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3372) 剑灵 [19]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九章 徐老伯生气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9]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九章 徐老伯生气了

[19]第一卷 宠妻无度 第十九章 徐老伯生气了

“这是新盖的?”李娘子指道。

我点了点头,正想说这是偏房一类的话,却听得李娘子柔声道:“今日听村里人说何夫人是富贵之家,不过是来此体验生活,前儿我还不觉得,现在倒是信了。”

这话是说的我心里美滋滋的,我与夫君从未过那富贵日子,可李娘子既然如此说来,那定是我们夫妇二人气质不凡。

正在我沾沾自喜之际,李娘子望向徐老伯的房子道:“连茅房都建的如此规矩,岂不是讲究?”

拍了拍的我肩膀,李娘子笑道:“从这茅厕我便看出何夫人定是从大户人出来的,不然怎么能建出一样的来?”

忽然,我听到一阵嚎啕大哭,是从徐老伯的房里传来……

许是我的脸色不大好,李娘子而后用手帕捂了捂嘴:“何夫人是我失言了,说出这些粗鲁之语,不过你也别怪我多嘴,只是想同妹妹亲近一番。”

她说着一只手搭到我的手上:“我观你同旁人不一样,且我们又能聊的来些……”

这话倒是不知从何而出,从头到尾我未说几句话……

不过,李娘子这番可谓是雪中送炭,我自是格外感激,欣喜之余,看了看篮子里的菜品种倒是很多,可却没有粮食。

见李娘子如此热心,又拿我当了好友,便道:“李娘子,可以借些米吗?刚搬来这儿,好些东西都没置办齐全……”

李娘子拉着我的手,连声道:“好好!妹妹,来跟我去取。”

不知何时我又成了妹妹……

我将李娘子递来的篮子交到夫君手里,说明情况,便欲走。

“不行,这天黑了我怎么放心你一个回来!”夫君说着,便欲跟我走。

“妹妹真是好福气。”李娘子在着一旁笑道,“放心,我会把何夫人完完整整的教到何公子的手里。”

可看起来夫君还是不放心,自从周凤娥死后,夫君担心我出事,便是一刻都未同我分开,更别提眼前这个刚认识的李娘子。

“走吧!”

看李娘子有些别扭的模样,夫君便是跟在了我们身后。

李娘子拉着我的手笑道:“妹妹真是好福气啊,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儿。”

听到这话,恐是李娘子的夫君不是个体己的人,旁人的家事我也不好掺和,便是笑了笑。

“从前,我相公何等风光……”说到这儿,她鼻子抽了抽。

由着这一路上,都是李娘子在说话,原来李娘子的夫君曾是户部侍郎,听她说这倒是个好差使,油水足的很,许多人挤破脑袋也想来户部,可有时候没缺也只能作罢。

李娘子的相公是个老实人,每日勤勤恳恳,可就是不会来事,由此旁人诬陷他受贿,就把他的官给撸了下来,且抄了家,又将他们夫妇赶出京城。

一无所有的夫妇二人回到李娘子的娘家,可娘家却不愿意收留二人,说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便将他们赶走。

不过,李娘子的哥哥偷偷给了他们一百两银子,他们本想做做买卖,开个酒馆,可却不善经营倒闭,最后带着剩下的一点点银子来到这儿买了房契、地契。

越说越伤心之际,李娘子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我只能将肩膀借给她依靠。

对此,我无感同身受,毕竟我从未经历过有钱人的日子,所以也不觉现在的日子哪里苦,反而觉得自在,且李娘子一家都还在一起,这不也是幸福吗?

李娘子家的路着实是偏僻,七拐八拐的走了好几里路才是到了她的家门。

想来才刚李娘子也是如此到我家时,我自然是感激,相比之下,更觉李娘子的相公实在不是个知冷知热的男人。

“妹妹,在这儿等下啊。”

李娘子说着便自己进了院落中,我有些纳闷这是为什么?

透过门缝,我看到房中的油灯忽明忽暗,恐怕是李娘子的相公在房中实在不便。

不一会儿,李娘子拿着个一个小麻布袋出来,递给我:“妹妹,这些够不?”

接过沉甸甸的米袋,我道:“太多了,这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事儿。”李娘子笑道。

“等下!”我从着腰间掏出铜子儿正要递过去,可李娘子却是说什么都不要。

她笑道:“咱们就是处的这个情分,妹妹千万别客气,不然可就生分了。”

说罢,看了眼夫君,便道:“既然有何公子在,我就不送贵夫人了。”

等着我和夫君回到家时,这月亮已是爬到了天空是正中间。

此时徐老伯已是不哭了,而是在着门口不住的飘来飘去,我想,若是有人能看到他这样,是会吓死的……

“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

徐老伯不满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们借故又跑了。”

“还能跑哪儿?”我道,“可没有银子跟你到处闹。”

“这还差不多!”徐老伯嘟囔道。

他现在是越看夫君越不顺眼,对着夫君叫道:“还不快去做饭,不知道小灵儿饿了?”

夫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是进了房中,接着就传来锅碗瓢盆叮当响的声音。

我正要跟了夫君,却被徐老伯一把拽住,满脸委屈的道:“小灵儿……”

“怎么了?心情还是不好?”我问道。

徐老伯委屈的点了点头:“你相公太敷衍了,老朽已经没了尊严,老朽竟然是住在厕所的鬼……”

“行啦!”我一把推开他要凑过来的身体,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有睡外面的呢,老伯看看喜欢哪样的?”

“睡外面也比茅房好!”徐老伯叫道。

“行!那我明儿就帮你把它拆了!”

“别啊,灵儿,我发现了,最毒不过妇人心!”

虽才不过两日,可再次吃到夫君做的饭菜,顿时心满意足,这两的吃鱼吃的,感觉自己都要变成小鱼儿游走了。

徐老伯好像还在生我们的气,叫他过来“吃”饭,他也不来,不过,这一晚上,我们可是过得格外清净……

本以为能睡个自然醒,一声破锣似的叫声又是将我们吵醒,我有些怀疑,我们是不是与这彭阳村相克,睡个好觉这么难吗?

剑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