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03588) 殊途是非 [1]第一章:君赠木簪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第一章:君赠木簪

[1]第一章:君赠木簪

“你们听说了吗?龙岩国送来的那个质子和国师府的三小姐定亲了!”

“可不是嘛!也不知国师是怎么想的,一个不足十岁,一个二十,哎!这不是送上去当童养媳嘛?”

“又不是成亲,定亲而已……”

磐安国京都最繁华的街道上,小贩取下一屉正热气腾腾的包子放下:“几位客官慢用!”

后面几人还在低声打趣,忙碌的小贩感受到有人走到面前连忙吆喝。抬头,印入眼眸的是一体形魁梧的玄衣少年。

少年面色文雅,竟有几分腼腆。他轻咳一声,说出的话语也很柔和:“取一屉!”

回神的小贩这才注意到少年高大的身后还背着一睡着了的小姑娘,她揉了揉眼角嗅到了香味:“诶?包子?两屉!不!三屉!!”

少年无奈的笑了笑冲小贩道:“那就取三屉吧!”

打包后目送两人离去,后面议论的人不知何时凑了上来眺望:“我没看错吧?刚刚那个体形魁梧的少年好像就是龙岩国的质子吧?”

“没错!就是他!除了他咱们整个磐安国还能找出谁像他这么大个的!?”

小贩听着迷糊,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他后面背着的那个小姑娘?”

“你最近才来京都做生意吧?难怪你不知道了,那小姑娘可厉害着呐,国师府三小姐红火火,人如其名就是个跋扈的存在!就连王爷世子见着了也不敢招惹!”

清晨有几分凉意,趴在少年背后的小女孩打了个喷嚏。

“可冷了?”

“没!”

虽这般回着,却还是被少年小心翼翼的放下后脱下外套为其披上。

因为身形实在是太过娇小,所以无奈的仰着水袖般的袖子瞪眼:“水中月!你是钢铁直男吗?我都说了我不冷!”

少年笑而不语,为她裹了裹后抱在怀中:“这样就不冷了!”

“……”

小女孩无言认命。

“三小姐回来了,三小姐回来了!”

国师府中,下人们连声通报下去。

“火火!火火回来了!?”

一厢房的床踏之上,快足月诞子的夫人被奶娘扶了起来,喜悦之情望向门外,便见红火火被水中月抱了进来。

“娘亲!”

夫人闺名习琴,虽已过中年,举手投足间却依旧是难以遮掩的书香高雅。

红火火刚扑入怀中,却被抓着连打了好几下板心:“你这丫头怎的这般不乖!?昨夜下那么大的雨你说你跑到哪儿去了!?还夜不归宿的!你以为你爹爹不在府上就没人管你了是不是!!”

打着打着没了声响,只因红火火乖巧的歪着头恬笑。

“你不疼吗!?”

“疼!”

“那你不躲!?”

“娘亲生气,火儿就不能躲!”

夫人听着心酸,终还是忍不住宠溺:“你瞧你,脸花了,衣服也脏了!”

瞧见被她穿着拖地走的玄色衣衫,夫人才想起房中还有一人。

抬眸,轻咳一声摆好端庄之容对下人们道:“你们都下去吧!”

待人都下去只有奶娘在一旁伺候着后,夫人才对水中月招了招手示意坐下。

“月儿,有句话不是我这做长辈的多言。我家火火虽然与你定了亲,但年龄尚幼,她不懂事就算了,你已是个大男孩了怎的还跟着如此胡闹!!”

“且不说你们昨夜去了哪儿,这一路回来你这样抱她成何体统!?火火因执意与你定亲已闹出了许多闲言闲语……”

话还未说完却被红火火打断:“娘亲,是火儿扭伤脚了!”

“啊?怎么回事?哪只脚?还疼吗?”

“刚刚又好了!”

“……”

红火火嬉笑的撒了撒娇:“哎呀我的好娘亲,火儿知晓你疼我!你饿不饿呀?我刚刚在外面买了小包子,已经叫下人拿去热了,等会儿给你吃好不好?”

夫人气得哭笑不得:“你啊!还未嫁人就胳膊往外拐!”

高大少年至始至终安安静静坐着,脸上浅笑任打任骂的模样。

瞧他这般夫人叹道:“也不知你瞧中了这闷葫芦什么好!”

“娘亲可别小瞧了月哥哥,若不是他的话火火昨夜可能就摘不到血灵芝了!”

怀中取出被娟帕包裹的一朵红色的小灵植,它名血灵芝,功效是可保孕妇平安诞子。因为稀少所以有价无市,昨夜去山中寻找水中月的时候才无意发现。

夫人泣掩朱唇,隐隐颤抖:“你昨日出去就是为了替我寻它?”

拥入怀中好不一阵动容:“你这傻孩子,下次不许再这样了,你在娘亲眼里比什么都重要!”

夫人不知红火火偷偷的冲那少年眨了眨眼睛。

他轻笑,无言。

“这就是你昨夜去山中寻的缘木?”

此时夜深,红火火轻车熟路的翻墙进入水府。

院中那名为水中月的少年正拿着一段小木枝挑灯雕刻,抬头间正好对上她的眼眸。

他点了点头,招手:“火火,你过来!”

雕刻的是一木簪子,于他指间之上藏于她三千青丝之中。他左右相看,微微摇头:“你还小,戴它大了些。”

正要取走修改,她娇笑后退躲让:“不要!再过几年我就长大了!”

“你若喜欢,到时我再替你重新做个。”

“不要不要!”

来到水池边,映中有荷花,有绿叶,有戴木簪的她。细看着,又见到了他。

回头,捧着他的脸匆匆一吻。

“君既赠我木簪,那我便为君绾起长发。此后洗尽铅华,永不相弃可好?”

他莞尔,宽大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再无声放下。

缘木。

相传在京都的后山之上,每到月圆之时有一只眼睛是金色的乌鸦会叼着一根木枝出现。只要是有缘人寻到了它并获得它口中的木枝,便可心想事成佳偶不散。

昨夜本该有无数的才子佳人前去寻觅讨个口彩,奈何突下大雨相继而去。唯有水中月依旧在那山中静候,纹丝不动。

红火火在府中听闻,心有担忧便扬马策鞭。两人在山中相遇之时,正见他孤身站在大雨中伸手接住了金瞳乌鸦口中的木枝。

“月哥哥!”

她唤。

乌鸦鸣声而去,他拾得木枝回头瞧她。

那一眼,说不尽的孤寂与落寞。

殊途是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