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50077)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169]第一百七十八章 医治独孤雁,摩云藤进化了!(4/4)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69]第一百七十八章 医治独孤雁,摩云藤进化了!(4/4)

[169]第一百七十八章 医治独孤雁,摩云藤进化了!(4/4)

看书网la,最快更新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最新章节!

随着意识的苏醒,在发现独孤博和独孤雁已经到来后,白歌顿时运转起体内的内力,猛然从两仪冰火眼中一跃而起来到了岸上。

“那个叫白歌的,你快穿上衣服!”

不远处,背对着白歌的独孤雁羞怒道。

听到独孤雁的话,白歌脸上也有些不自然,但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

一边想着,白歌一边快速运转起内力将体表的水渍快速蒸发一空,然后迅速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套新的衣服穿上。

“独孤博前辈,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早就来了……”

穿上了新衣服,看着独孤博,白歌有些无语。

“不算早,不算早,我这不是着急嘛!”

独孤博摆了摆手,讪笑道。

“对了,公子你现在有时间能将雁雁的毒医治一下吗?”

独孤博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方法可能有些奇怪,你待会可别误会。”

白歌摸了摸下吧,道。

“奇怪?”

独孤博有些疑惑,但是也没问:“公子你就放心医治吧,我保证不会干扰你的。”

“那好,那你让你孙女到我旁边来一下。”

白歌点了点头。

“雁雁,快过来!”

听到白歌的话,独孤博顿时拉住了独孤雁的手,将独孤雁拉到了白歌的面前。

“看什么看,没看到天生丽质的大美女吗?”

看到白歌盯着自己,独孤雁有些羞恼地道。

“就你,还天生丽质?”

白歌突然笑了。

“得了,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瞎扯,你站着别动,我要给你医治了。”

独孤雁刚想发火,但是听到白歌的话,却又只能忍住。

“摩云藤,出!”

看着独孤雁,白歌心中意念一动,召唤出了摩云藤。

白歌说需要用鲜血来给独孤雁治疗不是指的喂血给独孤雁喝,那是扯淡,白歌的血的确有净化任何毒的能力,但是当进入了肚子那最后也只能成蛋白质,白歌所指的是将体内的一些血注入独孤雁体内,这些活着的血会自动净化周围的毒,将独孤雁体内淤积的碧磷之毒净化。

但是当看到自己召唤出的摩云藤后,白歌却有些惊讶。

因为他发现,原本布满尖刺的紫黑色摩云藤上此刻竟然上面多出了许多和红色相间的纹路,就像是曾经的血纹一样,而且在摩云藤内,白歌竟然还感知到了和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一样的极致冰火之力!

难道我的摩云藤进化了,具备了和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一样的极致冰火之力?

白歌不禁顿时想道。

因为摩云藤的能量吸收天赋,这个猜想完全有可能,毕竟他除了服食了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外,还在冰火两仪眼中泡了一夜。

虽然摩云藤没有被主动召唤出来,但是武魂和魂师本来就具备玄妙的联系,或许摩云藤一样也吸收了角玄冰草、烈火杏娇疏以及冰火两仪眼中的极致冰火之力,从而完成了进化。

“喂,你想什么呢,还有,你召唤出这些难看的藤蔓想干什么啊!”

看到白歌有些发呆,独孤雁不禁没好气道。

“别说话,我可不欠你的,别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爷爷是求我给你治病,别搞得像我求你一样!”

被独孤雁突然打断了思路,白歌不禁很是烦躁地道。

听到白歌的话,独孤雁脸色一阵青红,但是想到的确是自己有求于人,独孤雁也只能忍着。

“你以为自己很高贵?我家荣荣贵为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都没你这么嚣张跋扈,你这么神气,你以为你是谁?”

心情烦躁之下,想到这个独孤雁一见面就对自己摆脸色,白歌也有些生气了。

“你!”

独孤雁也有些气结,但是自己论身份的确不如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所以一时间独孤雁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你什么你,好好站着,忍住了!”

白歌操纵着一根摩云藤卷住了独孤雁的一只手腕,而当看到手腕上狰狞的摩云藤后,独孤雁却有些害怕了:“爷爷,你看他要干什么!”

看到白歌用狰狞的摩云藤卷住了孙女的手腕,独孤博看着也有些担心,但是想到白歌刚才说的话,独孤博也只能忍住。

“不要叫了,我以为你这么嚣张跋扈至少也应该有点胆量的,没想到胆子这么小。”

白歌一边说着,一边控制着缠住独孤雁手腕的摩云藤,将另一端也缠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斗罗大陆可没有什么输血工具,相对于割开伤口,然后伤口对伤口地交换鲜血,还是用摩云藤更加方便,虽然可能的确看起来恐怖了点。

“你想要干什么?”

看到白歌将藤蔓的另一头缠绕到了自己的手腕上,独孤雁也顾不得害怕了,反而突然有些好奇。

“因为要医治你啊,你们碧磷家族的碧磷之毒可不是那么好医治的,就算是我的鲜血也只能一次性祛除你体内淤积的碧磷之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你使用碧磷蛇武魂,碧磷之毒还会继续产生,所以只要没有找到魂骨,你就必须每隔一段时间来输入我的一些血,不然你就会再次受到碧磷之毒的折磨。”

白歌一边控制着摩云藤刺入体内,开始吸收鲜血向独孤雁输送过去,一边道。

“啊!我需要注入你的鲜血?!”

听着白歌的话,独孤雁一时间不禁张大了嘴。

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什么感觉,一方面有些惭愧,毕竟为了医治自己让别人受苦了,自己还对别人这么恶声恶气的,而另一方面则又有些不自然,毕竟在斗罗大陆这种古代社会,输血这种事可没有白歌前世的地球上那么司空见惯,涉及到体液交换,独孤雁还是感到颇为不自然的。

但是事关自己生死,独孤雁也无法说出拒绝。

随着白歌的血液输入到自己的身体,并且在自己的身体内逐渐扩散,独孤雁渐渐感觉到体内一直淤积的碧磷之毒竟然在开始瓦解。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在碧磷之毒被清除后,那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却是难以形容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碧磷之毒被清除的同时,独孤雁也感觉到一**的冰寒与炙热在不断交替着冲击着身体。

这股冰寒和炙热并不强烈,相反很温和,但是同时处在这两种极致的感觉的冲击下,独孤雁却竟然渐渐有感觉了。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