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3720) 獒贼 [5]第5章 暗箭难防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5章 暗箭难防

[5]第5章 暗箭难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獒贼书海阁小说网(www.shuhaige.net)”查找最新章节!

两百多年前,北疆草原上的北辽蛮子曾经有一段无比辉煌的历史,甚至比大魏的荣誉更加辉煌。那个时候,黄河以北的土地几乎全部处在当时还叫大辽的北辽管辖之下,而那时的南周就像大辽的附庸一般,从上到下尽是一帮极尽谄媚的无能之徒。除却南周以外,西方的西夏国、更西方的大谛罗国、更更更西方的欧罗斯大陆,甚至包括与世隔绝的远东海岛,都对于大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拉丹金帐的大汗用马鞭丈量着自己的疆域,他麾下的草原铁蹄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大辽的领土。负隅顽抗的人们尽数倒在了弯刀与长箭之下,他们的脑袋总会被草原人堆成一座京观,在人们心中留下永远无法磨灭的恐惧。

只是从两百多年前的辉煌到现在,北辽就一直处于一种颓势之中,而当这种颓势一直持续了两百多年后,原本的大辽就变成了现在的领土只剩下了一片草原的北辽。

原本聚集在拉丹金帐的草原铁骑分裂成了一个个甚至连温饱都无法保证的小部落,在现实的重压之下,不少人甚至连过去的凶狠与血性都丢的一干二净;原本弯弓射大雕以为荣的草原贵族们现下一个个都变成了只知醉生梦死的朽木,抱着美酒缩在自己的羊皮大帐里躲避着草原上的严寒,全然不顾帐外冻死的族人;而当年的拉丹金帐黄金家族现下也已经分裂成了三股实力,整日在草原上打得不可开交,似乎早已忘记了当初的雄鹰可汗的“黄金家族绝不手足相残”的誓言。

说一千道一万,这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件事情——现在的北辽蛮子们若是真有百来人就能吃下夏侯栋所在的那支车队的能力,恐怕大魏在边关所屯的兵至少还得翻上几番。

所以师十四话语之中的意思,就显得再明显不过了,至少在掌柜的耳里是如此。

“总有人认为自己把秘密掩饰得很好,然而他却不知道,其实他的秘密在许多人眼里根本就不是秘密。”

师十四的语气和脸色依然毫无变化,虽然掌柜的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刀柄,但他却依然在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掌柜的一举一动般:“那支车队里的货物自然是被人洗劫一空了,甚至就连尸体身上的值钱物件儿也被人摸得一干二净,这显然是那些穷得每天啃草皮的北辽蛮子的手笔——只是其他的货物也就罢了,夏侯栋身死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充其量只是让夏侯家有些脸上无光而已;但那车队之中却有一批才从欧罗斯送来的新火器,这些火器也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就让陛下有些不开心了。”

师十四终于抬起了头,看着脸色变化万千的掌柜微笑道:“陛下不开心,铁龙雀就遭了殃。听说短短几天之内,中原各处的铁龙雀都以最快的速度行动了起来,四处寻找着那批火器的下落——只是就师某人看来,铁龙雀的总指挥使显然忘记了‘灯下黑’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若是师某人是指挥使......”

“够了。”

掌柜的早已是大汗淋漓,他猛然大喝一声打断了师十四的话语,同时缓缓地松开了腰间九环大刀的刀柄,盯着师十四一字一顿地道:“一千两银子,成交。”

蓝三早已听得是目瞪口呆,到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后背的衣襟早已被汗水所浸湿——像他这样的江湖豪客自然是不怕惹麻烦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几日护卫着的居然是这么大一个麻烦。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但招惹上了铁龙雀,那绝对不是掉脑袋这么简单就能一笔带过的事情。

除了后怕,他心中隐隐还腾起了些许对于掌柜的敬佩之情,敬佩于他的大胆,敬佩于他居然敢在被铁龙雀追查的时候堂而皇之地躲到铁龙雀的大本营京城里来。

师十四轻轻地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银票,轻轻地放在了桌上:“爽快,师某就喜欢和你这样的汉子做生意。”

掌柜的对丑金刚摆了摆手,后者立刻上前,满脸警惕地走向了师十四。师十四也没有什么动作,他看着丑金刚一面盯着自己,一面迅速地收走了银票,脸上的微笑一闪而逝。

“钱你已经拿到了。”

师十四向着掌柜伸出了手:“东西给我。”

