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31994) 都市至强狂神 [263]第304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63]第304章

[263]第304章

其中一个人说道:“哎呀,田大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儿。我们堂兄弟俩都是这个镇上的,当年你把我婶娘的病治好后,我婶娘本想认你做干兄弟,把她儿子认你做干爹的,可是你说什么都不肯,你想起那件事来了没?”

田大海这才猛然恍惚地想起至少在近十年前,确实有个女人有一天突然来到他的草药摊子前对他说:“田神医,你真是医术高明啊,要不是你治好了我的病,真不知道还要花多少冤枉钱呢!”

田大海自然是记得那个女病人的,她因为家里穷,花不起太多的钱到医院去治疗,只好一拖再拖,拖得病情都有些严重了,这才找到田大海。

田大海检查了她的病情以后,用师傅教给他的秘方,四五剂草药就将她治得好了七八分,不知道少花了多少冤枉钱。

为了感谢田大海治好了她的病,她说什么都要认她做干兄弟,并想让自己的儿子认田大海做干爹,以后他到这边镇上来时,就到她家吃顿便饭。

田大海哪里肯随便答应呢?当时就笑着说:“算了吧,认干爹的事儿就免了吧。我这种跑江湖的人,凭的是良心给人治病,要是每治好一个病人都认一门亲戚,那以后咱也不用行医了,每天都忙着走亲戚得了。”

那女人后来也经常到他的摊子前帮他招揽生意,逢病人就夸他的药是如何地好,手艺是如何地高明。

有了女人那种活招牌,田大海在田家沟村的名气也越来越好,他也巴不得女人给他做免费的宣传员呢!虽然他并没有看到过女人说的她的那个想认干爹的孩子,他还是猛然间想起了那个一脸笑容的妇女。

“我倒是想起了的这样的一个女人,但至于她姓什么,我实在是想不起了,你俩真是她的亲人?”田大海打量着两个年轻人。

说话的是牛老大,平头,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他看着田大海,点了点头,把兄弟推到他面前。

牛剪了一个菠萝形状的发型,而且头发染成的黄色的菠萝颜色,看着又滑稽又好笑,他两眼炯炯有神,手上戴着一串什么材质的珠子: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前几年我妈在的时候,就经常在我们耳边念叨,说田大哥你要是还在行医的话,她的病你就一定能治好。”

“你母亲她……”田大海原以为是那妇人差两个年轻人来请自己呢,想不到她已经死了。

“我妈妈走了两三年了。她的病复发那会儿,吃什么大医院的药都不见效,她就觉得要是你能给她抓药的话,她就一定能好。可她并不知道你被关起来了,她要我们在附近的大街小镇到处找你,希望还能见到你。”

“你们又没见过我,就算我还在街上逛,你们又怎么就认得我呢?”田大海突然有些莫名其妙了。

“我爸问了很多人,找到了你们家,才知道你出事了。他回家告诉我妈妈你出事的情况后,我妈还拖着病体给你烧香求菩萨保佑你呢。”

牛的话让田大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想不到居然还有那么一位女人记着。想起来也确实是惭愧得很,就算是自己不出事儿,能给老人家看病,也未必能有把握治好她,毕竟连大医院都无法治好的病,自己又有啥能耐治好呢?

田大海心里清楚得很,当年师傅教他手艺的时候就告诉过他,有些人因为各种原因,比如说特别怕花钱的情况下,就总会有一种心理因素。如果药有点对症了,有那么一点效果的话,往往都会被他们夸大。

但事实是否真的就一定能够药到病除,关键还是看病人的心理素质与身体素质。心态乐观的人,有点病好治得多,而心态不好的人,往往是小毛病都能弄成大毛病,没法治好。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基于这种理论,田大海当年给病人抓草药时,也往往是把他们的毛病说得越轻越好,先让他们在心理上保持一种乐观向上的积极性。

话又说回来,心病还得心药医,或许女人真的得到了自己给她抓的药,从心理上得到缓冲,说不定还真能医好她呢!只是很可惜,自己错过了,没能积到这份功德!

田大海正在回忆着那些模模糊糊的记忆时,突然想起师兄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皱了一下眉头,面前这两个小伙子自己并不认识,单凭他们口里说的那位老女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他们呢?

不过说实在话,那个时候经常有老人把自己当成是救星一样地与自己搭话,到如今就算他们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未必认得出来,更何况面前这两个年轻人,他们口里的老女人极有可能是自己治过的任何一个人。

韩二毛的同学吴大胡子,虽然自己也想不起究竟是不是有这号人,但自己身上没啥可骗的,倒是可以同他一起去喝喝酒,聊聊天,打听一下韩二毛的事儿,但是这两个年轻人,田大海多少还是有点戒心。

难道他们还有其它的打算不成?可自己身上又没多少钱,难道还怕他们骗钱不成?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们和自己套近乎究竟藏着什么打算呢?

田大海看着兄弟俩:“,带我向你家人问好,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了。”

牛笑着说:“田大哥,你先别急嘛,看在当年我们找了你那么久的份儿上,既然今天碰到了,就说明我们还是真的有缘。虽然我无缘认你做干爹,但至少你曾经治好过我妈的病,那份感激之情总还是想报答一下的。要是田大哥没有其它特别要紧的事儿,何妨与我们一起去吃顿便饭,让我们兄弟俩敬你一杯呢?”

