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31994) 都市至强狂神 [267]第308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67]第308章

[267]第308章

“抽取了月纹中灵力吗?”看着那被撞得粉碎的巨石,梁逍遥瞳孔一缩,全身肌肉全都紧绷起来。

七彩蚺被今天的遭遇全部逼疯了,这个实力不如自己的小东西先是偷袭毁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刹那击破了它待之以珍的鳞甲,让自己三寸要害负以重创,这黑木林虽然是自己的地盘,但并不是没有竞争对手!

失去眼睛,自己连赖以称霸的天赋震魂蛇瞳全都无法使出,今日过后,就算生吞了这小东西,恐怕在这残酷的森林里也不复霸主之姿,当是不共戴天之仇!

头顶的满月晶莹透亮,散发出银白的光芒,可怕的气息弥漫,咻!咻!数道银芒从那银白的满月中射出,瞬间撕破了空气,带着尖利的气流声爆射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来不及思考,强大的内劲在脚下爆发,梁逍遥本能的往左边一闪,但终究慢了一些,才是跃起,银芒就已及身,空中闪避不得,只能全力一扭,微微侧身,原本能将梁逍遥胸膛洞穿的银芒,擦过了他的后背,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嘶!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但坚韧的意志让他并未受此影响,巨蛇头顶的满月射出银芒后,显然光华黯淡不少,连带着巨大的七彩蚺也有一些萎靡不振。

强大的血气在脚下瞬间爆发,卷起一阵劲风,带起一道残影,直扑巨蛇,左拳一紧,庞大的血气内劲汇聚,拳锋处隐隐有蓝芒渗出“之前的一击已经让它的脊椎要害受创,再来一下便可将之击断!”

巨大的修为差距让之前的准备显得有一些乏力,但梁逍遥好像胜券在握,趁你病,要你命!“碎风破石!”一出手就是裂石拳法的杀招,此拳法练到大成之际,击于磐石之上可裂之如布帛,特别报道。

“咝!”黯淡的满月再次涌出白雾渗入蛇躯,七彩蚺蛇躯微微一缩,便就像一道暗金色的雷霆爆闪而出,之前倚在它身边的一棵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树,被巨蛇尾部一扫,直接就像被巨斧劈过一般,断成两截。蛇类的本能让它在盲目状态下也可以倚靠蛇信的感应来锁定敌人。

“砰!!”一声巨大的响声,好像两头巨象相撞,掀起了一阵可怕的强风,林子里好像下了一阵落叶雨,枯黄的叶子被吹得漫天飞舞,就像万千黄蝶翩翩起舞,可惜这一幕无人欣赏。

一道黑影就像破布袋般掀飞而出,撞断了一棵松树,无数松针就像雨点般掉落,“咳...咳”梁逍遥啐了口血痰,抹了抹嘴角,爬站起身子来,巨大的差距让他在刚才的对碰中吃了苦头,虽然超人的反应力让他在空中微微侧身一避,避过了蛇首的冲撞,避重就轻地一拳与蛇躯硬抗了一下。但可怕的冲击力仍然击飞了他。

不等他调整,一个血盆大口如影随形的扑来,脚下用力,身体一旋,以毫厘之别躲过,梁逍遥甚至可以闻到巨蛇口中的恶臭。

赶快接着一个背跃飞身跳上一旁的一棵大树。“咚!卡擦!”一声闷响,巨蛇又扑了个空,巨大的蛇口咬上了一截树干,微微发力,粗大的树干在巨蛇口中就像城里韦云军店里那些偷工减料做的桌椅板凳似的一般脆弱。

刚才的碰撞虽然击飞了对手,但对方报道的巨力让这位森林霸主依旧不好受,妖兽强大的生命力与复仇的本能让它越来越凶狠,但慢慢袭来的麻痹感和脊椎错位的乏力感慢慢侵袭的着这条满月之境的凶兽。让它不安的甩了甩脑袋。

