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5871) 心的回归 [20016]第七十三章 蠢猪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0016]第七十三章 蠢猪

[20016]第七十三章 蠢猪

白妍飞身越上水面的那一刻,火神肖熔便已经睁开了双眼,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弱于自己的异样气息,这气息虽然没有武者的霸道,但却让他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

犹如地上的小鸡,望着天空展翅而下的老鹰,那是天生的畏惧,是本质上的区别。

火神进入戒备的状态,看着踏水而来的女孩,虽然拥有着绝世的风姿与妖孽的脸蛋,但火神可不会被这外表所迷惑,因为那种天生的压制,让他感觉越来越清晰,明白此女绝不简单。

白妍的出现,不单是火神惊讶,外围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一幕,特别是:“金陵,枭臣,清灵,帝无法,锋芒”五人竟然同一时间有了变化,本来无视一切的态度,随着白妍的出现,而变得好奇起来,全部紧紧的盯着湖面上的白妍,想要发现更多的惊喜与惊现。

白妍可没有注意别人的变化,自从飞身越上湖面那刻起,她便运转了纳元经,体内金丹开始在丹田中旋转,并释放着灵力,供给全身,不断的在体内运行,外界的灵力也被回旋的功法吸入体内,让金丹吸收,虽然有些入不敷出,但却不影响金丹的运行,粗略估算这种状态至少可以保持几个小时,才能让金丹的能量耗尽。

全身续满灵力的白妍,向着火神靠近,那潇洒自如的轻盈姿态,如履平地,配合她绝美的身姿与容颜,犹如仙子漫步云端,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请问这位仙子有何贵干?是否认识老夫?

火神可不知道这就是白家的白妍,他要等的是张狂,不会又出现一个隐宗的弟子吧!今天还真是让他无比兴奋,如果可以交好这些人,只要人家稍微的露出点资源,估计都会让自己享用不尽吧!

哼!

老家伙?你不是要我的狂哥过来送死吗?我白妍先领教一下你有什么资格!不然我狂哥可没兴趣理会你这样的垃圾。

白妍上来便没有什么好的态度,在她看到那封信时,便感觉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加上此刻再看到他那欠揍的模样,所以很是不客气。

啊!白妍?怎么会有那样的身手?不可能?不可能?她只是普通女孩!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方与佩琪斯在一起的程亮发现白妍的身影时、已经震惊的张大着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一边掐着自己的大腿,一边重复着怀疑的言语,他真的不可置信,这颠覆了他的认知,难道白家竟然有这样的强者!还能这么低调?不可能的。

姑娘?看来老夫是高看你了,没想到你这样的无礼,既然是与张狂一起的,那我便让你知道什么人不是你随便招惹的,本以为是张狂那小子杀了我的弟子,看来你才是主谋,我今天便为无言报仇,赶紧讲出你的依仗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火神被白研辱骂并没有失去理智,还想着套她的话,生怕得罪了得罪不起的存在,毕竟今天有着隐世宗门的身影,让他感到不安。

呵呵!真是不知所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明知故问,我就是白家白研。

看招……听到白研无所谓的表情,火神再也忍耐不住,毕竟没有一个隐门人员出来示意,心里大定以后表情一怒,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开始攻击。

火神肖熔不亏是老狐狸,他看得出白妍不凡,直接动手,他要先发制人,不能再这里让别人看笑话。

肖熔的双脚与双手之上,突然升腾出一股火红的火焰,脚下的湖水因为遇热而开始发出水蒸气,温度不是一般的高。

肖熔双手画圆,两掌上的火迅速变大并融合到一起,形成一个特大的火球,被他一甩,火球直接离体,攻击向美若天仙的白妍。

呼!

真气外放!化气成型?

除了那些修为到达先天的武者以及隐宗几人没有什么惊讶外,其余人,无一不是长大嘴巴,瞪着双眼,紧紧的盯着火神的动作,这让他们已经热血沸腾,羡慕嫉妒恨啊!

