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14436) 空山寂寂凰飞处 [20016]第一百三十六章、玄狐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0016]第一百三十六章、玄狐

[20016]第一百三十六章、玄狐

佑英斜睨着眼睛,眼中几乎渗出殷红的血来,又像是将要从里面腾出一道摄人的寒光来将人冻住,可紧接着,那道目光中如积年寒冰的凌厉蓦地融化,转而流淌成一抹黏腻胶着的邪笑,竟比那阴冷的凝视更令人胆寒。

云华终于回过神来,向殿外大呼:

“来人!快来人啊!”

听到云华唤人,赤若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赶忙护住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云华,抱住她的肩将她护在胸前,欲带着云华从后室离开。

可刚一转身,两人便觉眼前发黑,身体瘫软,一个趔趄跌坐在地动弹不得,想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花笺儿听到身后的闷响,回头一看,只见云华瘫倒在地眼神涣散,几近昏厥,赤若一只手用力挽住云华的手臂,另一只手抵着额头,强撑着睁眼,生怕自己昏过去,怎奈身体软得像是陷入了云絮之中,难以使力。

花笺儿此时也早已明白,眼前之人根本不是什么佑英夫人,于是反手在空中一握,手中立时化出一尾银光四射的长鞭,如燕破长空在眼前中划出一弯刺目的白芒,凌厉的冷光如同利刃一般将佑英的一片衣角斩落,随即鞭梢似是灵蛇回巢须臾间盘踞上花笺儿的指尖。

花笺儿持鞭抬手指向面前面色无改的佑英夫人,只觉得全身紧绷,似乎对自己心中的推测满怀恐惧,死死盯着面前如妖魅一般的女人,厉声道:

“你到底是何人?!你想要什么?”

佑英阴笑出声,整个房中的空气仿佛因为这一声阴笑结成坚冰,在空中发出共鸣般的“咔咔”作响。

花笺儿警惕地向左右张望,想要防备身边一触即发的危险,却发现那尖利刺耳的声音像是将她们包裹在其中,根本无从分辨其方向。

佑英蓦地停止了阴笑,那声音随之消失,紧接着,她缓缓开口,用一种半阴半阳的声音冷声说道:

“我是何人?”

她顿了顿,极缓慢地踱了两步,又到了碳炉前,抬起手指尖一捻,一股黑色的粉末飘落了下来,随着银碳发出迸裂的噼啪声,花笺儿听见身后云华和赤若所发出的痛苦的浅吟声渐渐止息了下来,屋中顿时静得可怕。

花笺儿蹙眉,回想起佑英刚进来时,做出在碳炉上暖手的样子,看来她正是那时,将这粉末置于银碳中,才使云华和赤若全身无力,而她,大概因为这仙身的缘故,才没有受此影响。

佑英夫人阴恻恻的声音又响起,她将那双苍白干瘦的手举到面前,边仔细打量边一寸寸地细细抚摸着,仿佛看的不是自己的手臂,而是什么令她极感兴趣的玩物:“你不该忘了我的~你从一只供人赏玩的泪蝶修炼至今,勘勘八百年才修出这一副仙身,实在是不容易~若是不留心得罪了我...”

说着,她做出一副十分可惜的表情,口中啧啧发声,眉心若蹙,俨然一副少女撒娇的娇怯表情,但这样一副极具魅惑的神情出现在形容枯槁的佑英夫人的脸上,却组合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画面。

佑英摇着头,继续道:

“若是不留心得罪了我~恐怕这次就没有八百年前的好运气了!”

“你是!你就是八百年前陷害瑶姬真人的那个女人?!难道!难道你就是暗焰烛龙?!”

八百年前,瑶姬遇害时,花笺儿虽在她身畔,但那时的她还只是一只刚刚由瑶姬的眼泪化出的蓝蝶,她虽与瑶姬气脉相连,却也只能通过本能感知瑶姬的心境,而无法看到她所经历的事情。

这段日子以来,花笺儿深知寻竹和离朱仙君正是为了暗焰烛龙的事情奔波,没想到她却先找到了自己和云华王后。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日因为倾慕凤鸣而陷害瑶姬真人的女人,就是暗焰烛龙,她知晓瑶姬没有因跳下重璧台而灰飞烟灭,所以心有不甘,想要趁瑶姬还是凡身,再伤害她一次!

花笺儿恍然,可她怎么也想不出,暗焰烛龙明明还被封印在守尘珠之中,这一点,从她只能通过那种不知名的黑色药粉迷昏云华,而非动用法术便可见得。

否则,云华现在只是凡人而已,对于凡人,声名赫赫的暗焰烛龙便是能使出万一法力,也足以置人于死地,又何须借助如此为人不齿的手段。

可是,自己虽只是一介仙娥,却也足以避过迷药的药力,她既无仙法,又打算如何对付自己呢?

正想着,忽见佑英身后闪出一抹黑影,那道黑影高有仗余,身形却纤瘦婀娜,从那黑影处漫出一股浓烈的腥臊气息,原来之前在佑英夫人身上所闻到的那种奇怪的气味,就是从这影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那影子如同一个鬼魅,掩藏在层层雾气之中教人难辨其面目,但那浓墨一般的黑雾中却分明射出两道血红的目光。

那黑影绕到佑英的身前,像是一个极具风韵的少妇一般翩跹前行,朝着花笺儿走去,待她走近,花笺儿才发现,那竟是一只有着九条尾巴的玄狐。

空山寂寂凰飞处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