吴大胡子也赶紧笑着说:“田大哥你就放心吧,这两个年轻人我也是认识的,都是这个镇上的人,我俩一起喝酒总是少点气氛,就让他们加入,咱们四个人一起喝酒,那才有趣呢。”

人家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不答应呢,有点不近人情;可真要答应了呢,自己与他们素昧平生,虽然故事听起来像是真的,可毕竟自己从来就不认识这些人。

看他们那个样子,今天是非请自己喝酒不可的了。喝就喝吧,反正自己身上也没有几个钱财,他们不管是骗还是抢都从自己身上搜不出多少油水的,谁怕谁呢,既然有酒肉吃,不吃白不吃!

顺便也可以打听一下韩二毛的事儿,看能不能找到他的电话,进而通过韩二毛找到师兄韩新平。

主意打定,当下田大海笑着说了声多谢,四个人就进了一家饭馆。

吴大胡子要去点菜时,被牛家兄弟俩死死按在了凳子上,说无论如何这顿饭都得他们兄弟俩请:“要不是吴大哥你认出了田大哥,我们兄弟俩还真的认不出他来呢,所以说这种缘分难得,怎么都得我们请客。”

吴大胡子还还要客气时,牛已经叫来服务员,几下就把菜点好了。

一张四方桌,四个人各坐一方,吴大胡子在田大海的左手边,牛老大在右手边,对面是牛老二。

等菜上桌时,四人谈开了。

吴大胡子说:“田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几天了。在家里无聊,就出来到处走一走。本来是去找我的师兄喝酒的,可听说他一直都在外边,一年到头都难得回来一次,而且也没有找到他的联系方式,所以我才想到来找韩二哥。哪知他也搬到城里去了。”

吴大胡子笑着说:“你不知道,韩二毛他现在可发达了,听说前几年做生意一下子赚到了好多钱,在大城市里房子都买了两三套,哪里还稀罕在这个地方住呀,所以就把这里的房子早就卖了。搬到城里去了以后,我们这些老同学都很难得再见到他。就是偶尔开开同学会,有人想叫他回来聚一聚,他都推说忙得不得了。”

牛老大冷不丁地接了一句说:“做大生意的人,肯定忙得很呢,哪里有时间和你们吹牛喝酒呢?”

“可是我们有同学说,像韩二毛那种人,现在眼里除了钱,就什么都没有了。”突然吴大胡子发觉自己这句话好像有点硬了,赶紧回头对田大海说,“田大哥别在意,我只是转述我们同学之间说的那些话,我对韩二毛这个同学还是印象不错的,至少他在我面前没有拿过什么架子。”

田大海立刻笑着说:“不碍事,你俩原是同学,你们同学之间说什么,以及你们与他有些什么瓜葛,都与我无关。”

他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在自己的印象里,韩二毛也不是那浑身散发着铜臭味儿的人。当然了,这只是当年的印象,这许多年过去了,他是否是真的变了样,那也说不准。

有些时候为了一些利益,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有些人总是会不择手段的,就比如当年的贾春林两口子。

一想到他们两口子,田大海心里就有一种生吞了两只蟑螂的感觉,可是面前的这三个人,自己并不认识,自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交往,虽然他们说的那些理由,那些过往的故事,也许真的与自己有什么瓜葛,但毕竟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

要想考证出一个真假来,就非得要时间不可,现在而今眼目下,在这个早已经陌生的地方,田大海看不到一个曾经熟悉的面孔,他又能够向谁去求证呢?

吴大胡子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一下就听出了田大海话里的意思,他赶紧讪笑着说:“其实我们同学之间开玩笑是经常的事,就像那句老话说的那样,谁个人前不说人,谁个人后不被人说呢?”

牛老二突然端起茶杯说:“酒还没上来,我先以茶代酒敬田大哥一杯!祝哥哥你健康长寿!”

田大海也端起面前的茶杯:“好,谢谢,也祝你们健康快乐。”

四个人喝着茶,等着酒菜上来时,吴大胡子又开始夸起田大海的医术。多说了两句,倒弄田大海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赶紧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好汉不提当年勇!这许多年过去了,如今连我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哪里还能给别人治病呢?要说治病的话,其实最该治的是我自己,我连我自己病成这样都不知道该吃什么药好了,又如何能治得了别人的病呢?”

吴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田大哥,你实在是太幽默了,瞧你这言谈举止是多么地淡定,瞧你这面色红润哪里会有一点病态呢?”

田大海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这你就不懂了,有些时候,即便是四体康健的人,如果说这儿病了,却是比身体上的病还难医的。”

牛老大有些不解:“啥子意思哦,听不懂呢?”

牛老二瞪了老大一眼:“田大哥的意思你都听不明白吗?有些人吧就是心病,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什么事儿都要钻牛角尖,到最后把自己弄得体无完肤的时候,那时才晓得背时了!”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田大海听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不爽,可是因为说心病这个事是自己提起的,也许牛老二的话并不是针对自己,倒也犯不着生气。

可是,看牛老二说话那个神奇情,而且他总是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自己,这就让田大海觉得他的话是有所指的。

但具体是指的什么呢?他也一时想不明白。毕竟自己心里想什么,他们三个都是陌生人,自己不了解他们,他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所以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问题的话,田大海宁愿装聋作哑。

正在田大海东想西想的时候,吴大胡子突然问牛老二:“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爸了,听说生病了,是不是真的,生的啥病呀?”

牛老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算了吧,不想说他的事儿,没意思。”

牛老大突然眼睛一亮:“哎,兄弟,好不容易遇到神医田大哥了,你干嘛不求他帮忙瞧一瞧,说不定他能治好你爸的病呢!”

都市至强狂神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