王雯静此刻也傻眼前,她没想到白妍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那么的让她不可置信,白妍自从踏水而行那时起,便给王雯静带来了惊涛骇浪的惊讶,而且是一波接着一波,一波胜似一波都冲击着她的认知。

纳元经一共分为九层九式,现在的白妍已经到了金丹期,也就是第三层一式的境界,虽然前两层一共六式的招式她没有机会修炼,直接越过,但不代表她不会。

现在的白妍拥有一共七式的功法招式,这就是她们底牌,也是灵魂传承的优点,那就是即使没有使用过,也有着师尊的理解以及经验存在其中,所以她还是很熟练的打出一个法决,向着肖熔都火球扑去。

白妍右腿抬起对着水面一踏,只见水面形成一道水柱直射而起,到达半空时,右手向后一代,左手前推,水柱被白妍瞬间化为一柄通体透明的水剑形态,然后只听她娇喝一声:“去”。

水剑便带着凌厉的气势冲向火球,带起呼啸的风声,犹如实质,而不是湖中之水。

如果说火神的火球是太阳,那么白妍都水剑便是阴冷的月亮,这一火一水,一阴一阳天生的相克,谁强谁弱就要看谁的能量大,或者精纯了。

从表面上看,肖熔的火球大于白妍的水剑数倍,但这并不代表他便强大。

白妍的水剑虽然偏小,但胜在精纯这就是修真与修武的区别。

砰!

瞬息间,火球与水剑相撞,水剑遇到火球便开始瓦解,火球遇到水剑也在不断的缩小,二者针锋相对。

最后肖熔的火球略胜一筹,在抵消了水剑的威力后,还剩下一团拇指大小的火苗,向前飞驰着,但也没有了之前的威力。

此时不论是围观的众人,还是火神,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他的火球大于对方水剑数倍,按理说:可以轻易绞杀对方,

不是因为火球大小,而是他们觉得火神都火球是由内力直接形成,而白妍的水剑是取自明湖,这一个是真气,一个只是湖水,怎么都有可比性?

所以认为火神肖熔的火球必然碾压对方的火箭,可他们不知道在真气之上还有灵力,白妍以灵力附着于水剑之上,不但不比火神的火球弱反而更强,更精纯。

这也就是白妍的战斗经验少,判断不出对方威力大小,才随意发出攻击。

虽然没有对方强横,但也差不多了,她还要继续战斗,才能越来月得心应手,这也是张狂让他过来的目的。

火球还没有临近便被白妍挥手打灭亡,对于这点余威白妍还是可以应付的。

不错!小姑娘有骄傲的资本,但你别得意!

继而!

火神双掌冒着熊熊的火焰,栖身而上,他要近身搏斗了。

在火影翻飞的手掌攻击到白妍的身体前的十分之一个呼吸时,白妍手捏法决,迅速的由下至上带起一片水幕,形成一个圆形的水罩保护在自己的四周,水罩上面清晰可见的液体,飞速的旋转,闪耀着炫目的光彩。

砰!

砰!砰!

砰!砰!砰!

火神的火焰掌与白妍的水罩碰触,发出劈哩叭啦的轰鸣之声。

肖熔没想到,那看似不堪一击的水罩,竟然能够阻挡自己的攻击,比钢铁的硬度都不差,这还是水吗?今天看来遇到对手了!

波!

白妍的防御罩终于在火神的近百次攻击下完全破裂,这也与他多年的战斗经验有关,如果不是始终攻击一个点,估计现在还是完好无损。

白妍防御罩被攻破的瞬间,虽然气血翻腾,功法运转有些滞留,但她临危不惧,借着掌势的推力,倒飞而起,并没有硬抗,所以还算是轻伤。

看着在空中翻腾几周稳住身形的白妍,火神心中郁闷,自己废了这么大力气,竟然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大伤害。气的胡子都有些倒立了,站在原地疯狂的打出一招压箱底的接招,魔虎拳。

一只活灵活现几米长身躯的老虎,全身被火焰缭绕,张牙舞爪的扑向白妍,它要撕碎面前的蝼蚁,眼底闪烁的很辣堪比的意味犹如魔神再现,充斥着冰冷,残酷,凶猛等等的仇视,好似一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凶灵。

起!

白妍见状不敢怠慢,手捏法决轻喝一声!然后便看见湖面微微颤动,一个个、一只只的水球脱离湖水,慢慢的升空而起,最终都停留在了白妍的身后上方,行成一只只的水剑,足有几千甚至上万只,就那么被白妍托起,好似一只凤凰展翅,又似孔雀摆尾,是那么的惊艳绝伦。

看了一眼空中狂奔的魔虎,白妍大喝一声,幻羽千終给我灭!

