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314436) 空山寂寂凰飞处 [5]第五章、善恶一念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章、善恶一念

[5]第五章、善恶一念

自金母元君处出来,玉璃少璃两位仙姬一同回到玉阙宫住处。

大蛮小蛮奉上茶水糕点,退至一旁,玉璃少璃二人对面坐于桌前。

玉璃冷着脸挥了挥手,那大小蛮便识趣的退下了,玉璃见左右退下,身旁无人,便挪到少璃身边坐下,拉住少璃的手满脸堆笑道:

“少璃你可真是好运气,竟可以下凡去玩儿!

咱们三青在这墉城修炼了千年,除了青鸟可以随元君四处游历,你我二人皆被困在这一方天地不得自由。

虽说天界景色殊胜,但看了千年,也早就看腻了,听说人间很是好玩,况且…”

说道此处,玉璃心里想着元容那谦谦君子态,低头浅笑,复又说道:

“况且还有那元容公子,风度翩翩,气宇轩昂,我在仙界都没见过生得这么漂亮的男子,不如你带我一起去吧,好不好?”

说完,便满脸期待的望向少璃。

少璃将手从玉璃的手中抽出,端起茶盏饮了一口茶,笑答道:

“你呀,就是玩心太大,你当此次下山是好玩儿的吗?

当年那暗焰烛龙与凤鸣真人一同在元君座下修炼,得元君亲自点化,又都颇结法缘,自是仙法高强,这一点从凤鸣真人散去真元,仅凭真身就护住丹穴山众生周全便可窥见一二。

想凤鸣真人当年以自己的全部真元献祭守阳珠来制衡暗焰烛龙,那暗焰烛龙定也是同样法力强大,我此去若真是与之短兵相接,怕是凶多吉少,如此你还要去?”

言罢,用纤细的手指轻点玉璃额头道:

“难不成你舍得这一身的修为真元,愿意陪我去送命吗?:“

听少璃如此说,玉璃不悦道:

“你莫要危言耸听,说什么怕我送命,我就不信你不怕?”

说着站起身背对少璃,扯着自己的衣袖小声嘟囔道:

“我看你是看上那元容公子了,你定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到时候你便没有机会与元容公子亲近了。”

少璃知道玉璃性子浮,脾气急躁,时常口不择言,在这墉城之内着实得罪了不少仙人,众仙皆不大愿意与玉璃往来,唯有少璃青鸟多迁就于她,只因三人是一同长大的情分。

三人之中,青鸟常伴金母元君身侧,唯有少璃与玉璃同住玉阙宮,每日同出同进,也便常受玉璃的迁怒,好在少璃性情温和宽容,从不与玉璃计较,不仅如此,玉璃在外闯了祸,也都是少璃前去说和赔礼。

如今玉璃又因着下山之事闹气脾气,少璃也只得好言安抚。

“玉璃~”

少璃起身走到玉璃身旁,扶着她的手臂使将她转向自己,看着玉璃的眼睛说:

“我此去,的确是凶险万分,况且元君只命我与蛮蛮鸟下山,你若跟去,便是擅自下凡,到时候元君知道了只怕要治你的罪。”

听了这话,玉璃沉吟片刻,小声嘟哝道:“又不是没去过。”

“什么?”少璃见玉璃自言自语,问道。

玉璃怒道:

“不去就不去嘛,何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言罢,便嘟着嘴拂袖而去了。

玉璃被少璃拒绝,心里很是不痛快,独自坐在瑶池岸边曼兑树下,想着那元容曾翩翩伫立在对岸,不禁神往。

再思量,不禁暗自怨怼金母元君偏心,她与少璃同在金母座下修习,论仙法,论慧根,她自认哪一点也不输少璃。可不知为何,金母元君待少璃却总是不同。

且不说平日里修炼之时总是说些个让自己听不懂的偈语,说完,还与少璃相视一笑,自己却一头雾水,再问,便说什么“妙要”,什么“苦已劳形”,什么“湛然方寸无所营营”之类的长篇大论,简直不胜其烦。

同是弟子,如何对少璃就常常妙语点拨,而自己就总要苦已劳形?

如今更是将下山之事交由少璃,自己与少璃同修千余年,要去也该是二人一同前去,如何就偏要舍了自己,单叫少璃前去?

正心中郁闷,由远及近几个小仙娥边走边嬉笑着:

“你们听说了吗,少璃仙姬三个月后便要下山去了。”

另一仙娥道:“而且呀,是去陪伴元容公子”

“什么陪伴,是去助元容公子稳定守阳珠,听说那守尘珠中封印的暗焰烛龙法力很是强大,少璃仙姬此去怕是危险呢。”

“你们说,元君身边三青仙姬中,青鸟仙姬自是不离元君半步,可是这一次为什么只遣了少璃仙姬前去,既然如此危险,玉璃仙姬同去不是更好吗?”