掌柜的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退了一步——那动作代表着拒绝。

于是师十四皱眉,目光也渐渐变得阴沉了起来。

“箱子现在暂时还不能给您,您派个人跟着我们,等我们离开了戌亥八街,那人自然会把箱子送到您的手中。”掌柜的再退一步,低声道,“师爷见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我不信任您,像我们这样的亡命徒,就连自己的亲爹亲娘也是不敢信的。”

师十四的脸上已然笼罩着一层寒霜,他缓缓地向前走了一步,轻声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呼延叱,师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蓝三的呼吸猛然一凝,瞳孔也微微一缩。

因为师十四话音刚落,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的寒毛都在顷刻间耸了起来。

凛冽的杀机像是草原上的白毛风,刺骨,寒冷,并且无比迅猛,瞬间侵袭了几人。

掌柜的显然也感觉到了那份骇人的杀机,只是他到底是过去的悍匪,虽然师十四杀气之凛冽实乃他生平罕见,然而杀人无数的他脑海之中依然保留着最后的冷静。这位麻衣匪的大头领咽了口唾沫,勉强干笑道:“师爷,您是戌亥八街的大人物,而我们只是几个来这里做生意的小人物而已,何必与我们这些小人一般见识?一千两银子数目不小,虽然对于您来说或许只是九牛一毛,但对于我们这些小人物来说,却是几辈子都得不来的横财——这样的大生意,我们总是要小心一些。”

师十四轻轻眯了眯眼,他脸上的寒意毫无半点消散,缓缓道:“师某人虽然算不得好人,但还不是蔺一笑,做不得那黑吃黑的行径。”

掌柜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咬牙道:“看来师爷是一定要为难在下了。”

“呼延叱,你可知为何不论是我还是老和尚、甚至连蔺一笑那条疯狗,都没有直接登门强取豪夺?”

师十四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你手中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只是你不知道这东西的威力,我却对它一清二楚——若是我们逼急了,你狗急跳墙拿着这东西要和我们来个玉石俱焚,只怕我们还真拿你没办法,拿半个戌亥八街和你陪葬,这笔生意实在是太亏了些;而且师某也很清楚,你从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你之所以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你是个不怕死的亡命之徒。”

掌柜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箱子,咬牙笑道:“师爷果然不凡,在下确实存了这样的念头,并且现在这依然是在下最后的杀手锏。”

“你错了,你现在已经不会这么做了。”

师十四悠悠地叹了口气:“当一个人的怀里揣了一千两的银票时,他总是会显得特别惜命,尤其是一个穷惯了的马匪。”

厢房内一片沉默,不论是门口两腿战战的书生、按着刀柄面如寒霜的蓝三、抱着箱子面色铁青的掌柜、还是一脸冷漠的师十四,都没有说话。

掌柜的忽然发现师十四说得没有错,他现在似乎已经没有那么不怕死了,一千两银子足以让他随便找个小城躲起来逍遥地度过下半辈子,再也不用过那种脑袋别在腰间整日卖命的日子。

他很向往那样的生活,他想活到那个时候。

所以他认命地叹了口气,缓缓地弯下了腰,准备小心谨慎地放下手中的箱子。他依然对师十四充满了警惕,可是他不得不接受师十四的要求,虽然他知道,接受了这个要求以后,自己有可能会落到人财两空的地步,但他已是别无选择。

师爷的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微笑,一切都在按着他的计划发展,他当然可以露出这种胜利者的微笑。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嘴角刚刚流露出的微笑,便在刹那间烟消云散。

——因为虽然厢房内一片沉默,书生、蓝三、掌柜、师十四都在沉默。

——但有一个人却没有。

“......不对,掌柜的!这家伙使诈!!”

适才从桌上取走银票之时,丑金刚一直在防备着师十四,因此并没有细看自己手中的银票。可是就在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师爷身上之时,丑金刚却在无意间扫了师爷背后的书生一眼,这才终于注意到书生的动作。

在师十四看不到的身后,书生正一直盯着自己,不断地示意着自己的胸口处——而那里,就是自己刚才放入银票的地方!

“掌柜的,这银票......”看着掌柜的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将箱子抱回了怀里,丑金刚面露凶光,将手中的银票递给了掌柜,“这银票已经作废了!这是大魏一百九十四年的银票!这家伙想空手套白狼!”

掌柜的面色一变,愤怒的目光顿时落到了师十四的身上。然而与此同时,师十四已经冷笑着举起了手,对着掌柜——不,是对着掌柜身后的窗外,冷冷地招了招手。

“遗憾,你们本来可以留着命离开的。”

“——放箭。”

獒贼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