只见安静悬浮在白妍身体上空的无数水剑,突然像是点燃了引线一般,急射而出,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向着那空中的魔虎飞射而起。

叮叮当当!

嗷!

叮叮当当叮叮当!

嗷!嗷!

魔虎发出的犹如哀嚎之声,水剑湮灭之前的破裂之声,在空中爆响,不断的减少,魔虎同样不断的变小,双方的消耗在冷热交替的作用下,形成一股雾气,极速扩散,让明湖上面一片朦胧。

周围观战的众人谁也想不到,主角有一位没到,而且换上一位女子,不但没有想象中的被完虐,而且是出乎意料的精彩,这场棋逢对手的大战,让众人一个个都惊掉了下巴,从而白妍的身份也成为了一个新的议论的话题。

这个消息不但在武者里开始流传,就连荣城五大家族夜也收到了风声,开始布局怎么拉拢白妍。

当然这是后话,此时白妍的消耗也是很严重的,体内混沌金丹,有些运转吃力,这是需要补充灵力的征兆,不过危局当前,她还是咬牙坚持着,为的只是张狂口中的经验,她不想过早的依赖张狂而放弃,最起码要尽全力。

火神肖熔也同样不好过,此刻也已经见汗,看似短暂的交锋,但每次都是全力而为,因为对方的气息稳稳的压制自己,虽然看不出对方的境界,但估计差不了,眼下他的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再拿不下对方,不但这老脸要丢尽先,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火神肖熔得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狰狞,他已经暗自下了一个决定,这可是他最后的杀招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出来,看来今天已经被逼得不得不用了。

当水面上的雾气已经升腾到阻碍众人视线的时候,肖熔露出得意的表情,他等的就是此刻,虽然有点卑鄙,但也无所谓了,只有胜利才是唯一。

上方的魔虎与水剑进入尾声之时,肖熔的右脚微微抖动了几下。

咻咻咻!!

几道破空之声过后,三只乌金打造的飞镖,冲向对面的白妍,一只从下方对准心脏斜刺,一只奔向眉心,一只对准丹田,可谓是速度惊人,招式很辣。

白妍因为修炼的是修真功法,所以现在已经对神识有所利用,虽然不能洞察多远的距离,但也有着几十米米的方圆,这就是修真与修武的区别。

也许火神不知道神识的秘密,但就在他发出暗器,自以为稳操胜券后,白妍已经看见了,这不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神识,所以在这样的条件下她怎么会吃亏?

同时一时间站在岸边的张狂也露出一副得意都笑容,白妍能够做到如此也算是不枉此行,他点头微笑着。

因为白妍是混沌金丹,所以她可控万物,这也是她在明湖上作战的优势。

只见白妍右脚踢出,一条水柱犹如丝带一般,迅速的缠绕住飞驰而来的匕首,匕首犹如进入了沼泽一样,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在飘带带着匕首盘旋几圈后,竟然掉头直接冲向火神。

火神不知道他的底牌已经失败,还在得意之时,便感觉身体犹如被一条蟒蛇盘踞,让他惊慌失措,不明所以。

嗷!

砰!

失去了真气供给的魔虎,在空中爆破,水剑同样也都化为虚无。

没有了冷热交替,湖面的雾气很快散去,露出一幕让大家都不可置信的一幕。

只见大名鼎鼎的火神,被一条水质的透明绳子,捆绑于空中,水流中有三柄匕首在其中飞速游走,比鱼儿还欢快,让肖熔不敢乱动以防刺穿心脏,毕竟那匕首的锋利他可是最清楚的。

老头?就这两下子?本姑娘修炼几天都能打败你,也不过如此吗?竟敢猖狂的要诛杀我狂哥?真是可笑!今天我便让你长长记性,别自以为了不起,想杀谁就要杀谁?你以为你是谁?

噗!

本就真气耗尽,内力受损的火神,听见对方的话,直接喷出一口逆血,红色的老脸更加的发紫了。

他自从练武开始便抱有一颗必死之心,所以从不懒惰,一心向着武道巅峰迈进,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自傲的本事,放下了多年的谨慎,却被一个小姑娘羞辱,让他情何以堪?一个世俗的人给他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咻咻咻!

嗤!

