此地,一直在寻找什么,最终汇聚在一起。

隐宗的人都在巨松出现光点之时,便陆续的赶到这里,经过几天的扩大、光点已经有了一个门型大小,而且是越来越清晰,越聚越多的隐宗人士,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入那看似阵法的光门,所以都在此地辗转的想着办法。

卢向天?这里可是你的地盘!难道你道德真君后裔,在此青峰山小世界多年,只参透即将出世的异宝就在此处?没有更多的消息?

正当几十人各自暗自思索之时,便听见这道略带妖媚的女性声音,然后所有人都很是好奇都慢慢聚拢过来,想听听二人的对话

声音落下后只见一位手提铜镜,穿的花里胡哨的中年女子,迈着妖娆的步伐,一边靠近一边腰间发出清脆铃音,向着一位手执蛇杖眼神蹉跎的紫袍老者逼近,手里的铜镜不时的还在自己面前晃动一下,好像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发型乱没乱似的,神态随意,身后跟随两名表情木讷的女子。

花麗!你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太华山地煞阁的震天镜,没有启示?或者说你能力不足?还是说你已经断了赤精子的传承?承认我紫阳阁比你们强大了?

非也!非也!万某认为花妹子的意思是想知道,你的蛇子蛇孙们常年盘踞青峰山,有没有发现此处的更多异状?

咯咯!还是灵宝大法师后裔,崆峒山元阳阁的万修涯小哥哥懂礼貌,讲文明,你看他这一身儒雅的气息,再配合乾坤扇,还真的理解小妹呢!

哎呀我呸!就他这一身白衣,好像常年办白事的模样?花妹子你也敢?不怕守寡吗?嘿嘿。

风毅?你别以为整天拎着个大锤子,就以为你们终南山玉柱阁很了不起?云中子后裔当中怎么会有你这样粗鲁的莽夫?真是不知所谓。

你!

行了!

龙某做个和事佬,二位就别互掐了,我们还是听听卢长老有没有什么线索吧!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异宝,而不是呈口舌之利。

对啊!龍翰大哥说的有理,别错过了这千年一遇的法阵松动,尽快找到入口才是真理。

就在花麗与风毅要起冲突时,一位身穿黑袍,背傅龙型宝刀的中年汉子,与一位面貌绝美的长发美女,对着二人劝解起来,女子腰间缠绕着一只软鞭,显得体型婀娜多姿。

对!密华山真龙阁,龍翰长老,与金庭山玉屋阁水无心长老讲的很有道理。

我想!我们在未进入这个无名阵法之前,还是要同心协力的,至于进入里面,那再各凭本事不迟,现在还是讨论一下方法为重,集思广益也许能够早点破开这个屏障。

九仙山桃源阁,长老邢泰,背负双斧,向前一步表示下赞同龍翰与水无心的观点。

这看似粗犷的野人打扮之人,竟然说出一番言论。

还请卢长老不吝赐教,然后大家再各抒己见可好?

一位额头占据整张脸三分之二的五官扭曲中年,此时也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只锁魂钩,对着手执蛇杖的卢向天拱拱手,示意可以继续了。

南极仙翁后裔,大黑山羽化阁,侯震?候长老?难道不等等我那旋?看来我乾元山金光阁的人被遗忘了?真是丢了我太乙真人后裔的颜面啊?惭愧啊!

正当一群认议论之时,只见远处一位身材偏矮,脸大,梳着两个朝天辫,手执一柄乌金枪的那旋、带着金一金二与赵振远和程亮缓步而来,而且是大声的调侃了一句,以示他也来到。

欢迎!看来那兄是有备而来啊!我侯震,可是盼望已久啊?

金陵、枭臣、清灵、帝无法、锋芒、花麗、龍翰、邢泰、水无心、卢向天、万修涯、风毅、侯震,携身边的同门,全部都转头看向声音来源之地。

哈哈哈?那长老?看来是有新收获啊?不然怎么会迟迟不到?赶紧说!是不是这几天搞那个世俗的张狂去了?估计他哪里的宝贝让你收了吧?可惜我还没腾出时间,让你捡了个便宜!唉!

得了把!还没时间?不知道谁被一巴掌煽飞的,真是好意思说。

就在金陵想要试探一下那旋来晚的原因之时,帝无法却直接把他的老底揭穿。

帝无法?你别胡说!我那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不然你以为一个世俗的小子能够打到我?我可是不想浪费力气,所以打算这次寻宝之后在找他,知道吗?

呵呵!

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隐宗的金陵都没有防备,真是意外啊?

那旋带着调侃意味的走到了众人面前,有些得意的问道。

大师?这个我知道?那个张狂确实很嚣张,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住口!我让你讲话了吗?今天来这里都是为了那异宝而来,什么张狂不张狂的,他算什么东西?你们既然有幸跟来,那就老老实实的看着,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是你们可以怠慢的,知道吗?

程亮,听见有人提起张狂,很是添油加醋的要对他摸黑一把,但却遭到了那旋的呵斥,只吓得身体一震,颤抖着恭敬的退在一旁,赵振远也暗自瞪了他一眼,表示活该,谁让他多嘴。

好了!既然十四隐宗的代表都到齐了,我们现在研究一下怎么进入阵法吧!

