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3588) 殊途是非 [5]第五章:仙师来访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章:仙师来访

[5]第五章:仙师来访

时间一天天的流失,红家大小姐十二岁生辰的前夕。

这日,京都上上下下犹如年夜一般很是热闹。红家的门庭不断的有达官旺族前来拜访,就连周边其他国家也派来使者送上贺礼。

“皇上驾到——”

红睿杰正被大家围在一起恭贺,便听见公公高声报迎。

“红爱卿!”

一黄袍男子而来,纵人连连磕拜,唯有红睿杰要跪下的时候被皇帝亲自扶了起来。

“红爱卿太见外了!你乃我国子民最大的恩臣,朕许你往后都不必再磕拜任何皇家子弟了!”

“这……老臣惶恐啊!”

你推我拒,你再推我便勉强不得不从的戏在这二人身上来回上演。

“仙人!”

也不知是谁突然这么一吼,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了踏一朵冰莲而来的白衣女子。

“果然有仙人!是真的!!”

议论中纵人齐齐跪下,就连那皇帝和红睿杰也是如此。

在仙人的威严面前,所有的凡人皆如蝼蚁。

看着地下满城人的磕拜,妖族的族长冰问莲几分不悦的皱眉:“尘儿呢?”

红睿杰抬头,颤抖的身体连忙吩咐一旁的下人:“快!快去把大小姐带过来!”

想起什么又道:“二小姐三小姐都叫来!”

仆人从惊愕中回神,然后一路跌跑而去。

没会儿,红家三位小姐都带了过来。

“红火火!你怎么把念儿给抱出来了!”

红睿杰攥着红火火,几分恨铁不成钢。

“爹爹,你把我也叫出来,不就是想着让仙师看着三个姐妹中就我没有灵根着实可怜,一时心有不忍丢几件法宝什么的做赏赐吗?”

红火火一副大人模样的拍了拍怀中弟弟,翻了个白眼继续道:“这不,把小弟抱出来多个人多份赏赐嘛!”

“……”在场人无言。

正来回盯着红尘尘和红伊伊打量的冰问莲望了过来,几分感兴趣的模样道:“你倒是把你爹的心思看得通透!”

红火火眯着眼赔笑道:“那仙师要是喜欢就把我也收走吧?虽然我没有灵根什么的,但下厨可是一把的好手!”

冰问莲轻笑,一时之间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她说:“世间万物各有各的路,也各有各的缘。小丫头,你长相不凡自有不同于你两位姐姐的命数!可惜你没有灵根我也辟谷多年,就算收走了你,你若没有自保的能力最终也会是害了你。”

挥袖间,大姐红尘尘身体飘然而起,落在冰莲之上。

她望向红伊伊,无奈的一叹道:“至于你,你乃是比冰灵根更为珍稀的药灵根。天生亲近世间所有的树木药草,以后不管是去了哪儿,哪怕是去了这片大陆外其他的种族地盘,也是珍贵难得。你既生在人族那也便是人族的福缘,就算我想带走你,呆在城外的那顽固老头也不会同意的!”

可能是应验着她的话,天空一道紫雷闪过。

“臭老头!催什么催!!”

冰问莲翻了个白眼,三道光芒各自飞向红伊伊,红火火,还有红念念。

“算是结个善缘!再会!”

冰莲包裹着她与红尘尘的身影而去,角落那躲在木桩后面咬着秀帕的二娘子终于再也忍不住的跑了出来。

“尘儿!!”

她嘶吼:“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回应她的只有白色的光芒消散在天际。

百姓再次跪拜,高呼着自己的信仰。

红火火低头,她看到自己手中的是一枚丹药,上面写着驻颜二字。至于怀中弟弟的手中是一张符,上面写着平安。

下意识的望向一旁的二姐,她也是低头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漂亮的眸子里是清澈却有无数向往的坚定。

“她得到的东西一定很不错吧?”

红火火暗自苦笑摇了摇头,瞧着弟弟憨笑的模样囔囔低语:“修仙吗……”

两年后。

“三姐!三姐!!”

一个两岁多,长得很是粉嫩的小男孩屁颠屁颠的推开一间厢房。

“呀!!”

厢房内,酒气扑鼻,一位二十出头身形很高大的少年正不省人事的趴在那里。

他眉间微皱,脸色颊红,而红火火正伸手去扯他的腰带。

被突然的推门声吓了一跳,回首娇嗔:“红念念!你想死了是不是!?”

小不点嘟着小嘴道:“三姐,月哥哥也尿裤裤了吗?你怎么脱他衣衫呀?”

红火火干咳,粗鲁的把水中月的腰带重新系上:“他衣服穿反了,我这是在帮他重新穿上!”

“三姐,你上次扒月哥哥衣服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

“呃……”

“三姐,你刚刚脸凑那么近,是想偷偷亲月哥哥吗?”

“……”

“咦,三姐你好羞人哦~”

下一刻,红念念嗷呜的捧着自己发疼的脑门。

被翡翠支开的岑永回来了,瞧着屋内的情景,还有红火火那心虚望天的模样……

回头,刚才说自己扭伤脚的翡翠一时也忘记了假装。

“哈哈哈,岑永啊,月哥哥的酒量好像不行哈!”

岑永似明白了什么,但并未拆穿:“那就劳烦三小姐叫下人备一间厢房给我家公子醒酒了!”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连打了几个哈哈,丢下一脸内疚的翡翠来处理后红火火抱起小弟溜之大吉。

“岑永,小姐她并无恶意!她只是想弄清楚为何只有她一人觉得月公子身怀异香……”

翡翠想继续解释,却见他摇头:“翡翠姑娘,就麻烦你下去备一间厢房了,这里毕竟是三小姐的闺房,我家公子停留太久对她名声不好。”

翡翠欲言又止,终还是离去。

待她走后,岑永拿起酒杯嗅了嗅无奈一叹:“殿下,你何时连这点迷药也能被灌倒了?”

趴在桌上睡得昏沉的水中月竟睁开了眼,他嘴角轻扬,揉了揉太阳穴:“这丫头下的药劲越来越重了,再这么下去还真有点吃不消。”

“果然,殿下你每次都是故意送上门!”

水中月并不否认,想起之前红火火脱他衣衫的时候的确想偷偷亲他一下。

莞尔:“岑永,下一次回来稍微晚一点。”

“???”

殊途是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