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89192) 谁才是算无遗策 [4]第4章 朝堂的好戏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第4章 朝堂的好戏

[4]第4章 朝堂的好戏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谁才是算无遗策书海阁小说网(www.shuhaige.net)”查找最新章节!

“小姐啊,今天可是殿试的日子你去了皇上可不就!”九阳瞧着早已跑出去的主子束手无策,自己也只能赶紧跟了上去。

上德殿,文武百官早已静候多时,只等王座旁的公公喊出今天的“主人公”。

“宣状元,李斐。”公公阴柔的声音传了出去,随后而来的是殿外一个个传音声。最后一个声音灭了,过了会儿,一身状元红的男子出现在大殿,他见着龙袍帝皇当即跪下,呼了三声陛下万岁。

在皇帝示意下,他站了起来,看着皇帝接过公公手上一卷宣纸,那上头是此次的试题。

“李状元。”大周皇帝轻呼一声。李斐鞠躬,不卑不亢地回应,“草民在。”

“你可有办法让国库充盈?”

“增赋税。”李斐此话一出,引得不少人咂嘴,增徭役只要长个脑子都能想出来,这李斐简直就是把皇帝当傻子。在百官看来,这个状元马上就要掉脑袋了。

“如果我现在就要呢。”皇帝面无表情地问道,他扣了扣龙椅等着这个状元回话。

“那太简单了。”李斐笑了。

“简单?李状元有何妙招。”皇帝起了兴趣,身体往前一倾,直直看着这个自信的状元。

“杀几个贪官。”不知是李斐的声音太大,还是大殿突然安静了,整个朝堂上都回荡着李斐的话。

众人都忽的一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无礼之徒!”一道流凌厉的吼声从众官员里传了出来,百官纷纷让道,一位白发老官缓缓走了出来,他怒目圆睁,与李斐一起跪在了皇帝面前,他平复下心情对着皇帝请柬,“陛下,李斐一介草民公然羞辱大周官员犯了大周律法,按理当诛。”

皇帝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公公说了声,看起来是准备把李斐拿下。

“这位大人如此为何如此激动?”李斐不慌不忙地看向身旁老者,“莫非您就是?”

贪官二字没出,老人再度大怒。

皇帝看着这一幕伸手拦下了公公,他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血口喷人。”老人怒到极点反而笑了,“老夫家徒四壁,任哪里可藏财物。”

“老夫我无子无嗣,亲人全无,更已知天命,要这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有何用。”

“张清廉作为两朝元老清贫一生,定不能贪污。”又一位士官走出替着老者说话。

“是啊是啊。”不少人应和,同时批判着那个无礼之徒,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还有几个强烈要求要杀了此人。

李斐被几个士兵压住双手,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龇牙。

“张老任职清廉官几十年,朕相信他。”皇帝笑了笑,再次看向李斐,“李状元犯了大周律法,必须处置,只是朕想知道为何你要说出此话。”

李斐一介状元,博古通今,上到天文地理下至四书五经,圣贤书读过不少,本是前途明朗。但他似乎不是为了功名而来。

“陛下可知柳州?”李斐问道。

“自然。”

“陛下可知柳州官府为非作歹?”

“不知。”皇帝眉头一挑。

“柳州太守买通柳州所有官员当了土皇帝,陛下可知道?”

“土皇帝?”大周天子脸色阴沉不少,“李状元,你这话说出来可是要诛九族的。”

“实话实说。”

“大胆!”张清廉大吼,他身出柳州,这李斐简直就是在针对他。

“呵呵,陛下可知我从柳州来时收到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一块金子而已。”李斐说道,他被士兵钳制的死死的,皇帝让禁卫松手,李斐从怀里摸出一块闪亮的金条。

“陛下认为一个农家能拿出一块金条吗?”李斐笑道。

“陛下,此人图谋不轨,指不定是他国奸细挑拨离间!”又是这张清廉。

“是啊,陛下要先好好调查这柳州才行。”众人附和,狠狠瞪着李斐。

皇帝被吵闹弄得有点头疼,不由闭上眼,他很久没遇到这种事了。思索片刻,他打断台下的私语,决议道,“把李斐收押天牢。”

“是!”两个士兵再次扣住李斐,拖着就把他给带走了。他们走过大门殿口,忽的,一道轻灵黑衣就窜入了上德殿,他们一惊,“有刺客!”

松开李斐,二人拔出腰间佩剑冲进殿内,他们吼叫着有刺客有刺客就要保护皇上,只是他们前脚跟还没站稳就被一声厉喝给吓得胆没了。

“大胆,谁允许你们带刀入殿?”皇帝怒道。

“陛下,有刺客冲进来了……”士甲单膝跪下报上情况。他偷偷瞄了眼四周,各位官爷似乎毫无反应,不像歹人冲进来的样子。甲士再一找,他震惊地发现那道黑衣在王座之间,与皇上肩并肩!

“你是想说我宝贝女儿是刺客吗?”皇帝看着甲士缓缓抬起的脸庞,他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不是不是,小人罪该万死竟把公主当成刺客!”甲士砰砰砰三下直接磕得头破了,他心中突然悔了。

那人竟是三公主,三公主是谁——大周最得宠的人!大周谁人不知三公主十岁生辰京城结彩十日不得熄?