火神的血刚喷完,便感觉双腿传来一振凉意,然后失去了知觉,低头一看,只见有一双腿已经落入河中,自己剩余的身体却倒飞出去,距离断腿越来越远,最后“砰”的一声落在了岸边。

佩琪斯发现后迅速的赶到现场,并帮助师父封闭几处大穴止血,他也被吓得不轻,不过师父能够保住一命也算不错了,连师父都不是对手,他可没有勇气再挑起事端,怪只怪铁无言那小子招惹了这样恐怖的存在。

继而!

佩琪斯抱起已经神志不清的肖熔,飞速离去,如果再不救治会有生命危险。

郭幹!在白发老者以及一众同门的带领下夜迅速离开,这里的消息太震撼了,必须传回去,谁也不想有门下弟子惹到那个叫做白妍的女孩,她!太恐怖了。

柯晨与南寿也是同样的选择,只有少数人还在观看,但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白妍本就心地善良,但她知道如果是自己一方不敌,估计连命都保不住,所以给他断去双腿以算是轻的,没有什么心里压力,飘然的就要返回岸边。

咻!咻!咻!

姑娘?稍等!请问你是哪个隐宗弟子?

五道人影闪过,只见白妍的身边多了五人,正是“金陵,枭臣,清灵,帝无法、锋芒”几人,说话的是正是清灵。

看着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的女孩,白妍知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绝非普通人,况且你见过哪个普通人能够在水面上,如履平地,而且速度非凡。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什么隐宗,请让开。

白妍转身欲要离去。

小妹妹?我玉泉山金霞阁,主修剑道,各个都是剑道高手,不妨随我回去可好?

白妍眉头一皱,他不解一个看上去正义凛然的人,为什么会说出如此无礼的要求“跟他回去”他以为他是谁?只要开口谁都会服从?高兴?

总之白妍是不悦的,她懒得理会,直接飞身而起,向着张狂的方向飞去。

走!枭臣却紧随其后,他不阻拦不代表没想法,只是想谋定后动而已。

其他人也都跟着白妍跃上岸边,寻找机会,在别人看来这是好事,但白妍可不认为,她有张狂就够了。

狂哥?怎么样?

看着一副期待得意看向自己的白妍,张狂一把搂住她的腰肢,回道:不错!

小子?放开她?你不配!

继而!一声冰冷的言语落入二人的眼中,白妍本欲发作,但感受到腰间张狂传来的信号,她只能不在言语,一切交给张狂。你在说我?

张狂扭头看着膀大腰圆的金陵,不噱的问道?

对!如此优秀的女孩能够出现在世俗,绝对有着奇遇,我要带她回云霄阁,等她交代清楚后,也许阁主会破例收她做门下弟子。所以!她!不是你这样世俗人可以招惹的,机会只有一次,希望你珍惜。

哪里来的优越感十足的蠢猪?滚!

啪!

话落!只见魁梧的金陵被一巴掌煽飞,而且是飞得很远,已经到了对岸,然后狼狈的不知所措。

呃!

另外几人看见如此情景,怎么还敢多嘴?金陵虽然不比他们强大多少,但那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他都被人一巴掌煽飞,可想而知那个年轻人的恐怖。

前辈?打扰啦?我会回去禀告宗门,届时会有人前来拜会前辈,我先走一步。

帝无法别看身材小,这脑袋还是转的很快,他第一个桃之夭夭。

见帝无法已经离去,其他几人相继告辞离去,张狂并没有理会他们,这些小娄娄,还真让他提不起兴趣。

走!我带你回家!张狂搂着白妍转身离去的那一刻,高宏与上官雅也恢复了自由。

小雅啊?这回你怎么看?还骄傲吗?别说我们了!就是那隐宗五人不也是灰溜溜的跑了?你还自以为是吗?

组长?我错了!以后我会放低姿态的!

好!

张狂?你等等?

跟着吧!一会再说!

听见后面的喊声,张狂没有回头便知道这是王雯静,所以要她跟着,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现在外围的武者实在是太多了,他不想太打击他们幼小的心灵,只得尽快离开。

白妍发现是王雯静后却松开张狂,转而拉着王雯静一起跟在张狂的身后,向着别墅方向而去。

就在事情告一段落之时,在一颗柳树后,一位胖的浑圆,四肢单薄的中年大叔,嘴里嘀咕着:唉!别怪我!火神长老!

