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98156) 以契为证 [1215]第四章,琥珀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15]第四章,琥珀馆

[1215]第四章,琥珀馆

突然“嘭!”的一声,停尸间的门被撞开,胥日昇拖着棠杰跑了进来,洛星河匆忙躲避,还是被停尸间的玻璃门撞到了胳膊。

“好!”张念毛看到洛星河受伤,叫着好高兴的鼓掌,终于有人替自己报仇了,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休息了。

“洛星河那个小兔崽子呢?这么便宜的活也抢,他良心不会痛吗?”

胥日昇听到叫好声还愣了一下,但马上进入战斗状态,对着张念毛追问洛星河的下落。

张念毛伸手指指门后面疼到倒抽凉气的洛星河,胥日昇探头向门后看去,发现了洛星河腹部的衣服有一圈红色正在慢慢扩散。

“你可别碰瓷啊!撞一下还能撞出红的来,那我这本事可不简单,隔空杀人都行了。”

胥日昇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今天出门怎么就忘记给自己掐上一卦了呢,这都撞上第二了。

以前也就逞一时嘴快盼着洛星河出事,那也只是嘴上说说,比起自己要赚钱养整个药符宗,洛星河兄弟两个才是真的苦。

洛星河迟迟没开口,他有兵灵护身死肯定是死不了,最多是流的血多一点,修养起来慢一点罢了,他就故意靠在墙边表情凝重隐忍痛苦,看着胥日昇的表情从强势慢慢变成愧疚自责,招呼着徒弟过来扶自己。

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洛星河这才装出更虚弱的样子开口到:

“我的伤和您无关,但这个活我必须接下,不要钱也必须干,这事事关我的未来,还请您成全。”

“他太虚了,我来跟您解释一下,他现在有靠山还被送了个媳妇,契管局看管万兵之祖的莫家是他的新山头,这死了的女孩是他们家亲戚,因为是枉死的,魂魄有点厉鬼化了,他媳妇就让他带着我过来看看,您想想媳妇家的事他敢不来吗?这可不就是为了他的未来吗?”

张念毛主动跑到门口,帮洛星河添油加醋的跟胥日昇解释,正说的兴起之时耳朵突然被人揪住。

“哎呦,谁这么大胆子敢揪我耳朵,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茅山后裔家里有矿,到手的生意都是按万收费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人!”

张念毛吹着牛扣着对方的手,好歹是把自己的耳朵救了回来。

“哼!我就知道你怕了我……我怕了你……”

张念毛转头想看看是谁伤害的自己,想再叫嚣两句,一转身发现是问橙,她身后还跟着她哥,重点是她拿青铜剑的方式,是用扛的。

他立马想起洛星河提醒过自己的事情,但凡看到莫问橙扛着青铜剑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那就绝对不要去招惹她,否则坟上就算长了草也没人敢去帮忙拔一拔。

“问橙何时嫁给洛星河的,本尊睡了一觉是错过了什么惊天大瓜?还需要你一个外人帮忙讲解?”

御剑心挑眉看向张念毛,他那宛如罗刹般的气势,吓的张念毛直咽口水,这气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自己多说一句话都有可能直接被对方秒杀。

“我……我外面还有好几万的大项目等着我去做呢,没啥事我就先走了,这美女的魂魄招了一个多小时了,毛都没有,这次我当义务劳动了,咱们有时间再回见吧您呐!”

张念毛想跑,御剑心抬手用剑刃挡在了他的身前。

“等等,把洛星河一起带走。受伤了就该多躺着休息休息,这种操劳奔波的苦差事还是别做了。”

御剑心的后半句是跟洛星河说的,张念毛听到前半句就已经跑过去小心的搀扶着洛星河,根本不让洛星河开口拖着他就跑,问橙此时这气势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该有的,远离这种强大的压迫感才是正确的选择。

“没外人了,该聊聊你们和莫家之间的事了。”

御剑心看着张洛二人离开太平间大门,这才跟胥日昇搭话。

“你是刚才跟我过招的那个灵?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气势与刚才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难不成你夺舍了这个姑娘?”

胥日昇感受到力量相差悬殊,本能的拉棠杰躲到自己身后,心里盘算着如何脱身,嘴上还不能露怯,硬装出一副看破一切的样子虚张声势着。

“正式认识一下,契管局众人奉之为神的万兵之祖就是本尊,闻王这事略有蹊跷,如果有需要到你的地方会再叫你,没别的事你们师徒两个就自己打车回去吧。”

御剑心也懒得纠正胥日昇看走眼的错误了,主动自爆身份让胥日昇带着棠杰离开。

胥日昇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对方不会为难自己,抱拳鞠躬礼数到位后,拉着棠杰准备离开;这趟活虽然没赚到钱但也没开工,就是赔了张缩地符,也没什么大的损失,算是持平了,趁天还早,努努力还能再找个别的活赚一笔买晚饭。

“等等!别想用气势镇压我们,我们师徒是有骨气的,咱们有一说一!我绝对不会向你低头的,师父,就是他先碎了观像镜后斩了九节鞭,把徒弟虐的啊!没脸见人了!既然你刚才也说是聊聊我们和莫家的事,那就先把帐还了不然就赔兵器!”

师徒二人本就站在门口,胥日昇都走出停尸间了,棠杰突然抓住门把手拒绝离开,瞬间化身脑袋里缺根弦的二傻子,非要让师父做主帮自己把赔偿要回来。

御剑心扛着青铜剑都快走到停尸台旁了,听到棠杰的话假装一拍脑袋想起了重点,略思索一下说出了自己要讲的事情。

“对,你们之间是有事需要好好掰扯掰扯,莫家这兄妹两个和你们师徒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问谦你爷爷姓什么。”

御剑心说着话突然话锋一转询问问谦。

问谦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当然姓莫了,叫莫须有,意为命中有……”

“打住,本姓,不用讲那么复杂。”

“哦哦,本姓啊,本姓……”

问谦被突然提问自家爷爷的本姓是什么,就在嘴边的姓一时没想起来,卡了半天无奈看向御剑心向他求助。

以契为证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