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98156) 以契为证 [5]第4章,情敌宿敌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4章,情敌宿敌

[5]第4章,情敌宿敌

等奶奶祭祀完先祖又祭祀各种契物,忙完了回到婚房,她的表哥早就被爷爷掳走多时了,气的奶奶直接下了封地令,禁止任何人出入莫家镇,从莫家祖宅开始一直到莫家镇镇口的牌楼,采用地毯似搜索,除了丛林不能让外人进,但凡能去人的地方全派人去搜了。

而爷爷和裘华偏偏就抬着奶奶的表哥莫笙豪从小路原路返回,因为天黑被困在丛林里了。

裘华跑累了,强烈要求休息,爷爷这才放缓脚步,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将‘新娘’靠着树放下。

随后爷爷便怀着激动的心情,攥攥因为激动和兴奋而颤抖的双手,慢慢将手伸向红盖头。

“尚歆,我终于把你带离莫家了!”

爷爷激动到说话都颤抖了,猛的一揭头,露出来的是张陌生的男人脸。

莫笙豪被爷爷盯的不好意思了,扭捏着翘了个兰花指拿腔拿调的说道:“讨厌!尚歆的表哥你要不要?”

要不是裘华及时抱住了爷爷,爷爷能直接把莫笙豪打死。

爷爷想回去再找奶奶,反而被莫笙豪抱住了大腿,哭喊着求他别冲动,还告诉了他真实的奶奶什么样子: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武艺没她不会的,上房揭瓦下河摸鱼,没她不敢干的,逗引熊瞎子,抚养野狼崽,猫头鹰蛋都敢摸来生吃。

就算莫笙豪把奶奶说的比鬼怪还可怕,也依然挡不住爷爷要见奶奶的决心,却把裘华吓的腿都发软了,最后莫笙豪和裘华一合计把爷爷给打晕了。

这唯一一个疑似认路的被打晕了,剩下的两个人完全是在抓瞎,他们抬着爷爷又走了一会,实在找不到下山的路只能生了火坐在原地等天亮。

这在等待的时候莫笙豪和裘华就互相聊天壮胆,结果聊着聊着聊出问题来了。

药房先生问裘华要二百根山参才将女儿嫁给他,却倒贴着送十根镇外面的野山参给镇长,想让他女儿嫁给莫笙豪。

就为了这个事,裘华和莫笙豪一直打到天亮,爷爷一睁眼看到地上扭打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以为他们两个被丛林里的毒物咬了,中毒后六亲不认,不把对方打死绝不罢休。

因此爷爷也没手软,溜到一边摸起一根孩童手臂粗细的树枝,对准两个人的后脑勺,一人给了一棍子。

现在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复杂了,爷爷要防着莫笙豪回莫家祖宅和自己抢媳妇,裘华则要防着莫笙豪下山回莫家镇跟自己抢老婆,至于这莫笙豪不仅要防止爷爷上山把自己卖给表妹,又要防着裘华下山出卖自己的行踪。

三个人各怀鬼胎互相给对方使绊子,一起在丛林里生活了半个月,是也没回莫家祖宅,也没去莫家镇,就在这丛林里自给自足有一顿没一顿的凑活着活着,都在等把对方拖垮的那一天。

而奶奶那边找了半个月,连个人影都没找到,反而是听说镇子里铁匠家二儿子和准女婿也丢了,于是按照记忆里爷爷的样子画了幅画,拿着画亲自去铁匠铺让裘铁匠认人。

毕竟奶奶打架闯祸一流,画画实在是拿不出手,裘铁匠愣是没认出来,反而是裘雪只凭画上鼻尖上的那颗痣,一眼就认出了画中人是爷爷。

双方交换消息后,奶奶立马有数了,带着莫家亲信组团进了莫家山上的丛林,连一天都没用了,三个男人就被五花大绑的送进了莫家祖宅。

解决这事的方法千千万,可以留下莫笙豪继续结婚,放裘华回家娶药房女儿,把爷爷扔出莫家镇,让他永不得入。

也可以把三个人打一顿,都扔出莫家镇免得触霉头,挽回点莫家的面子,这都是在情理之中的办法。

但偏偏莫家现任当家人的脑回路不正常!

听说人被抓回来以后,在院子里立了三根木桩,将三个人绑在木桩上,封上嘴不给吃不给喝就是让他们晒太阳,到了晚上每隔一个小时给他们泼一遍水,就是不想让他们睡觉。

也不知道从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说是莫笙豪不想嫁进莫家本家,串通了两个爱慕大小姐的人,本来是想换新郎逃婚的,却因为两个人都爱慕大小姐,在婚房里打起来了,最后三个人约定,谁也不能嫁给大小姐,就一起跑了。

这种漏洞百出的小道消息,正常智商的人一推敲就会发现问题,可偏偏莫家家主就信了,不仅信了,虐待他们三个的时候,还让自己的五房夫君在一旁罚站看着,更是放下狠话:

“莫家现在只需要一位少夫君,谁活下来谁就是正房,未来可以跟大小姐合葬。要都不死,就绑到死为止。”

爷爷当时已经被晒的意识模糊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你们两个怎么还不死!

估计莫笙豪和裘华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方怎么还不死。

最后连爷爷也不记得自己被绑了多少天,就听到有人跟家主商量:

“三个人好像都不行了,不然让他们留句遗言,让大小姐选一个人留下,其余两个活埋到后山算了,真折磨死了,怨气太重,不好收场。”

家主似乎是同意了,就有人来取塞在嘴上的布条,爷爷隐约听到身旁的莫笙豪气若游丝的说了一句:

“我是被他们绑架的……我诚心诚意要娶表妹……”

另一边的裘华也断断续续的说:

“我还不想死……二百根山参……老婆……我还没……娶……”

轮到爷爷了,爷爷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满脑子里只记得奶奶曾经问过他的那个问题:“我漂亮吗?”

“在林子里抬头望月很美……身边没有你……一切都黯然失色……镇里的肉烧饼很香……身边不是你……每口都索然无味……上山的石阶很多……知道你在山顶……两千五百二十步……每步都是希望……因为你最漂亮……”

爷爷一个学渣,就凭着这首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开挂似创造出来的东西,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旁的莫笙豪已经听傻眼了,强撑起脑袋来问了爷爷一句:

“她在你眼中……真有那么好?”

“嗯……”

“那她是你的了!老子今天就是被活埋!也要做回自己!什么本家旁系!都不过是首着一堆破铜烂铁!圈地自治的囚徒……咳咳……老子就是不娶表妹了!有本事活埋我啊!”

莫笙豪为了喊出这些话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随后便没了动静。

爷爷抬头望去,他已经从柱子上被解了下来,套上麻袋抬走了。

看到莫笙豪被抬走,爷爷也彻底没了力气,晕死了过去。

以契为证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