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98156) 以契为证 [1218]第七章,没那么熟吧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18]第七章,没那么熟吧

[1218]第七章,没那么熟吧

“果然是本尊太过仁慈了,竟然会怕破坏人类制度而犹豫,就应该直接杀过去和过去做个了结!”

问谦刚反应过来问橙和单谚没关系,是御剑心发现了心脏的事,本想强行解释一下,御剑心已经抬手在问谦的脖子狠狠敲了一下,看着倒在血泊中昏迷过去的问谦,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动手了。

他抢了问谦的背包,扛起青铜剑,锁上停尸间的大门,避开正在工作室内复原尸体的苗青云悄悄离开太平间,现在身边没有任何阻碍了,自己终于可以有自己选择过去的权利了。

御剑心也怕扑空,提前用问橙的手机给单谚发了短信询问他在那里。

单谚这边正在开案情分析会,分析最近所有凶案现场的受害人为什么都会少头发,这种如同鬼剃头一般的案子已经持续发生一个星期之久了,总有人比警方早一步到达现场,也不破坏现场,就是在被害人头上拿走少许或者所有的头发。

如果取头发的是凶手还好解释,可偏偏连着三四个案子凶手已经被抓住了,都不承认自己偷过头发,案子与案子之间也确实是除了受害人的头发都没了,别的一点关联也没有。

这尸体没了头发,对死者家属来说是雪上加霜,人没了,尸体还要被毁坏,凶手还不承认是自己做的,为了平息受害人家属的愤怒情绪,只能临时抽了一队人马,由单谚带队抓偷头发毁坏遗体的人。

单谚的电脑因为‘老婆饼’那事实在太过离谱,被围在重案组吃瓜的同事无意中蹭到地上摔坏了主板,只能把PPT传到了手机上,用手机连上传输设备投放到大屏幕上讲解。

此时他正在分析偷头发的这个人有什么心里活动,犯罪动机又是什么,正讲的振振有词,投影仪照出的大荧幕上突然出现了问橙发给他的短信:

‘你在哪里?我可以过去找你吗?’

正在开会的众人一片哗然,全都不敢相信单谚这种体弱头脑怪异的人居然会收到这种短信。

众人本就是从各组抽调出来组成的临时队伍,完全就是秒变吃瓜群众,由分析案情瞬间跨度到分析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上。

有猜测这是问橙想跟单谚表白的,但碍于问谦太过妹控一直不敢,终等到问谦请假了,她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悸动决定在今天向单谚明目张胆的表白了。

也有猜测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这短信的口吻语气已经有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从没收到过问橙的短信的单谚也很奇怪,她发这条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碍于周围起哄的同事实在太多了,单谚不方便回复,只能强行控场把众人的注意力再转移回偷头发的案子上。

偏偏就在众人刚回归正题认真开会时,御剑心又用问橙的手机给单谚发来一条短信:

‘咱们约个地方吧,我想和你谈谈,越偏僻越好。’

这条短信才真正意义上的惊雷,已经有人开始起哄问单谚要喜糖送祝福了。

单谚这才反应过来事情不对劲,问橙绝对不会给自己发这种有歧义的短信,她根本就不会发短信,有事都是电话联系的。

甚至两个人关系不熟到,连电话都很少联系,现在如此频繁的短信联系难道是她遭遇不测了,在用反常的行为向自己求救?想到这单谚暂停了会议,拿着手机离开了会议室。

已经猜测到问橙此时电话肯定是不方便打了,单谚也用短信的方法询问问橙:

‘地点你定’

单谚这是在问问橙被困的地方,御剑心思索了一番回复了三个字:

‘莫家山’

他想有始有终的给这件事划上一个句号,毕竟自己的诞生是莫家山,魔尊的死也是在莫家山,莫家山承载了太多自己与莫家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一起去那里算是给过去给莫家给魔族一个交代了,重点是去莫家山上灭口单谚,根本没人会发现他的尸体。

单谚收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非常认真的分析起莫家山的含义,在他眼中这不是个地名而是莫问橙对自己发出的求救信号。

‘你现在是被困在自己家里,门外有三个坏人守着对吗?’

单谚按字面意思脑补出来的是问橙遭遇了入室抢劫,她情急之下躲在卧室床底,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发短信求救,她身边就是三个入室抢劫犯,随时都有可能翻到床下发现屋里有人。

虽然短信发出后,单谚自己也在琢磨,问橙既然能发短信,直接说出遭遇了什么减少猜测大家都省心多好,非要搞暗语,彼此麻烦还耽误救援时间。

御剑心收到短信后也误会了短信的意思,以为单谚把问橙的身体比喻成了屋子,三个坏人是指自己的三个分身,那单谚是怎么知道自己困住了问橙的意识?难道是自己太过心急暴露了目的?万一打草惊蛇单谚跑了,一旦他得到契管局的庇护自己可不好抓。

御剑心琢磨半天最终决定装傻,就当单谚说的是东城北开发区西区四号楼四单元404莫问橙的家!

‘对,我在家里等你’

回复完短信,御剑心马上往问橙家里赶。

也许是因为剑柄上隐藏的御魔诀浸上了问橙掌心血的缘故,多少影响了御剑心的正常思维,他一面非常着急的想着早点与单谚见面取心了怨;一面又跑去挤公交车,骂骂咧咧的嫌车又慢又挤,完全就没有想过他可以奢侈到坐出租车回去。

单谚则就完全不一样了,收到短信后,拿着手机马上去重案组拽起正在吃中午饭吴郝就走。

“哎哎!我的酸辣粉!老大!救我啊!”

吴郝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抱着椅背不撒手,向正在看资料的钱修求助。

“人借我用下,我不太确定莫问橙突然向我求助的意图,如果是一场闹剧午休前我会把他还回来的,如果是她真碰上事了,我们两个也能解决掉三个人吧……?”

以契为证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