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31994) 都市至强狂神 [266]第307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66]第307章

[266]第307章

“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咱们好不容易混到这一步,要想立住脚,就得时刻把屁股擦干净,不能再让别人抓住把柄。”翁小霞该说的话早就说了,如果他们再听不进去,非要搞点什么出来,那也只能仰天长叹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汪大力是挺有自信的,他觉得自己多年以来一直都能帮贾春林干好那么多事,现在只对付一个田大海又怕什么呢?

“你真要是懂,就收敛一些,别在田大海的身上再捅出什么娄子来。该收手的时候还是要收手,别到了收不了手的时候才后悔。”

原本田大海的事儿就让她一直以来放心不下,深怕汪大力出手稍微那么不注意,事情就会弄是很糟,所以她总是不愿意漏过任何一点关于田大海的消息,毕竟他已经从里边出来了,他的任何一点动静都关系到他们两口子从今以后的生活。

本来欠田大海、赵小群他们两口子已经够多了,如果说能够用钱把问题解决好,那是再好不过的。

翁小霞是这么想的,可是贾春林和汪大力却不这么想。

“你就放心吧,事情也不会发展得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我就想知道他会不会来找咱们报仇,可是贾总又不敢把想法说出来,怕我下手狠了,把事情弄大了。这点你放心,我总还是有分寸的。我派人已经询问了他,听他的口气,他是暂时不会来找咱们寻仇的,因为他对当年的那些突发事件还有些疑点没有弄清楚。”

汪大力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在观察翁小霞是什么样的表情。

只见她眉头紧锁,嘴唇动了几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这万一他要找上门来,咱们可要事先商量好,别把事情弄糟了。”汪大力提醒她说,“所以现在我们要商量的,就是万一他真的找上门来后,我们的对策。”

“哦,你刚才和他嘀咕的就是这件事?”

“是啊,我的人昨天已经见到他了……”

“你的人没把他怎么样吧?”翁小霞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了,凭她对汪大力的了解,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还能怎么样,有人陪他一起喝酒,他就把全部想法说出来了。他那人还是那脾气,重义气一点没改变,所以不管他有什么对我们的想法,咱们都可以以不变应万变。”汪大力很有信心地说。

“我刚才隐约听你们说,问题不大是什么意思?”翁小霞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她从汪大力躲闪的话语里已经猜出他们肯定对田大海下手了。

“没有什么呀,只是我的人听他说,他迟早要弄清楚当年自己为什么会被抓了起来。如果真的是他动起手来,我们当年做的那些对他不利的事,就迟早会被他发觉,所以我的人就教训了他一下,给他一点厉害,让他不要痴心妄想。”汪大力轻描淡写地说道。

听到这儿,翁小霞什么都明白了,看来整件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说当年他们做的那些事还勉强可以瞒天过海的话,那这一次把田大海惹毛了,结局就恐怕真的难以收拾了。

“啊?我怎么说你们唉,是好啊,你们那些人我也不是没见识过。上次死的那个人不是你派人干的事儿吗?你当时只说教训一下就算了,可是结果呢,你们为什么要把人家从窗户上扔下去?别人家里也有老婆、孩子、老人,你们干事也太狠了点儿吧,早晚要出事儿的。”

“谁叫那人太贪了呢,开口闭口就要几千万,把咱们的公司全部给他都还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你说该不该教训他。”

“教训一下你就得了,何必要下毒手呢?”

“我们也没有想着要弄死他,可他也太不经打了,才几个拳脚下去,他就没气儿了,为了摆脱嫌疑,也只好伪装成他畏罪跳楼去陪伴阎王爷了。”

对那次的事儿,汪大力当时还是有些余悸的,怎么说那也是一条人命。可是后来公布的情况让汪大力放宽了心,那人确实是因为贪污太多,挪用了太多的公款,无法填补无底洞了时才向贾春林开的血盆大口,哪知道他却因此掉了小命。

那人不仅挪用了太多公款,还受贿太多,他的死就被直接说成是渎职后畏罪去陪伴阎王爷了。

“你也太大意了,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多少次好运气?总有一天把好运气用完的时候,你得小心点,别你出事了也把我们陪进去,到时我看谁给你收尸!”对汪大力,翁小霞很少有好话。

“你别老是咒我好不好?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们好?”汪大力一脸的委屈。

翁小霞哼了一声,心说,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还不是为了你的一己私利:“你们真要把田大海弄来没命了,一起来就一定会查到我们头上,就不仅仅止是咒你那么简单了。”

“为了不让你多想,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他酒喝得太醉了,绊倒在了路边,我的人打了120,看到他被送进了医院才离开的。他自己出的事,又怎么可能怪到我们头上呢?!”汪大力根本不可能告诉翁小霞全部真相。

当然,翁小霞是很明白他们做的事儿的,说是酒醉倒在路边,要不是他们下了手,怎么就会打120抢救呢?

“他才从里边出来,不管你们想对他做什么,你们都要考虑全面一些。如果说一出来,他并没有想到要做什么,你们就对他下手的话,就算是傻子都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当年把他弄进去,费了那么多的周折,他有没有怀疑到我们头上都还不清楚,你可千万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这才出来,万一就被你们打死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的。”

汪大力冷笑了一声说:“我们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可能怀疑是我们给他死的绊子呢?”

