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31994) 都市至强狂神 [264]第305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64]第305章

[264]第305章

牛老二还是摇头:“算了吧,他都病成那样了,花了那么多钱都没治好,再治也是白花钱,他要求死,谁又能拦得住呢?”

吴大胡子不解了:“怎么回事儿呀,以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呀,那么和蔼可亲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病了呢?”

“真不好说他。我妈去世以后,他又找了一个女友,可是那个女人家的孩子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还威胁说,他们俩真要在一起就非得他出几十万不可,要不然他再要去别人家就要打他。他一时想不过,回来就慢慢地脑子有病了。”

田大海一听,原来刚才牛老二说的心病难治的事儿是指他父亲呀,自己还理解偏了。

吴大胡子哦了一声,回头对田大海说:“田大哥,老二的父亲原来是个挺好的人,在这们这一带口碑还是不错的,你有没有办法治下他?”

田大海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摇头说:“好多年都不给人治病了,而且许多东西都忘了,哪里还敢给人治病哦。”

牛老大笑着说:“田大哥就试一下嘛,治不好都没关系,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

牛老二立刻就瞪了他一眼:“那可是你叔呢,怎么叫死马呢?”

牛老大赶紧说:“就让田大哥试一下嘛,反正你也说了,医院都不给治了,真要是被田大哥治好了,不是很好的么?”

田大海还是发愣,不知道如何推辞时,吴大胡子推了牛老二一把:“赶紧给田大海行礼呀,只要他答应了,说不定你爸就有希望了。”

牛老二一听这话,激动得当下向后退了一步,双膝猛然跪在地上,猛地又磕了一个头,嘴里说:“田大哥,如果你答应给我父亲治病,不管治得好治不好,小弟从今以后都跟在哥哥身边,哥哥说往东,小弟我绝不会往西!”

牛老大笑着拍手说:“可便宜你小子了,这下子你爸的病说不定真有救了。”

田大海一听这话,赶紧扶起牛老二:“兄弟你别这样,我现在真不敢随便给人治病的。”

牛老二叹了一口气,目光一下子就显得忧伤起来,他站起来提了一口气,好像话已经到了嘴边,但他又吞了下去,禁不住抹起了眼泪:“既然田大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了,咱们先喝酒。不管怎么说,既然我们现在认识了,就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儿了,省得扫了大家的兴。”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牛老大赶紧接过话头:“就是就是,菜马上就上来了,我们一起敬田大哥一杯酒呢!”

吴大胡子笑着说:“对,喝酒喝酒!”

牛老二开始招呼店小二快点上菜上酒。

很快摆上来了凉菜、白酒和啤酒,牛老二开始给田大海斟上白酒:“田大哥,这第一杯酒就祝你重获自由。来,咱先干为敬。”

五钱的酒杯牛老二一仰脖子喝了底朝天,并把杯子斜着给田大海看。

大海也只能喝了一杯,吴大胡子连叫爽快,也要敬大海一杯。

四人喝酒吃菜,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喝到中途,田大海有些晕乎乎了,喝了几勺子热汤,他几乎快忘了自己是谁了,他问牛老二:“你爸究竟是什么症状?”

牛老二深吸一口气:“哎,他呀,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谁也说不知道他是什么病,医院里开了药,吃了似乎好一点,但一停药,又是老样子,哎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看来还真得只能看到本人才能确诊呢!”田大海心里也没底,虽然他的师父是治疑难杂症的行家,但有些怪病总还是没机会遇到的。再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给人下过药了,这真要给人开药的话,他还不知道从何下手呢。

“咱现在不说这事儿,将来有机会请大哥到我家走一趟再说吧,好吗?咱们继续喝酒。”牛老二岔开了话题,端起酒杯。

牛老大也端起酒杯:“对,他父亲的事儿,以后再说,咱今天就应该好好高兴高兴。”

田大海叹了口气:“哎,就算是我能确诊了你父亲的病,我也没那些药了。这么些年,也不知道我师兄还有那些药不。只是目前我也不知道我师兄在哪儿。”

牛老大说:“只要田大哥开了药方子,难道药店里都抓不齐那些药么?”

田大海微微一笑:“你还别说,治疑难杂症的药,一般的药店有些药你还真的抓不来。”

吴大胡子突然问道:“田大哥我听说当年你有个朋友叫贾春林?和你感情很不一般的呢,你回来了没去找他?”

牛老二很神秘地问道:“田大哥,我听说你当年犯了事儿是因为他的陷害,这传说是不是真的?”

田大海一听这话,一种悲伤一下子涌了上来,立刻就被无限地扩大了:“哎,说起那事儿,还真的让人伤心得很呢!我要不是因为他,又怎么可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你有没有想过找他报仇?”牛老大目光炯炯。

“对,如果田大哥要找他报仇,兄弟我一定给大哥打头阵。”牛老二来了劲儿。

田大海一口干了杯中酒,放下酒杯,擦了擦唇边的酒,咬咬牙说:“要说仇恨也不是没有,只是我还有些问题没有弄清楚,等我弄清楚了再说吧。”

“哦,我听说那个贾春林经常在一个什么酒楼里招待一些达官贵人,只要你想找他,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我有朋友在城里的。”牛老二兴奋的语调。

田大海摇了摇头说:“算了吧,关于他的事,我真的不想提,我相信恶人自有恶报,总有一天他的报应会到来的。”