“砰!咚!!砰!,轰隆!”绵延不断的巨大的响声充斥着黑木林,掀起了一阵尘幕,沙尘、树叶、枝丫到处乱飞。两道黑影交错闪动,好像整个林子里全都是他们的影子。一道迅捷灵敏无比,一道蛮横无理,凶威滔天。黑影来回闪烁,就像雨燕遨游于风暴,虽与那暗金色的巨影几经碰撞,却几次全都能避重就轻,打得那巨影微微一顿。但几次闪避不及的硬碰也让黑影吃尽了苦头。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咚!”又是一声巨大的响声,梁逍遥这次躲无可躲,只得双拳并出,狠狠地与已经鲜血淋漓又沾染了不少黄土的蛇首撞在一起,“啊!”梁逍遥一声大声吼叫,硬朗的双臂青筋暴起,全身的血液好像全都在沸腾,可怕的内劲哄哄而懂,就像虎豹嘶吼,庞大的升腾而起,体内劲力直冲头面,他好像听到“咔”的一声轻响。

仿佛什么东西被冲开,接着就是可怕的力量在体内升腾,炼体十层之境在可怕的压力下被冲破,眼前的世界好像更为清晰,狞恶的蛇首在他就像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下结局好像已经注定,“喝!”一声闷吼,就像雷鸣一般由内而外发出,可怕的内劲灌入双臂,手臂上迸裂出几道血口,肌肉无法承受这可怕的爆发,“砰!”巨大的蛇首被一击打得鳞甲碎裂,庞大的蛇躯向后倒翻。

七彩蚺一番酣战,头上的满月暗淡无光,它抽取了大量的灵力来保持自己失血过多且慢慢麻痹的身体,原本就受伤的脊椎在接连大战的情况下几乎碎裂,全靠满月中庞大的能量才是让它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

但现在这只差一步就化作妖丹的满月已经几乎油灯枯尽,隐隐有裂痕浮现,再加上双目被毁,乡愁草的毒以及要害的伤三者交加,让这位黑木林的霸主已经不复盛况。

“咝呼”这次碰撞这下,血红的血液的从巨大的蛇口处慢慢流出,七彩蚺悲哀的曾经它引认为傲的力量正在慢慢离开它的身体,它进阶月纹之境后获得的恃之称霸黑木林的天赋震魂蛇瞳更是在这一战还未开始的时候就毁于一旦。

“咳咳”梁逍遥手臂微微颤栗,几道血口流出鲜血染红了硬朗的双臂。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几处伤口和折断的肋骨让他稍微一动就就像针扎般疼痛。

一人一兽好像不约而同地停了停,双方全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梁逍遥虽然临阵突破,但之几次承受了巨蛇的攻击,已经让他伤痕累累,再加上刚才一击施加了过大的劲力于双臂,再加上对抗满月妖兽的撞击给他身体带来了巨大的负荷,才是一击之后,现在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涌,隐隐作痛。

“咻咻!”七彩蚺率先出手,它的情况已经到了极限,再拖下去,那莫名的麻痹感和那几乎碎裂的脊椎就能让他动弹不得,只见它头上的满月一闪,又是几道银光划破空气,直冲梁逍遥而去,这次的银芒显然比上次多了不少,而代价也是很显然的。

月痕级不要的妖兽一般能觉醒一项天赋,能通过月纹中储存的日月精华和天地灵气,来驭使天赋,但七彩蚺无奈双目已毁,只得通过直接喷发月纹中的能量来进行攻击,这样的对于还未形成妖丹的月纹来说伤害巨大,

银光离体之际,七彩蚺头上的满月就已满是裂痕,似要碎裂!但这拼命一击的成效无疑是巨大的。

梁逍遥在巨蛇头顶银光闪烁之际,巨大的危机感就已笼罩了他,

他心脏就像战鼓一般“咚咚”狂跳,活跃的血气让他暂时无视了身体伤的痛楚,身体往一旁一弹,奈何身体的伤还是让他速度慢了不少,再加上银光速度本就极快,呼啸着冲刺而来,

虽然避免了被银光分尸的结局,但还是有两道就像利剑般的银芒洞穿了他的右小腿和左肩,

“呃......”扑到在一边的落叶上梁逍遥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他的心脏仍然就像鼓声一般咚咚作响,没时间犹豫,再次负创的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不趁巨蛇萎靡之际,一击分出胜负,死的肯定是他。

强提一口真气,左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在地上留下了一道仿佛被犁过的深痕,落叶翻飞,梁逍遥身形就像离弦之箭,爆射而出。

