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89192) 谁才是算无遗策 [3]第3章 姜太公把鱼钩赛嘴里啦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第3章 姜太公把鱼钩赛嘴里啦

[3]第3章 姜太公把鱼钩赛嘴里啦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谁才是算无遗策书海阁小说网(www.shuhaige.net)”查找最新章节!

这交错的小巷四通八达,小鬼东走西跑整整绕了一柱香,终于看到一点光亮,他们走了过来竟然到了城外。

要知道这丰城可是柳州首府,城墙坚不可摧,两端城门更都有重兵把守,是个易守难攻的大城池。

小鬼没注意到小乞丐的疑惑,他径直往前走,走向城外树林,树林里头有一道黑影,凑近了才看出来是一座草房。它很小,但一走进去该有的都有也算五脏俱全。

“张柳,倒茶。”小鬼坐下,草房里一张床,一张桌两双椅子,虽然简约但也得有点待客之道。

“喂,我不是下人!”张柳前脚跟才踏进门,就听到小鬼把他当下人使唤,他气不打一处出,然后……拿了两个竹筒沏茶去了。

茶到了。

“我叫周天剑。”小鬼抿了一口竹筒茶,眼角直抽搐,他瞄了眼里头也不知道放的是啥,但至少不是茶叶。

“曾泫阳。”小乞丐也报上名号,轻描淡写地也喝了口茶,“小王爷有什么疑惑请问吧。”

周天剑愣了下,他的确有很多事情想问,“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算一算。”曾泫阳说的轻描淡写。

“算?”

“一月前穆王死了,穆王送到京城的质子也放回来,算时间,四五日正好回到丰城。”曾泫阳侃侃而谈,“而丰城,这些天尽是两个小孩的‘风流事迹’。”

“穆王质子可只有一个,两个小孩能说明什么。”周天剑笑着看曾泫阳。

“两个小孩天天在穆王府附近搞事,是为什么呢。而且我似乎还看见你冒火重进府内。”曾泫阳回忆一下。

“我是进去偷点值钱东西好卖了。”

“哈哈,宝贝都被抢走了,你在残骸当中又能搜出什么。”

说到穆王,他是先帝长子,最有才,最健壮,最有能耐,最有希望当皇帝的人,十年前的夺嫡他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夜之间输了个彻底,他的六弟当了皇帝,把他驱逐到了最边缘的柳州,为了不让他叛乱,还把他唯一儿子给留下当质子。

穆王被驱逐到柳州丰城,碍于皇帝穆王残留的香火,当地没人敢招惹,穆府混的风生水起,但祸根也渐渐埋下。

现在穆王死了,香火断了,心怀叵测的人没了任何顾忌,一把大火烧了穆王府,烧杀劫掠干了个遍,而这偌大府邸整整烧了四日,而这四日没有任何一人来救火。

周天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他突然抬头凝视着对方的眼神,“你是不是什么老怪物,练了返老还童的功夫?”

“哈哈。”曾泫阳笑了笑,“老怪会饿的发慌?”

“有可能。”周天牧也同他一起笑了,“指不定就是看上我才装饿的。”

“哈哈。”曾泫阳一直保持着笑。

“你有什么目的。”周天剑稍稍往前,两人四目相对。

“因为……”曾泫阳轻启,而另一个声瞬间盖住了他的话。张柳不知啥时候跑了进来,他小脸通红,有点羞愤,“喂喂喂,你们两个男人怎么说话呢。”

他眼里的两人距离不足一尺,深情注视对方,暖昧的就差那啥了!

周天剑有点听不懂张柳说什么,只是被这么一搅和,他眼角抽搐。拜托,他可是在和这个怪小孩博弈呢!

“你你你!”张柳跳脚,指着两人中间那段狭小距离不放。

“我们在谈事情。”

“谈啥事搞得像,像……”

“你又不是个女的,管这么多干什么。”周天剑不耐烦的说了句没想到这话杀伤力还不小。

“……”张柳忽然就愣了神,眼角的热泪说流就流,扭头就跑出草屋,呜呜呜地,“老大要别的男人不要我了。”

这话说的。

“哈哈。”曾泫阳摇摇头,看着这一幕也算有趣,“你不懂女人心吗。”

“女人?”周天剑疑惑,他比划一下胸口,表示这么平的会是女人?

曾泫阳被他逗笑了,反看向他,“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怎么会发现不了。”

而此刻的周天剑沉思两秒,一拍大腿,顿悟了,“哦,怪不得他老是背着我洗澡啊……”

曾泫阳一口喝下苦茶,站了起来。而周天剑则像个狗腿子立刻给他续了一杯,他恭恭敬敬地,“先生喝茶。”

“先生?”曾泫阳低头看了眼周天剑,似笑非笑的,“为什么这么称呼我,我可你比小。”

“因为我感觉你和皇宫那些大儒很像,温文尔雅深不可测。”周天剑如此说道,拍马屁也是有一手了。

“我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和大儒士相比呢。”

“先生都这么直白来找我了,就像姜太公把鱼钩塞进周王嘴里一样,我这必须上钩啊。”周天剑摊了摊手,一脸无奈。

“好比喻。”曾泫阳放声大笑,稚嫩的嗓音贯彻树林惊走了栖息的鸟儿。

“咋了咋了?”张柳被大笑声给惊了,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没想到一进门又给她气晕了,她的老大半跪在曾泫阳面前,情景就像那个房中术里的……她噌的一下脸红了。

另外两人可没管她,周天剑以皇室最高礼仪认真地对曾泫阳说道,“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要我帮你做什么。”

“一统天下。”周天剑小小年纪竟然说出如此狂言。

“好。”曾泫阳一直很平静。

“先生没有一点震惊?”周天剑可是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语啊。

“你如果说的不是一统天下我可能会震惊。”曾泫阳打趣道,实际上却是实话。当质子积累的城府,从穆府残骸中出来时眼中的杀气,以及年轻的身子,历代帝王将相都是如此。

“只是这一统天下可不简单啊。”曾泫阳感慨一句引来周天剑的追问。

“为何?”

“如今大周三公主是个奇才。”

“三公主?”周天剑想了想,那三公主是皇帝最最宠爱的女儿,为了她十岁生日可是让京城每家每户张灯结彩整整十日!比他自己登基时场面还夸张,而且传闻里的三公主飞扬跋扈见人就欺,除了长的不错哪有半点才气?

“你可以去听听说书先生。”曾泫阳说道。

“说书先生向着皇室,自然把她修饰的天花乱坠。”

“她写的诗。”

诗?

谁才是算无遗策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