“那只是你的想法。当年有人就猜测是我们害了他,现如今他真要再出事,恐怕别人就不只是怀疑那么简单了。”翁小霞想问题总是要细致一些。

“你别想得那么糟糕好不好?放心吧,我那么多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他?”汪大力就没想过自己会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田大海。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不会死在医院里吧?”她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他那贱命,无非就是酒醉后绊了一跤而已,能死得了么?再说有医生给他治病,哪有那么容易死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动向了,就不管他有什么动静,我都会立刻知道的。”

“你的话鬼才信呢。算了,只要他不出事,不影响到我们,所有一切我们就不追问了。你走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一会儿。”翁小霞起身向茶馆外走去,准备回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翁小霞都还有些精神恍惚,想着那些年,贾春林与田大海的关系是那样的铁。

可是后来,因为经济利益的原因,再加上贾春林听信了别人的谗言,才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如果说田大海真的要找他们报仇的话,一切恶果他们都只有默默地吞下。

翁小霞真的很恨,恨某些人无尽的贪欲。

原本翁小霞和赵小群多少还有一点亲情,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两人之间不再说任何一句话。

田大海从医院出来以后,瘸着一条腿离开了清河镇,到了一个小镇上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到药店买了一些药,然后又到草药摊上买了一些跌打损伤的药。

养了几天的伤以后,田大海一切如常了。在几天的时间里,田大海仔细的回想了那天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吴大胡子他们三个人肯定是受了某人的指使才对自己下的手。

但是背后的人究竟是谁?田大海想来想去,目标还是指向了汪大力。

贾春林啊贾春林,我田大海这辈子也算是对得起你,当初你给我设套让我觉得有愧于你,可是,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帮助你飞黄腾达了,我也没有要你给我多少报答,这难道还不够吗?

我这才从里面刚刚出来,还没来得及安下身,你却又要对我下手,难道你真的要把我逼向死路不成?

如果说你真的不念旧情,硬是要下死手的话,那可别对怪我反击了!

黑暗之中,田大海的一双眸子省着坚定的光芒,一想到家中的父亲与妻子,想到他们这些年所受的那些苦,他的心里就隐隐作痛,自己再也不能软弱了,再也不能让坏人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了!

咔啪!七彩蚺的脊椎一声轻响直接错位似要折断,巨大的蛇躯并未能卸掉梁逍遥那可怕的巨力,被掀飞而出。

全都说打蛇打七寸,却不知七寸乃是蛇的心脏所在,如果得手,的确能一击毙命,但对付修为高的蛇类,一般无法一击震破它的心脏,攻击七寸只能重伤它,反而会让这种牲畜凶性大发,而三寸乃是蛇类最脆弱的脊椎,一击若击断蛇之脊椎,蛇将直接失去抵抗能力。

那七彩蚺撞到歪脖子树树干,将需三五人合抱才能抱完的歪脖树拦腰撞断,倒飞出去几米远。剧痛更是激发了大蛇的凶性,在地上一缩,一声尖啸,弹射而出。

梁逍遥一击得手马上往侧旁一闪,不出所料,一道暗金色的黑影就像闪电一般,朝着梁逍遥之前呆着的位置扑了过去,梁逍遥甚至还闻到了一点腥臭。轰隆一声,大蛇撞上了一棵大树,粗壮的树干瞬间折断。

砰!轰!又是几声闷响,梁逍遥灵敏的身影几次闪避,让失去双目,判断力下降的大蛇几个扑击全都落了空,倒是林子里的树木遭了秧,巨大的蛇躯,搅的林子一片狼藉。

失去了双目,脊椎受创,再加上中了乡愁草的毒,那可是能麻倒筑基修士的毒液,虽然七彩蚺作为妖兽血气极其强大,再加上身负满月级报道的修为,顶着强烈的麻痹感还能逞凶,

但是反应和速度显然慢了不止一筹的大蛇平日里无往不利的绞杀却已经对梁逍遥没有太大威胁,每每出击,全都只能带起一片碎石断木。

梁逍遥在这片森林上下翻飞,就像灵猴般矫捷,常年作为猎人活跃于丛林,错综复杂的地形不仅没有对他造成阻碍,反而屡屡被他利用来阻挡身后那穷追不舍的大蛇。时偶尔还射出一两只冷箭来激怒这就像疯狗一般的巨蛇。

“差不多了,毒液已经开始做效,再加上这牲畜要害的伤和视力的缺失,可以一战!”

砰!梁逍遥纵身一跃,再次躲过那可怕的血盆大口,只见他在空中身形一翻,弯弓搭箭,咻咻!最后两支铁箭化作两道利芒,划破了空气爆射而出,铛!咔!时机抓的正好,两只铁箭一前一后的落在七彩蚺三寸处鳞片的裂口上,终于是崩碎了一块鳞片,刺入巨蟒的血肉。梁逍遥的箭法极准,但这满月妖兽可怕的防御力和速度还是让他的箭矢杀伤力略显不足,但铁箭上淬有的乡愁草剧毒,却是对付这牲畜的一把好手。

七彩蚺如果那么容易被猎杀,那它不配被称之为满月之境。咝呼!一声尖利的长啸,巨蛇头顶的满月就像传说中的夜明珠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银白色光芒,开始流露出银白色的薄雾,环绕着那狞恶的凶兽,七彩蚺被那白雾一淋,三寸插着的断箭竟是直接被挤了出去,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梁逍遥稍稍往后退了几许,硕大的蛇首鲜血淋漓地立着,蛇信“嘶嘶”作响,吸收了白雾的它,好像锁定了袭击者的气息,也不再着急出击,常年生存于丛林中,猎杀者的本能让它开始冷静下来,在酝酿着雷霆一击。

梁逍遥知道这牲畜肯定是有了灵智,他心里一惊,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往右侧的树上一跃,轰隆一声,梁逍遥身后磨盘大的巨石被狞恶的蛇首直接撞得粉碎,那七彩蚺蓄势已久的一扑落了空。

都市至强狂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