梁逍遥全力一跳,直接落在大蛇头顶,七彩蚺已是强弩之末,刚欲抵抗,就感觉右目伤口处一阵剧痛,梁逍遥右掌就像一道铁碑,拍向巨蛇眼眶中那已经尾部折断却依旧深深插入的残箭。“噗哧”一声,断箭居然被他拍入巨蛇眼中,右手掌死死按住断箭,就像喷泉般的蛇血不要钱般的喷射。

“咝咝!!!”七彩蚺疼的开始发疯,在林子里就像一阵暗金色的旋风,梁逍遥死死抓住残箭和蛇眼中的血肉,他眼中蓝光闪动似要冲出一般,原本无力低垂的左手好像重新灌注了力量,抓向了另一只蛇眼中的断箭!

猛烈的疼痛和不断流逝的生命力让七彩蚺在绝望中疯狂,它疯狂的甩着头,时而撞树,时而撞地,誓要把头上的小东西甩掉。

这场战斗已经到了尾声,梁逍遥在甩动中,被撞得头昏眼花,口中大量鲜血喷出,他眼前浮现的却是父亲温暖的笑脸,原本逝去多年,在梁逍遥脑中已经模糊不清的父亲的面容,现在特别清晰,

巨蛇的抵抗慢慢变弱,忍耐多时梁逍遥把握住了机会,奋进全身之力,灌入右手,将断箭连同巨蛇的右目连根拔出,咝吼!巨蛇身体一僵,发出一声哀鸣。

那蛇眼本就是七彩蚺的神通天赋所在,聚集了强大的生机,现在连根拔出,鲜血不要命似的喷涌着。

“喝啊!!”握着断箭一把扎向巨蛇头上那满是裂痕的满月,箭头正好刺入满月中心较大的一处裂痕,整个月纹好像被施加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像镜子被甩在地上一般碎裂开来,

其中蕴含的满月级妖兽的全身生命力和长年吸收的天地元气、日月精华,猛然爆碎,掀起一道狂风,蛇头上的梁逍遥直接被掀飞出去,落到一边的地上,巨蛇如遭雷劈,庞大的蛇躯瞬间僵直了,

它本就是只差半步就能蜕变成妖丹级妖族的存在,这段时间它的全身生命力和血脉能量,全都汇集于这满月之上,为蜕变做着准备,现在月碎,巨大的凶蛇慢慢倒地,生命离开了它的身体。

梁逍遥躺在一边,口中淌血,意识慢慢模糊。

就在梁逍遥昏迷之际,之前好像无所事事的蓝光开始忙碌,周围散落的巨蛇的满月碎片就像冰片一般溶解,化成水流一般,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巨蛇的身体也慢慢渗出点点白光,但只飞出几点后就停止了,充当操控者的蓝光好像很看不上巨蛇提供的白光,所以白光比起满月碎片贡献的银色光流就相形见绌了,

数条“银河”在梁逍遥头顶会和,变成一道小小的涓涓细流,就像溪流进入大河一般慢慢汇入梁逍遥的身体,伤痕累累的躯体在这“银河”汇入后奇迹般的开始修复,伤口结痂,被洞穿的左肩和右小腿肉眼可见的开始长出肉芽,慢慢愈合!

要知道就连筑基期的修士在负此重创后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复原。如果有金丹境修士以法力探入梁逍遥体内就会发现,这“银河”不仅修复了梁逍遥体表的伤口,之前受创的肋骨,被震伤的内脏也在慢慢复原。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了,如今已是薄暮,太阳往西边斜着,昏黄的阳光披散在天明山脉上,让整座山脉好像沉浸在了一片暗金色的幕布下,

“银河”全部汇入梁逍遥体内,修复伤口消耗了大量的“银河”,如今只剩下约莫很之一的数量,转了转,很有灵性,接着在蓝光的引导下融入了梁逍遥的肌肉脏腑,吸入“银河”的肌体好像更加强韧,充满力量。但这神奇的所有梁逍遥并未目击。

“呃......嗯?”梁逍遥微微睁眼,之前的大战让一小片林子毁于一旦,往西边斜着的阳光照在梁逍遥那沾染了蛇血,干涸后变得就像伤痕交错的面庞上,让他感觉恍如隔世,轻抚了身上,

都市至强狂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