吴大胡子笑了起来:“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倒是听说,最近一些年,那个贾春林可真是风光的很呢,每年他生日的时候,都要在城里的大酒店摆上几十桌,上次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但凡与他有交往的人,他都要请呢。”

“我记得他是八月二十号的生日。我们刚认识那会儿,每年这一天都要喝酒庆生的。那个时候咱俩好得如同亲兄弟一般。说实在话,那个时候,与我的亲哥哥比起来,他似乎更关心我一些呢。”

牛老二撇了撇嘴说:“有人想利用你的时候,自然会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就像我们经常说的那样,要人在头上,不要人在球上,他对你那么好,肯定是有他的目的。”

“哎,十多年过去了,往日的快乐都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他心里哪里还有我这个人哦,要不然我在里边的几年里,他怎么就不来看一眼我呢?”田大海心头涌起的不仅仅地是感慨,要不是他们的话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他是不愿意在生人面前露出对那段过往的感叹的。

“大哥,那他对你的陷害就是真的了?”牛老二紧追不舍。

田大海看了他一眼,又喝了一杯酒,夹起菜往嘴里送,含糊地说:“那是外人的猜测,当然我也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这种猜测。只是我还有些问题没有弄清楚,等我弄清楚那些问题后,确认了他们两口子自始至终都在陷害我的话,到那时还真的说不清楚了!”

牛老大看了一眼牛老二,也握紧拳头说:“就是,到时大哥只要说一声,跑在前头的就一定是我们兄弟俩!”

“好,来,我们干杯!将来,只要我田大海报了仇,得到了我应得的那一部分东西,我一定不会忘了你们的!”田大海和三人很快就将两瓶白酒灌了下去,又接连喝了几瓶啤酒。

田大海终于撑不住了,趴在了桌上。

牛老二摇着他的肩膀说:“田大哥,你醒醒,我们带你去我家,请你给他老爸看下病怎么样?”

田大海实在是想睡觉了:“我还是先睡一觉,等酒醒了再瞧瞧吧。”

牛老二兄弟俩一左一右扶起田大海往饭馆外走去,吴大胡子跟在后边,摸出了电话……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田大海突然醒来,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他脑子疼,自然是发懵得紧,四下里看了一下,屋子里黑咕隆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往屋里仔细瞧了一下,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可是又看不到有人。

“牛老二……老二……”没有人回答他,他也不知道在哪儿能够打开屋里的灯。

一股强烈的潮湿的霉味直冲田大海的脑门儿,他清醒了一些,终于看到从破门处透进来的一丝光线。

他摸摸索索地从屋里走了出来,到门口往外一看,在昏暗的光线下,仿佛这是一条老旧的街道。可是他努力地回想,却并不知道这儿究竟是哪儿。

田大海懵懵懂懂地想起,清河镇是有这么一条老街,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这条老街难道还存在吗?

或许应该是存在的,那个牛老二一家也许真的就是这条老街上的人。

可是为什么自己醒来的时候,家里却没有人呢?

田大海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他不知道这是哪儿,他也不清楚自己要走向哪儿,只是脑子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走到明亮一点的街道上,找个旅馆好好地洗个澡,再好好地睡一觉。

突然一道明亮的电筒光照在他脸上,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问他:“你是田大海吗?”

他无法弄清楚对方是谁,故作镇静地问道:“你是谁?你管我是谁?”

“哼,你还嘴硬是不是?你竟敢冒充神医到处招摇撞骗,你不怕老子一棒打死你?”

田大海脑子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对方究竟是谁?当然他也不是怕事的,于是胸脯一挺:“你当老子是吓大的么?是英雄你站出来,看看老子怕过谁?”

他想努力看清楚对方的脸,但自己的眼睛被光线照着,他要看清楚暗处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而且他的眼睛本来就有些睁不开,被光线一晃,就更是看不清楚事物。

田大海只模糊地觉得对方一定是戴着面具的,看来对方一定是有备而来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招惹了这样的人,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田大海立刻就清醒了一些,好汉不吃眼前亏,唯一的办法就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你还嘴硬?你晓不晓得你得罪了哪个,又晓不晓得老子是哪个派来的?”对方好像是好几个人,灯光灭了,说话的人手里舞着木棒向他面前走了一步,他能感觉到迎风扑来的冷冷的风!

田大海感受到了那种恶毒,他赶紧转身想跑。可是就在他迈开脚步的那一瞬间,那根木棒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右腿上。

一阵剧烈的钻心的疼让田大海向前一个饿狗扑屎,倒了下去,他赶紧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同时闭上了眼睛,立刻就有拳头棍子向他铺天盖地地袭来……

田大海因为酒的原因还没有完全清醒,再加上被人毒打,他很快又昏厥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听到一个女人在叫他:“起来量体温了!”

田大海模糊地意识还在疼痛,终于睁开了眼睛,可视线有些模糊,他想抬起右手抹抹眼睛,觉得手臂有些疼,疼得他咧开了嘴。

他想动右手,却被一个女人一下按住,并对他说道:“别乱动,在输液呢。”

他努力地眨眨眼睛,这才看清楚站在面前和自己说话的是个护士:“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儿?”

护士脸上没有一点笑容,淡淡地说:“这是青河镇卫生院。你说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昨晚有人打了120,我们在老街上你救回来的。你有家属的电话么,给我一个,我帮你叫他们来照顾你,并把费用交了。”

田大海想动一下身子,可周身的酸疼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可是脑子里却飞快地转开了,亲人倒是有,可是自己并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号码。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也不敢打电话把他们叫来。

都市至强狂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