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98156) 以契为证 [1214]第三章,拿捏住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14]第三章,拿捏住了

[1214]第三章,拿捏住了

棠杰嘱咐完胥日昇并未觉得手中长针来的蹊跷,仿佛它本就该存在于自己手中一样,随手将长针别在衣服口袋里,去一旁找符纸,胥日昇也没多想下意识就回答:

“好勒,为师这就再检……嗯?不是你起晚了差点误事吗?怎么又成师父的过错了?”

等胥日昇反应过来不对之时,棠杰已经拉着他的袖子缩地到了市立医院门口。

济南正靠在医院门口的石柱上慵懒的晒着太阳,身旁的绿化带内突然钻出两个人影,互相搀扶着迈出绿化带,正拿罗盘辨别着方向寻找着太平间,济南看清来人是谁,先一步开口道:

“你们师徒两个还知道来啊!来晚了,洛星河带着张念毛先一步去太平间了,你们能不能赶上还真不好说……”

“唉,终究还是来晚一步!”

胥日昇听到这个消息刚要放弃回家,棠杰看看时间才八点五十八分,师徒两个根本就没耽误吉时,肯定是济南叔叔在骗人,师徒两个跑快点完全来得及阻止对方换人;棠杰拉起师父就向阴气最重的地方跑去,那里肯定是太平间。

二人刚跑出去也就二十米,正好与因为早高峰堵车,硬靠腿强行跑来的莫家兄妹俩撞在了一起。

撞击过后,胥日昇和问橙这两个本该被撞飞出去的‘老弱’站在原地啥事没有,反而是问谦和棠杰这两个年轻力壮的双双被撞倒在地,引来了路人的围观。

问橙没倒是因为她有青铜剑护身,撞到棠杰的一瞬间,剑心突然出现对着棠杰的心口处就是一脚,那一脚可比单纯的撞一下力道大的多,棠杰身上有功夫底子下盘稳没飞出去,只是单纯的跌坐在地上,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而让剑心狠到直接上脚踹人的原因,则是因为胥日昇在撞击发生时出于练家子的本能,先于撞击发生前给了问谦一掌,问谦捂着肚子都没撞上就先倒下了。

最后撞上的一瞬间其实是胥日昇用拳劲硬刚剑心,虽说是胥日昇刚赢了,一拳下去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但剑心也护住了问橙让她一寸地也没挪,他的输只是因为吃亏在自己不是人上,被胥日昇手中的小机关卸掉了身上的力气,只能先蛰伏进青铜剑内修养了。

周围所有围观的人都是凡人,是根本看不到剑心和胥日昇过招的那一幕,都以为这会是一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争吵。

纷纷猜测着一会站着的老人就会突然坐地碰瓷要钱,而站在另一侧的女生也肯定会说自己是孕妇之类的话,双方互相坐地骂街讹钱。

结果他们的处理方法让所有看客都失望了,不仅没吵架没讹钱,连话都没说,各自拉起自己身边的男人,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向医院太平间。

这种迷幻的操作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这一众看客一度怀疑,青壮年男人才是这世上最弱的存在,根本不抗摔。

刚才是着急着赶时间去帮闻王起灵,问橙连客套话都没说拉起问谦撒腿就跑,在剑心和胥日昇比试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对方是棠杰和他师父了,自己根本不用多费口舌,就剑心那一脚凶狠的程度,棠杰爬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追过来问自己讨债,根本不用背负舆论压力,担心自己这是撞人后逃逸。

胥日昇是因为着急着从洛星河手中抢生意,来不及管棠杰的伤,也就更没过多停留去查看一下问谦有没有被自己打伤,纯粹就是想撞人逃逸避免赔偿,再去太平间抢生意赚一笔钱。

等跑到太平间门口,问橙赶紧停下脚步提醒身后的棠杰:

“医药费和你观像镜的钱会赔你的,你要做的就是老实点别给我惹事,里面是我家亲戚,我要留下好印象的。”

胥日昇也没闲着,拉着问谦去一旁解释到:

“小伙子,我看你这么能跑,身上肯定没事了,你还追着我干嘛呢?你撞了我徒弟我撞了你,你的护身灵又揍了我,我个老人家不要脸面的吗?我看这事咱们就扯平了,互相就别赔钱了。”

胥日昇说完拽着棠杰就往太平间里跑去,根本不给问谦说话的机会。

问橙还没来的及说出,今天赚到的红包全赔给你们师徒这事就算了吧,棠杰已经被他师父拉走了。

洛星河捂着腹部被剑心刺穿的伤口,靠在停尸间门旁看着张念毛手舞足蹈的上蹿下跳,一个茅山俗家弟子的后裔,招魂招出了跳大神的感觉,实在是给茅山丢人。

与魂魄有关的事自己又不擅长,除了找张念毛别人也指望不上。

“老洛,不是我说你,为了同一个女人,你受伤一次那是吸取教训学会放手,你受伤两次那是余情未了,你现在自己掰扯掰扯手指算算,你还算的过来你受伤过几次了吗?还有这个尸体,她根本就没有魂魄!我放着好几万的大项目不去做,跑来被你耍很好玩是吧!”

张念毛为了偷懒主动和洛星河东扯西扯的搭话。

他实在是走不动禹步了,招了半天连个魂丝都没招到,自己来是为了蹭洛星河的病号饭,结果饭没蹭到,莫问橙一个电话就让刚做完伤口缝合手术的病号放弃吃饭,拽着自己就从病房里直奔太平间。

就算他这伤口随时有感染的风险会死人,但他这种抢着来太平间送死的精神一般人绝对办不到。

“腿别停!想和我聊天就跳着说,找不到她的魂魄,咱们这塑料友谊说断就断,我绝对不会留情面的,什么好几万的大项目,你做成过几个?到头来经常蜗居在我家和我哥抢电视的人总是你!”

洛星河虚弱的张张嘴刚刚能发出声音,一开口就是狠话直揭张念毛短处。

“你赢了!跳!为了你这种只要衣服不要手足的人渣也得跳!”

张念毛满腹怨言继续迈着禹步,围着躺有闻王的停尸台蹦跶,手中拿着铃铛符纸香,口中故意拖长音念念有词的说到:

“闻王……闻王……你在哪里……”

以契为证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