本来兄弟是过来助威的,不料!你竟然遇到这般恐怖的对手,看来鸿门宴要与你划清界限了,如果仅仅只有那女子到无所谓,只可惜你没看见她身后的男子。

也就是你要对付的人,那何止恐怖啊?连隐宗的人在人家面前都不敢说一个不字,唉!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悲哀。

张狂挥手煽飞金陵,别看时间很短,但却犹如炸弹爆炸一样的效果,在武者世界轰然炸开,别看白妍与火神的战斗惊艳绝伦,但与张狂这一巴掌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不值一提,迅速压过她数倍不止。

来阿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柳妈妈石爸爸!

爸妈?这是白妍。

张狂带着白妍进入别墅后,柳惠与石大壮正收拾客厅,没有见到静雯与钰颖,直接对着二人介绍了一下。

王雯静跟随,她可不知道柳惠与石大壮不是张狂的父母,正在心中费解,为什么张狂姓张?爸爸姓石?要说随母姓吧!但也不对,没听张狂介绍为柳妈妈吗?

柳妈妈!石爸爸?你们好?我是白妍很高兴见到您们!

好!

好!别客气快坐,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这大中午的还没吃吧!

这位?

阿姨?叫我雯静就行别麻烦了,太打扰了。

呵呵!没事,都是小狂的朋友,别客气哈!

对着二人礼让过以后,柳惠与石大壮便走了出去。

坐吧!都别客气了?

张狂看着二女随意让了一下,然后坐到了座位上。

张狂?这里是你的家吗?

白妍坐到了张狂身边王雯静发出了疑问,这样的豪宅可以说在荣成市那是顶尖的了,他可不知道张狂是刚买的,还以为深藏不露呢。

是的!以后可以常来玩别客气。

咦!又来两位大美女?看来狂哥还真是给我们个惊喜呢?这么快把姐姐都带过来了。

与此同时,静雯与钰颖从楼上走了下来,经过一晚的滋润,二女更加的灵动若仙,美颜动人,只是孙钰颖那调皮的性格还没有改变,她是认识白妍的,曾经在白家门外偷偷的看过她的容颜,所以自来熟的开始调侃起来。

钰颖别那么没礼貌,都是一家人。

呃!

看着走下楼梯的二女,张狂一阵愕然,看着有些局促的白妍,呵呵一笑道:她就是这个调皮的性格,别和她一样,时间一长就好了,快过来认识一下。

四个女人一台戏还真不是盖的,这几个女人认识以后竟然把张狂扔到一边相互的谈着女人的专属话题。

我说小丫头门,开饭了!

柳惠很是贤惠的端上饭菜,让几人开吃,刚才张狂出去玩,静雯与钰颖同样也没有进食,都在等着张狂,所以变成了五人共同进食的场面。

我说静姐?你是怎么被这大坏蛋拿下的?我可是知道妍姐的,你自己说?

呃!

什么拿下?我只是张狂的徒弟别乱说!

王雯静听见孙钰颖这马大哈的提问便是一阵的脸红,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她基本已经确定,这几个女人都是张狂的女人,那自己参与进来算什么?还真有点说不清了,只能以徒弟自居,不过这几个师娘,让她还真感觉怪怪的。

钰颖?不要乱讲?我告诉你们,不是我花心,这是有原因的,以前不告诉你们,是知道就算说了,你们也不信,但现在不同了,你知道了应该可以明白,所以我也就不隐瞒你们了。

什么?狂哥?你还有事瞒着我们?快说?赶紧的?

张?

张狂?

我用不用回避一下?

王雯静感觉自己有点多余,不过还是没有喊出师父来,只得诺诺的问了问,不像她平时冰冷豪爽的性格。

没事,这事也有你,所以听听也不错,想当然,也得你相信才好,如果不信就当一听下故事吧!

快说?我要听!

别人都静静的等待,就孙钰颖话多,张狂也没有理会她,直接开口道:

也许你们不相信前世今生,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前世今生是真实存在的。

静雯?

你与我有着百世的情劫,

啊?百世情劫?这是怎么回事?