其中一个小仙娥问道

“你刚来,怕是还不知咱们这位玉璃仙姬的性情。

三青仙姬同时在元君座下修习,青鸟仙姬刚正,少璃仙姬宽厚,可这位玉璃仙姬却是刻薄得很。

有一次我去为元君奉茶,在门外听到元君训诫玉璃仙姬,说她太过浮躁,还告诫她要像青鸟少璃二位仙姬一样沉心于修炼。

说她是思虑不止而神不清,声色不止而心不宁,心不宁则神不灵,神不灵则道不成”

“那这不就是在说玉璃仙姬道法未成吗?”

“大胆!”

玉璃在树后听得真,心下升起火来,对着几名小仙娥厉声训斥道:

“你们几个是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议论本仙姬,信不信我这就让人将你们从重霄台丢下去,散了你们的真元将你们一个个打回原形!”

几名小仙娥忙跪地哭拜道:

“玉璃仙姬饶命,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还不快滚!”

仙娥们口中称是,慌忙跑开了。

玉璃遭少璃拒绝本就不悦,如今又受了小仙娥背地里一番奚落,心下更是气郁难散,抬手便扯下一只圣木曼兑的枝条向着树干抽打去。

忽听耳畔一声呻吟:“哎呦!”

玉璃吃惊不小,失神之下,手被曼兑枝条上的细刺刺了一下,指尖上穿来一阵生疼,心中更是光火。

“谁?”玉璃四下寻去:

“谁在那儿?还不赶紧给我滚出来!”

刚才几个小仙娥所说的话恰是玉璃的痛处,她可不愿被人躲在暗处听了去。

“不管是谁,你最好乖乖给我出来,不要逼得本仙姬动仙法,”

玉璃料想着在这墉城仙界中,除了修为尚浅仙娥仙童们,恐怕不会有仙人还要听墙根的,所以料定刚刚那声音必定是个小仙娥,于是冷笑道:

“到时候,怕是你们修为不保!”

话音刚落,一只天水蓝的蝴蝶从圣木曼兑的枝叶间缓缓飞下,落在地上化身为一个小仙娥,只见那小仙娥生得期期艾艾,站在玉璃跟前低头垂目,一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小仙娥飘飘下拜:

“玉璃仙姬安好”

玉璃斜乜着眼睛,绕着小仙娥转了一圈,用食指抬起小仙娥的下巴道:

“真是生得一副漂亮的脸蛋。”

只见那仙娥一双含情美目云娇雨怯,冰肌玉骨竟像是个粉雕玉琢的玉人儿一般。

玉璃收回手,厉色问道:“你是谁?为何在此偷听?”

那小仙娥似是被打疼了,心中不痛快,见了玉璃也无惧色道:

“回仙姬,奴婢花笺儿,奴婢并没有偷听,只是在这曼兑花间修炼,早已入定,并未听得只言片语。

方才只觉身上一阵疼痛,便出定,才见仙姬,仙姬说奴婢偷听,难不成是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人听不成。”

“呦~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我问一句,你倒能答十句,我今日便教教你该怎么跟仙姬说话!”

说着,玉璃抬手摘下曼兑枝条上的一朵花,用仙法化成一簇火焰。

想必那小仙娥方才定是睡得蒙了头,顶着火气才敢还嘴,如今见了这番情形,自知修为浅薄不是玉璃的对手,赶忙软了嘴求饶道:

“玉璃仙姬息怒,奴婢不该出言顶撞,求仙姬绕过奴婢罢!”

“现在知道求饶了?晚了!”

玉璃这一日里,先是遭了少璃的拒绝,又受了方才那几个小仙娥的气,如今早已是一肚子的气无处去撒,怎肯罢手!话音未落,便将那簇火焰向花笺儿掷了过去。

花笺儿见势不妙,便化作蝶形欲逃走,转身之际,火焰已迎面飞来,花笺儿躲闪不急,被那火焰击中,顿时晕厥落地。

玉璃收了法术,将化作蝴蝶的花笺儿拾起,捏住双翅举到面前啧啧地说道:

“可惜了,不知废了多大的力气,才修得这么一副漂亮皮囊。”

说完便将蝴蝶收入袖中。

玉璃来到重霄台之上。

重霄台是墉城仙界的边界,仙人们平日里便是由此处进出,但修为不够的小仙却将其视为雷池,绝不敢靠近半步,如若没有高深的仙法加持,从这重霄台上掉下去,怕是不仅百年修为毁于一旦,就连真身恐都难以保全。

四顾无人,玉璃从袖口中取出蝴蝶,阴恻恻地说道:

“你这蝶儿生得真是好模样,可惜却长了张利嘴,谁叫你得罪了本仙姬,有道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且去,看天是叫你生,还是叫你死!”

说完将手一甩,便将那小生灵丢下重霄去了。

空山寂寂凰飞处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