枭臣提出话题,众人开始相互的讨论起来。

据我所知,这光幕确实是古时修真者留下的阵法,只可惜现在修真已经落寞,懂的阵法之修士,更是罕见,所以唯一的方法只能强行破阵。

怎么强行破阵?风毅看向卢向天不解的问道,其他人也都安静的聆听,希望有所收货。

强行破阵,以蛮力攻击某一处,使阵法崩溃,不过个人的力量,之前我们都试过了,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我想,只能集合我们众人的力量为一个点,才有一丝希望。

怎么把我们的力量结合到一起?这个好像也不是很简单吧?再说了!如果破阵以后,谁消耗过大或者无力前行,怎么办?

万修崖慢悠悠的撒着扇子,表情很是谨慎的问出自己都担忧。

是啊?如果力量都消耗过大,里面再有什么危险,那我们可得不偿失,说不准命殤至此,那可就玩大了?侯震补充道。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毕竟你看你那脑袋都异于常人,肯定聪明无比!是吧?

侯震刚讲完,便听见花麗一副戏谑的样子对着他调侃起来。

你!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和你斗气!有能耐你对着光门撒娇去?看它放你进去不?真是的。

行了!别互掐了,

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让众人之力聚合到一个攻击点上,而且输出的力量是相等的,但是如果自身修为比其他人弱,那就会叠加削弱,只能是同等级的人组合。

清灵?你真的有这样的方法?详细讲讲,我们这里同等级的武者不少,也许可行?

邢泰对着一身素衣,腰间缠绕黄色丝带,表情冰冷的清灵询问起来,大家都没想到平时不善言语的冷傲美女,竟然有着办法,所以都竖起耳朵等待着她的答复。

我祖师慈航道人,曾经留下一部疗伤法门:“合合筑梦决”,在普陀山落伽阁内的武技阁我有幸习得,这合合筑梦决是合众人之力传功与一人体内,为其疗伤,堪称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只要我教你们一下粗浅的传功法门,你们便可交替传功与我的体内,然后我再以独门秘法,聚合众人的功力,发出至强攻击。

在行功期间一定要做到一致的功力输出,无论哪一人多了,或者少了,都会造成整体受伤,所以信任与真诚是必要的团队基础。

这个功法每日最多可三次攻击,三次攻击过后连同我在内,都要至少恢复一天,才能继续,不然会力竭而死。

这?

会不会太过冒险了?如果功力输出不平衡,这后果不堪设想,别说三次了,一次都有可能全军覆没呀?

那旋眉头深锁,表现的很是担忧与不可置信。

他是真的有点不相信这样的计划,这与功法无关,主要是人心?他对众人没有那么的信任。

毕竟十四隐宗看起来是一个团体,但各种门派之间都有着利益的牵连,表面和气背地里都想成为最有实力的一方,为了资源可以说是争斗了千年之久,没有一方可以信任。

那长老考虑的也无不可,不过终究有些片面,还是有人想要进入这个秘境的,也不能一竿子打死。

我建议想参加的人可以留下,并发誓在没有进入秘境之前,一定竭尽全力,同心协力的打开面前的禁制,否则不得好死,众叛亲离,必受十四隐宗的世代追杀。

一身白衣的,万修涯,见那旋讲完,他一挥手中的乾坤扇,啪的一声,打开扇叶,然后潇洒的在面前扇了几下,站出来对着众人直接不客气的说出他要表达的含义。

呃!

我留下!也可以发誓。

枭臣拖着九环大刀,往肩上一扛,对着万修涯一抱拳,直接同意了他的观点。

我也留下!

小个子帝无法紧随而至的加入战团,生怕落下他。

我也可以!

不错!我加入

对,我发誓~………

不多一时,十四隐宗的人基本同意,只有那旋一人还没表态。

既然大家这么同心协力,我那旋也不是胆小之辈,我发誓我那旋:“一定竭尽全力,同心协力的打开面前的禁制,否则不得好死,众叛亲离,必受十四隐宗的世代追杀”。

好!既然众位已经达成一致,那么有请清灵长老传授我们“合合筑梦决”的要领,以及注意事项吧!希望我们大家一次成功。

万修涯没有太过排挤那旋,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加入总比不加入要好,谁也不想在众人收获之际,还有一只老虎,虎视眈眈的,这就是他门心思缜密之处。

好!

既然大家达成一致,那么让你们的徒弟或者门人退后一百米,做外围防御吧!以免我们行功之时,有人打扰,还有要加上一条宣誓,那就是任何人不得透露我“合合筑梦决”的相关新修炼法门,虽然传给你们的不算是完整功法,但也需发誓。

誓言如果是普通人发的,可能可信度不高,但这些武者是最忌讳这个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便乱发誓言,如果不能履行会对道心产生阻碍,以后要突破时有可能产生心魔,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殒命当场,所以这誓言对这样的群体还是有着很好的约束,不至于让他们信口开河,再说誓言内容只限定破开禁止之前,一旦禁止破开,誓言也就终结,誓言都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好!金一金二?你们四人退后百米警戒。

随着那旋的带头,十四隐宗的人,除了长老,全部退后百米形成一个圆形,守护在了外围。

心的回归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