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3720) 獒贼 [195]第195章 死剑【中】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95]第195章 死剑【中】

[195]第195章 死剑【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獒贼新书海阁小说网(www.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卓非凡当然不会认输。

他是个自傲到自负的人,既然蔺一笑至刚至强,那么他就一定要在刚强之上与蔺一笑分出个高下——这种想法很蠢,和自寻死路一般蠢,但是这却正是卓非凡最大的特点。

如果剑能练到卓非凡这个地步,那么蠢或不蠢似乎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你练的到底是剑法,还是刀法?”

金铁交鸣之声犹如暴雨落地一般连绵不绝,蔺一笑的拳头越挥越急,拳头上细小的伤口也越来越多,但那些伤口之中连鲜血都未渗出来一滴,是真正意义上的划破了点皮;而暴风骤雨之中的卓非凡则不同,他的气息已经有了明显的紊乱,脚步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未前进过一分,若是再被蔺一笑这么逼迫下去,要不了盏茶功夫,他就会被蔺一笑逼迫到墙边——到那时,避无可避的卓非凡便再也没有了拆招卸力的机会,只能真正意义上地与蔺一笑来一次力量上的碰撞。

而那样的碰撞,卓非凡自己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半分的胜算。

拳头与剑锋再一次交错而过,这一次卓非凡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趁着蔺一笑双拳不备之时送出了剑——剑锋嗡鸣,卓尔不凡的剑式凌厉而古怪,那本就是集全身力量为一点的无匹剑法,纵使是百斤重的步人甲,在这一刺面前也如同泥糊一般不堪一击。

但蔺一笑不是步人甲,他比步人甲还要可怕。

“来得好!”

一声爆喝震得卓非凡耳朵一阵嗡鸣,令得他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说时迟那时快,蔺一笑那壮硕的胸膛骤然一缩,下一秒,他的胸膛便如同被吹胀了气一般鼓了起来,令得卓非凡那一剑尚未完全使出,便已经不得不刺到了蔺一笑的胸膛之上!

剑锋刺入了胸膛,然而卓非凡的脸色反而却更加阴沉了几分,因为蔺一笑那遍布着伤痕的胸膛之下就像是有无数的铁片一般,他那势如破竹的剑锋刚刚刺进去,前进的速度便下降了不止一筹,甚至他现在若是再不拔剑回身,那么他恐怕便再也无法将剑从蔺一笑的胸膛之中抽出来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卓非凡低喝一声,那剑顿时从前刺化作了上撩,剑刃于刹那间自蔺一笑的胸膛里破体而出,在蔺一笑身上留下了一个三寸长、一寸深的血口!

——可是这伤口放在蔺一笑那丈高的体型身上,与破了个小口又有何异?

巨大的巴掌骤然遮蔽住了天空,卓非凡瞳孔微微一缩,身体犹如闪电般退向了后方,但他这一退终究是晚了一步,头上的发髻在蔺一笑那开碑裂石的一掌之下顿时化为了粉末,满头青丝也顿时披散了开来。劲风呼啸,卓非凡那张冷峻的面容之上于刹那间多出了一道红色的痕迹,并且那痕迹迅速地肿胀了起来,这一掌的余威他依然没能完全躲闪而去,若是卓非凡真被这一掌轰了个瓷实,只怕除了当场殒命以外,再无第二种可能。

“......铁兄。”

目瞪口呆的卓越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地回过了头看向了铁怅:“以蔺天王的内力修为,这天下间真有人能出其右?”

提着酒壶的铁怅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壶,确定了壶里还有不少后才终于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有的,并且很多,至少老和尚就比他高出不止一筹。”

卓越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这不可能,家兄的剑锋天下无双,但在蔺天王面前却是收效甚微,这内力修为再怎么说也——”

还未等他说完,铁怅便叹了口气,低声道:“因为他练的是外功,而不是内功。”

“外功?”

一旁的赵伯也凑了过来,面色诧异地道:“这天下间的外功不少,不论是铁砂掌还是十三太保横练,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外功——但据在下所知,这些外功原本就难以修炼至臻境,更何况就算练到登峰造极,也绝不可能让卓剑圣的一剑无功而返。”

铁怅咧了咧嘴:“那说明你见识少。”

赵伯顿时咳了咳,有些尴尬地道:“受教了,受教了......”

“我不是在讽刺你,而是说的真心话。”

真心话有的时候比讽刺更加伤人,但铁怅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只是一面喝着酒,一面叹息道:“你只记得大魏的外门功法,但却不知道这外功本就是从北辽传过来的。大魏武林高手如云,但若是论及修炼外功的高手,却是少之又少,甚至这一部分人之中还有八成练的是北辽的外功心决。”

赵伯微微一愣,睁大了眼睛道:“难道蔺天王练的是北辽功法?”

这一次却没有人再回答他了,因为场内的战局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长剑犹如暴雨倾盆,疯狂地袭着蔺一笑各处要害,但不论卓非凡如何出剑,当剑锋距离蔺一笑要害不足三寸之时,他都必须要将长剑收回——蔺一笑的拳头不如他快,也不如他变化多端,但那股直来直往一往无前的气势,却令得卓非凡极其难受!

要么大家一起死,要么大家一起重伤,要么大家继续这样僵持下去。

这一招一式之中,充斥着蔺一笑的悍不惧死!

剑痕一道道地出现在地面之上,伴随着一道出现的是蔺一笑拳打脚踢所造成的一个个坑洞,看着这一幕的辛词辛曲脸色已经渐渐从期待变成了僵硬。他们已经想象到了事后的清理到底会麻烦到哪个级别,眼下这整个后院就像是春后的田地,整个都被院内的两头老牛犁了个干干净净,若是让他们俩到某个田地上去斗上一场,只怕那块地一整年都用不上再犁了。

但是显而易见,他们并没有想到后来的发展。

“卓二,上次你来八街挑战师老赌棍,老子当时恰好没遇上你。”

拳头与剑锋一次次地接触,发出的轰鸣声震得整个吃酒斋的地面都在颤抖。蔺一笑脸上带着冷笑,低声吼道:“我知道你的剑法绝不止如此,但若是你再这么下去,那你今日必定会死在我的拳下!”

轰!!

话音未落,退到墙边的卓非凡一让身子,勉强至极地躲开了蔺一笑的一拳——于是下一秒,蔺一笑的拳头,顿时在吃酒斋后院的墙壁上开出了一个洞!

獒贼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