听我解释。

之所以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只要你见到我,便会对我产生好感。

这是因为在数千年前,我们曾经是同一个修真门派的师兄妹,我是你的弟兄,你是我的师妹,日渐生情私定终身。

悲哀的是在一次内门比斗中,你被另一个大势力的少主看上,并上门提亲,师父他们迫于压力,将你许配给对方。

就在我多方奔走无果之际,听说你要提前被送往男方,所以在半路劫了护送你的迎亲队伍。

不过没有带你逃出多远,便被后来的高手追到,无奈之下,你我双双自刎而亡,临死前携手发誓,来生再续百世情缘,否则魂飞魄散。

这就是你我的因果,如今正好是第一百世。

张狂虽然讲的简要,但听在石静雯的耳里却是申然泪下,她感动的稀里哗啦,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她对于张狂的话那是深信不疑的,感觉很是伤感。

那我呢?赶紧说说,快?我等不及了,肯定也是一番凄美的爱情?

你啊?

好吧!

看着孙钰颖那期待的神识,张狂有些同情的开始讲述起来。

你是静雯现在前十世的妹妹,当时我们一同生在了普通的家庭,你们相差五岁,又孤苦伶仃,后来遇到了我,没过多长时间,我便取了你的姐姐。

后来生活虽然拮据,又逢战乱,能够吃饱都是很奢侈的让人羡慕,只因我们三人都无父无母,所以还算能够吃饱,在以后的日子里,你渐渐的长大。

长大以后可能是对我的误会,或是想要报答我,便想于你姐姐一样嫁给我,虽然当时男人三妻四妾,不算什么,但也要条件允许不是?我一心对你姐姐,在加上生活条件越来越差,不想多一个累赘,也想让你过的丰衣足食,所以狠心拒绝。

当时你找了个富家少爷,要完婚之际,你却自杀在了洞房内,身穿大红喜衣,用血留书,如果得不到我的爱,将永世不再喜欢别人,否则魂飞魄散。

所以前几世你都是孤单终老,没有真正的嫁人,这也是你遇到我之前看谁都不顺眼的原因?

啊?臭坏蛋?竟然让我十世转生都不能成家,这次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嘻嘻!

孙钰颖听了竟然没有伤心,而是有点庆幸的样子,向着张狂撒娇道。

见石静雯与孙钰颖都知道了原因,白妍紧盯着张狂,意思是到我了?赶紧别卖关子。

阿妍是这样的。

上一世,在清末时期,我的父母就是现在的柳妈妈与石爸爸,他们便是我唯一的亲人,家境属于农民吧!

阿妍是官宦子女,被坏人绑架,我正好路过,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了当时的阿妍,然后再不长都相处时间里,我们相爱了,

经过正事的提亲之后,本来她的家人是不同意的,但经不阿妍的以死相逼,最终同意。

就在办婚礼之时,不曾想,被当时绑架阿妍的匪徒同伙,偷偷的下毒,导致我们全家双双中毒,而阿妍感觉对不起我们一家三口,和深深地爱恋,毕竟这个祸事是她招惹的,所以发誓来生再报,当场殉情。

这就是你们三人与我的缘分以及过往,虽然离奇,但也是必然,冥冥之中有着牵绊。

小狂?我们真的曾经做过你的父母?柳慧与石大壮不知何时也已经凑了过来,听到了这段感情。

嗯千真万确,所以我叫你们爸妈这也是注定的,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张狂很是肯定的回答。

呵呵!好好!

柳惠夫妇也乐的合不拢嘴。

柳妈妈?石爸爸?以后您也是我的父母,我会想对待亲生父母一样的对待您,白妍突然对着二老深深一鞠躬,表示尊敬,毕竟前世自己害过人家,今生报答吧!

嗯!我也是!

我感觉柳妈妈~石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母,今生让我们共同孝敬您!

好!就你个鬼丫头会说话,好了,你们聊?我和你爸要出去一趟,就不陪你们了,玩的开心点哈?

几人与石大壮夫妇告别以后,白妍继续问道:狂哥?那静姐姐呢?你不是说她也有份吗?

是啊?我们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啊?

呵呵?你先告诉我!你相信我讲的话吗?

看着张狂一副正经的模样,再听到他的问话、王雯静有些沉思后继续道:

如果是认识你之前,我会说你这都是胡编乱造,为了泡妞而找的借口,但是现在!我信

我相信一个几天就能让普通人达到先天期武者的人,他不是人,说的话也就具有可信度了。

呃!