“罪该万死就去死。”

“父皇,他们是为了你好,就算了吧。”三公主对着跪下的二人笑道,“起来吧。”

起,起来?

甲士二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偷偷看了眼皇上,没想到皇上竟也愣了……

“叫你们起来!”也不知朝堂寂静了多久,一旁的公公一声喝这才让所有人如梦初醒,“赶紧把李斐收押。”

“是!”甲士二人一步步后退,携着李斐就脚底抹油害怕还有变数,同时心里还腹诽几句三公主转了性子。

“谁叫你们走了?”士兵俩踏出去的脚停在空中,心里突然凉了一截,还真@有变数啊。

他们僵硬地转头,三公主还顺带一句,“把那个红衣服的也带进来。”他们只能再提着李斐走回大殿。二人刚抬着李斐回到,又得到一个命令。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嗯?”二人的表情和刚才如出一辙。

“三公主叫你们走。”公公那鸭嗓再破僵局,两人如得大赦,脚底生风,放下李斐就没了影。

随着甲士离开,文武百官头疼起来,三公主竟然又来朝堂了!

她隔三差五来一次朝堂每次都得搞砸不少事情,若不是皇帝罩着她,这三公主早就被文官唾沫给淹死了。

“小灵剑,来这里干什么。”皇上笑容和煦。

“来玩。”周灵剑直言,引得几个文官的眉头不由一皱。

“朝堂上有什么好玩的,快回去吧。”皇帝劝说道。

“有好玩的啊。”

“什么。”

“这个。”皇帝顺着周灵剑的指尖望去,李斐正茫然地看着四周。

“为何?”皇帝偷偷瞄了眼女儿,她眼中尽是纯真。

“我在孙行云叔叔家里看到好多这种条子。”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周灵剑指的是李斐膝下那块金条。

“孙刺史?”皇帝扫过百官,最终停留在一人身上,此人长得英俊,更年轻的像二十出头,很难把他想成个恶人。这位刺史也迈出一步,抱拳弓腰回道,“陛下。”

“小女说的可对?”

“自然不对,臣半生清贫连银子都没摸过几次怎么会有金子这等俗物?”孙行云摇头,脸上满是自信,他又说道,“臣请陛下派人彻查府邸,就算掘地三尺也无妨。”

“是啊,孙刺史兢兢业业半辈子都为百姓服务怎会贪财,女儿莫要口说无凭。”皇帝摸摸周灵剑的头对着她教育到。

“啊?我有啊。”周灵剑推开她父皇的手,也从怀里拿出一块金条,“这上头好像还刻着‘柳’字。”

“柳”字一现,皇帝的眉头锁了起来。

“陛下,请下官替您检查。”一位白须老人有点眼睛见识,看到皇帝的表情后自愿上前分忧。周灵剑抬眼望了他,把金条丢了过来。老人接过,他细细看了几眼,再三确认最后对着皇上禀报,“陛下,是柳州官印。”

“陛下,此物绝非出自我府,我孙行云任由搜查。”孙行云解释道。

“我这东西不是从孙叔叔家里拿的啊。”周灵剑再度说道,全场再度无声。你说是,现在又说不是真当朝堂是耍的地方?有几个脾气不好的人差点就又要上前请柬让三公主永离朝堂。但他们止住步伐,。

“我在商行喊了几声孙行云他们就把金条送我啦。”周灵剑说的甚是轻巧,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人疑心大起。

“小灵剑,给父皇说说怎么回事。”

“哦。”周灵剑抓了抓脑袋,嘟着嘴拼命思考,随后她开始描绘当时场景……

“小二,我没钱了,给点钱呗?”周灵剑趴在当铺前,对着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伙说着,手随后就去抓台上的一打银票。

“无礼之徒!来人啊,给我……”小二以为她是富家子弟来当宝贝的,真没想到这女的当着他抢钱。他大骂着,刚想喊人来暴打此女。直到……他看到其背后另一个女子拿出一块盘龙玉佩。

只要在京城就没人不知盘龙玉佩,它只有皇室佩戴,而且绝无伪造一说,此玉佩材质来自九彩翡翠,一种阳光下呈九彩,夜间是绿色的奇物。那彩光在小二眼里打转,让他有种裂开的感觉,他瞬间改口,“给我拿八千两银票,哦不,八万……”

“啊?不用拿银票。”周灵剑笑道,“我是帮叔叔拿东西的。”

“哪,哪位叔叔?”能跟皇亲国戚扯上关系再小也是个大官吧。

“孙行云叔叔。”

“哦哦哦,我懂了!”孙行云三字一出小二瞬间了解了,他也没管有点懵的周灵剑直接走了,过了片刻他抱着一袋子东西来了,“小姐,我们都懂。”

“好。”周灵剑点点头,拽着一麻袋就走了。

……

“孙行云,你懂什么了。”皇帝震怒地一拍龙椅,整个上德殿都抖了三抖,那孙行云脸色苍白嘴角抽动,“臣根本不认识什么小二啊。”

他话音未落,一阵阵呻吟就从外传来,众人循声看去,一个人影躺在地上被人一路踢了过来,“父皇,就是这个店小二。我看他贼眉鼠眼的,等发现金子后就感觉一定是他要陷害孙行云叔叔!”

“哦?”

谁才是算无遗策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