这是啥理论?不是人?反而可信度高?

好吧!我先说说我们的因果,看着一副认真的王雯静,张狂继续开始讲述起来。

其实我们在300年前还真是师徒,我比你大了十岁,都是孤儿,记得你是我在一处破庙前拾起的,当你长大后便对我产生了情愫,不过那时候可不允许师徒恋,如果发生了,那就是道德的伦桑,品行的败坏,所以只能默默的藏在心里。

那一世,我是个神棍,以招摇撞骗为生,而你对我不离不弃,一直与我相依为命的行走江湖,可江湖却是险恶异常,虽然我们很谨慎,但却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那是一伙土匪,因为不敢明目张胆的进城抓你,他们便趁我外出,抓到了我,用我要挟你,无奈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为救我偷偷的山上,结果搭上了你的清白,被抓后,让几个头头轮番侮辱,最后自尽与土匪窝。

当你死后他们见我没有了用处便放我离去,我想替你报仇,所以偷偷的潜入山寨放了一把火,要趁乱杀掉对你不轨的那些人,可惜我没有他们凶悍,结果被他们乱刀砍死。

这就是我们的一世因果,现在你的性格冰冷与惩奸除恶的性格便是那时种下的,明白吗?

人真的可以转世投胎重生吗?

王雯静不解的看着张狂,有些疑惑。

投胎转世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因为当今天道不全,阴阳无序,所以导致没有那么简单,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

你们拥有这样的经历,都因为你们的执念,因为执念非常强大,所以每当进入冥界之后,便习惯性的按照执念行事,也就有了无论多少世轮回,都将保留你们对执念的执着与生活性格的习惯。

这也多亏了冥界在经历宇宙大劫之时,便混乱不堪,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否则就算你们执念强大,也不可能顺利的转世为人,现在的冥界已经不能称为冥界,最多只能勉强算是一群稍微强大点的蝼蚁,占山为王,肆意的利用残破的规则,安排凡人的命运,所以导致现在这个世界里的大多人类,失去了,道德!理性,节操,人格,等等,让正能量越来越少的原因。

沉默!

此时除了张狂,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当中。

石静雯在心底是庆幸的,她庆幸自己与张狂有了百世之约,也庆幸在这最后一世她明白了原因,同时在心底暗暗决定,这一世,她要好好修炼,陪着张狂直到宇宙毁灭,空间崩塌。

孙钰颖心里只有兴奋,兴奋她实现了前世没有实现的愿望,高兴她又能陪着姐姐一起,所以感觉天地间一片清明。

白妍却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补偿,以无限的爱报答石家父母,无限的爱对待这个前世的夫君。

王雯静不知道什么滋味,说实话她很相信张狂的话,只是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前世的缘分,所以纠结,毕竟此刻她对张狂还只是崇拜,没有想过成为他的女人,所以进退两难。

好了都别想了,这些都是往事了,告诉你们不为别的,只希望你们对我多了解一下,说实话我虽然不想沾染更多的因果,但既然躲不了,我会对你们敞开心扉的接受与爱护,只想让你们少一些芥蒂,不过对于王雯静,我还是想劝她不要执着于前世,敞开心扉享受这花花世界吧!有我张狂在,我会让这世界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嗯!

我们可不管那么多,现在赶紧吃饭,吃完饭我们出去玩!嘿嘿

孙钰颖以她无敌的顽劣打破了有点压抑的局面,带头狼吞虎咽起来。

其余人哈哈一笑,陆续进入战斗当中,扫灭餐桌上的美味。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狂首先把“道玄紫玉决”传给了王雯静,让她好好修炼,然后就是逍遥的等待着一年一度的春节,可谓是惬意无比。

虽然王雯静不是张狂的女人,但张狂希望她能够在接下来的大劫中拥有自保的本领,所以很是不吝啬的传授给她。

至于白妍修炼的纳元经,张狂也已经让她改修道玄紫玉决,自从在欢好时,无意中让白妍成就混沌金丹,张狂便知道纳元经不适合再修炼了。

原本张狂是想让白妍循序渐进的一点点改变修炼方式,可既然给了静雯与钰颖她们高级功法,那么也就不必让白妍再坚持那份传承了,传承可以交给白家其他人,这是他的想法。

心的回归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